✿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第一篇傳送門:連結

第二篇傳送門:連結

第三篇傳送門:連結

第四篇傳送門:連結


豆丁乖不哭~來姊姊這邊~~~(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如果換成小勝,大概會一臉凶神惡煞叫他家老太婆快點滾回去,然後用不了半天就會稱霸整間保育園

如果換成出久,嗯...就是豆丁這個狀況吧(給他點信心好嗎)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第一篇傳送門:連結

第二篇傳送門:連結

第三篇傳送門:連結


しまっちゃう叔叔為日本兒童動畫ぼのぼの(台譯為暖暖日記)中的角色

1995年動畫開始播放至1996年

2016年開始播放第二季

因為我沒看過所以不清楚豆丁怕的點是什麼XDD

可能是大叔會把壞孩子帶走之類的?



PO文後才發現錯字的我好白癡(扶額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第一篇傳送門:連結

第二篇傳送門:連結


豆丁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然後水母先生求解(艸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呼...呼吸器...

來人...快給我呼吸器...(捂胸

這家人太可愛了我快不行了...


關於豆丁的名字

因為AaS太太說還沒想好名字

暫時先用豆丁稱呼

原文是ちび

翻譯多樣化

有豆丁、小不點、小傢伙、小鬼頭、矮子、豆子、愛德華艾力克(不對)

我一直在豆丁跟小不點中掙扎很久

可是感覺小勝不太適合喊小不點(喂

最後決定用豆丁XD(小不點好難割捨啊~~~


Ps.電視前那張不是漏尿是影子喔wwwwwwww

有太太在問就在這邊補充一下XDDD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上一篇傳送門:連結



剩下請走這:微博連結


勝:給我刪掉!!!!!!!!!!!(攜兒追

久:NO!!!!!!!!!!!!!!(逃


這一家好可愛....(陶醉


LOF一直說有違規圖不給發

這是清水溫馨向啊哪裡違規啊我不懂!!!!(抱頭

只好把剩下的放微博....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呼...呼吸器...

來人...快給我呼吸器...(捂胸

這家人太可愛了我快不行了...


關於豆丁的名字

因為AaS太太說還沒想好名字

暫時先用豆丁稱呼

原文是ちび

翻譯多樣化

有豆丁、小不點、小傢伙、小鬼頭、矮子、豆子、愛德華艾力克(不對)

我一直在豆丁跟小不點中掙扎很久

可是感覺小勝不太適合喊小不點(喂

最後決定用豆丁XD(小不點好難割捨啊~~~


Ps.電視前那張不是漏尿是影子喔wwwwwwww

有太太在問就在這邊補充一下XDDD

【一八】abo生子

LRY:

写完了,发现自己突然迷上了病娇尹新月。要不下次再来一发?至于另外一篇,我会填坑的,我发四。大家晚安早安,我去睡了88


——————————————————————


“裘德考先生,你确定此事没有任何不妥?”熟系的女声从珠帘后面传来。即使她已经竭力保持平静,从声音中还是可以轻易的听出一丝犹豫和愧疚。


 


抿一口茶微微一笑,裘德考给了对方自己的保证:“尹小姐,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如果你还是对我的人品有所怀疑的话你大可找别人。”


 


“好吧。我会给你齐铁嘴这一周的行踪的。记得把事办妥,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古墓的方位。”把事情吩咐完后她便不愿多待一刻,甚至未等跟对方告别就拿起包包从后门离去。


 


 


“佛爷啊,我这可真是闷得慌啊。”齐铁嘴正挺着个大肚子在张启山的书房里闲晃。


 


作为一个乾元佛爷被他家坤泽在孕育期散发出的信息素熏的眼晕,真想狼性大发把人直接在书房给办了。要不是惦记着某人临近产期被莫测严厉告诫不能对子宫口造成刺激,不然很容易导致宫缩引起早产。现在到好,那个坤泽非但没有消停还每天都在他面前瞎晃。已经半个月没有发泄的张启山被憋到心烦,又不好说什么。毕竟看齐铁嘴天天挺着肚子也蛮辛苦的,怀的还是他的孩子。


 


怕自己下一秒直接把人扑倒在书桌上,张启山无奈之下开口道:“你要是嫌闷我让新月陪你出去逛逛,反正她也闲得慌。”


 


“好啊,佛爷你最懂我了。”即使心里不是特别愿意跟别人一起出去,不过他知道这是佛爷能做最大的让步了。叫了尹新月便准备出门了,只是那个大小姐居然拖了好久才准备好。等他们到了街上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还好齐铁嘴之前吃了一堆零食现在倒是不饿。


 


今天的尹新月出奇的好脾气,不仅陪着他在城郊走了一圈而且居然耐心的跟他聊天。见到天色渐晚,齐铁嘴准被打道回府。可尹大小姐很明显有其他的打算,慢慢将他引到河边一处:“八爷,对不住了。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她的声音带了点哭腔,还未等老八反应过来便已失去了知觉。


 


没了齐八爷的张府一下子冷清了不少,直到晚饭过后也不见两人回来。照理说就算是逛的再晚八爷也会回府吃顿晚饭,难不成是去九门其他几位那边蹭饭去了?如是想着,张启山派了副官去到其他几门那边去看看,要是八爷玩的尽兴了就接他回来。


 


不过今天是用不到副官给他通风报信了,小葵在清扫尹小姐房间的时候找到了一张贺卡。上面工整的用钢笔写着几行小字:八爷在美利坚商会小歇,若佛爷想他们父子平安请来此一叙。那么娘炮的字一看就知道是陆建勋写的,既然说在美利坚商会人便不是他绑的。那个家伙一定会选择大牢这种地方,而且他不会特意写信通知。


 


如果是日本人那边的话他就不得不去了,何况老八现在还怀着身孕。也没时间去想这是不是个陷阱了,佛爷骑着哈雷直奔美利坚商会去。


 


出人意料的是裘德考真的做足了排场,不仅亲自站在门口迎客待两人坐定还给张启山沏了杯碧螺春。这茶真的是好茶,只是现在不是品茗的时候。怕齐铁嘴被对方刁难,佛爷二话不说直接进入正题:“你带走八爷有和贵干?”


 


“带走八爷的可不是我,”慢慢的抿了口茶,裘德考才开始他的离间大计,“尹小姐你说对吧。”


 


尹新月此时正陪着昏迷不醒的八爷坐在偏厅中,裘德考之前的话终于让她知道对方的阴谋了。原来自己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只是啊齐铁嘴我宁愿让张启山他伤心一辈子也不想看你得到他。内心的苦涩缓缓蔓延开来,一滴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她只能赌一把,赌张启山足够在意她。手上的刀被越拽越紧,仿佛下一秒会刺到她自己的身体里。


 


“你要什么?”没有时间拐弯抹角的了,如果老八真的是尹新月带走的话那么用脚趾都能想到这两个人现在一定待在一起。既然她能把老八绑走,天知道她下一步会做什么。


 


“张启山先生,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故意的停顿只能让对方更加着急,“我希望你可以把麒麟竭作为换回八爷的筹码。”


 


“好,我带人回去取。”二话不说的答应下来,不过是个麒麟竭而已。为了老八张启山他就算拿命来换又如何,赶忙派人把那东西取来交给裘德考。送来的是一个檀香木盒子,打开以后果然看见一个褐色的果实。对于这种爽气的交易裘德考一向十分喜欢,当即告诉了对方八爷的方位。


 


进入偏厅时张启山一眼看见的是端坐在沙发上的尹新月,然后才见到躺着的齐铁嘴。忽略她空洞的眼神,拦腰抱起老八准备离去。


 


“张启山!”沙哑的声音和近乎吼叫的语气让佛爷的脚步停顿片刻,“迷晕齐铁嘴用的药早已让他动了胎气,你自求多福吧。”


 


而她的告诫对张启山来说就像一阵微风,吹过就没,毫不犹豫的抱着八爷离开这个地方准备带他回家。


 


一路上齐铁嘴虽说偶尔会发出一些异响但总体来说还是一直昏迷着。等他们回了张府之后,张启山把人抱到自己房间让他躺好。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佛爷还是打算请莫测过来看看。就在他离开的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尹新月的预言居然成真了。


 


唤醒八爷的是下腹部的一阵刺痛。刚醒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那,一个人傻乎乎的愣了很久。不过后来也没让他愣神的时间了,身上传来的痛觉一阵强过一阵。下身也感觉黏糊糊的,伸手一抹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温热的血迹。“糟了”自己暗道一声,接下来的疼痛感让人忍不住闷哼出声。


 


等佛爷把莫医生从床上叫醒让她去看看八爷之后入目的却是一片片的血迹。穷奇内心嗜血的性子被空气中强烈的信息素和血味给激发了出来,又被张启山给强压了下去。莫测作为医生一见到这种场面就知道该怎么办了,赶忙先把张大佛爷给赶出了房间再返回来处理事情。


 


被拉出去的张启山心里就算是万分不爽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打着为了保护八爷和他腹中胎儿名义。他在里面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门外听着齐铁嘴发出的阵阵惨叫干着急。


 


还好几个时辰后莫医生从里面走出来要回去睡觉时告诉他里面的人父子平安。



【一八】夜夜除非 (肉) 番外篇

庶佬:

因为不知道在好不好穿插在回忆里,所以把肉单独提出来写。。。。这章也就是为肉而肉的,所以前文铺垫乱七八糟什么鬼的就不要在意了吧233333


 


以及、这肉可能又干又硬一点也不好啃什么的。。。。有怪莫怪~


--------------


 


 


 


齐铁嘴现在正和张启山处于长沙郊外一座山上的一个奇异的墓室里。近来长沙城有些怪异的现象,许多人失了心智,据可靠消息,又是日本人搞的鬼,然后就查到了这个墓室。他们已经猜测证实得八九不离十了,这墓室中有令人迷失心智,产生幻象的气味,那气味的来源便是在主棺室中的一株幻花王。他与佛爷二人艺高人胆大,在接近主棺室的时候先进去探查,并命令副官带着亲兵在外守候。虽然中途有遭遇日本人设下的陷阱,他们还是顺利的来到了主棺室,并且毁掉了那株花。但是在他们返回的时候,可能是由于困顿疲乏,也可能是因为佛爷也受到了那幻花的影响的缘故,他们不知触碰了什么机关,掉入了陌生的通道之中,这机关隐蔽,难以发现,怕是副官一时半会也找到他们。


 


这香味是对于强者以及有贪念和强烈欲望的人才会起作用,越强的人越容易受影响,所以佛爷不慎也受了影响,而且刚刚佛爷亲自毁掉主墓室里生养的那株花王,难免又吸入了不少花香。而他齐铁嘴一介算命的,乐天知命,日子过得悠哉自在,也并没有什么执念在心,心思清澈。再说他肩不能抗手不能提,遇事也不逞强,就爱躲佛爷身后,自然不会被这香味影响。


 


 


**********


 


 


张启山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眼前的景象都已变得重重叠叠,他险些要站不稳。


 


齐铁嘴注意到了他的异样,赶紧上来扶他:“佛爷,你没事吧?”


 


“没事,不用管,我们继续走。”张启山甩甩头,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齐铁嘴在背后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两人就这么顶着墓里的诡异与不适继续在甬道里走了一段。


张启山只觉得那股气息越来越浓厚,隐隐刺激着他的大脑,头皮阵阵发麻,


 


“我….呃啊….头好痛!”正走着张启山一个踉跄,猛然抱头跪倒在地,不可抑制地嘶吼。


 


“佛爷!佛爷你怎么了?”慌神中齐铁嘴抓住张启山的肩膀不住地摇晃。


 


正在嘶吼的人突然停住,过一会,猛地抬起脸来,双目赤红。




   :    先吃为敬




 


 


 


********


 


等齐铁嘴醒过来的时候,墓道里还是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张启山还趴在他身上昏迷不醒,他稍稍一动,全身传来难以忍受的酸痛以及身后那处火辣辣的肿痛。强忍着难堪和不适,齐铁嘴艰难地给自己和张启山穿好衣服,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埋怨张启山:“好你个张启山,这回为了你我可亏大发了。”


他在地上摸索半天,终于找到刚刚被甩到一边的手电,拍了两下,发现还能用,便咬在嘴里,用吃奶的劲将张启山驼在背上,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去。


 


他记得刚刚进来的时候也是遇到了一个像是上次在矿山里途径毒飞蛾时的通道,所以副官才找不到他们的,他现在只要原路返回找到那个通道出去就可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他快要体力透支不堪重负倒下去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光亮,一群人影从光影中奔跑过来,


 


齐铁嘴咧嘴笑开了,是副官,是副官他们!


 


“佛爷!八爷!”张日山看到他们之后赶紧过来接住八爷和八爷身上背着的佛爷,


 


齐铁嘴松了一口气,在快要失去意识晕过去之前,他猛地意识到什么,紧紧抓住副官的手,“副官!不要告诉佛爷~”说完就晕了过去。


张日山听完正一头雾水,这才发现八爷嘴上有被咬破的痕迹,身上的衣服也像是被撕扯过了有些破损,露出的脖颈上有淡淡的红痕。再看佛爷,衣服也像是被人仓促中胡乱穿上的。两人发生了什么事,不言而喻。


 


张日山来不及多想,当务之急是先带着他们出去。


 


出去之后,张日山尊重八爷的意思,先把他送回了香堂,请了私人医生去为他治疗,并嘱咐医生不要对外声张。自己在佛爷那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八】夜夜除非 6 (生子)

庶佬:

第六章


 齐铁嘴如今正身处于山上一处宽大的山洞之中,外面已经天黑,洞内生起了火,周围四处都有人防守。双手都被捆着,眼前凶神恶煞的大汉揪着他的衣领,吼声如雷:“那个姓张的在哪里?!”


 “哎嘿这位爷~您别激动,别激动,这姓张的我不认识呀,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哼!不认识?老子的兄弟亲眼看见那个姓张的住在你那里,说!你跟他什么关系?!”


 “没,没什么关系呀,他就是一过路的,爷,您看您这相貌堂堂,器宇轩昂,肯定不是一般人哪,咱俩无冤无仇,您别跟我计较,就把我放了吧,啊?”齐铁嘴讨好地笑着露出小虎牙。


 “老子信你才怪!你说你跟他没关系是吧?那老子现在就宰了你!”大汉说着就要举刀。


 “哎别别别!”齐铁嘴眼珠一转,想这位应该就是被佛爷打伤的山匪头子,现在召集兵力卷土重来,只得先稳住他再说:“我认识姓张的!嘿嘿,认识认识。我跟他可是有过命的交情,您留着我,他肯定会来救我的。”


 “就先留着你这条狗命,等姓张的来了送你们一块上路!”头子一把推开他,吩咐一句“都看着点。”就走出山洞,像是要去商量什么事情。


 齐铁嘴哎哟一声跌坐在地。


 


 


 张启山泄愤一般地一脚踹开凳子:“肯定是那群山匪。”


 “佛爷,现在怎么办?”


 “找,他们一定就在附近。”强压下心头的怒气,张启山冷静下来分析情况。


 “张叔叔~张叔叔~”稚嫩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张启山和张日山冲进房间,只见烟儿正从床底下爬出来,张启山连忙抱起烟儿,问孩子有没有那里受伤。


 烟儿像是有些被吓到了,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搂着张启山的脖子,睁着大眼睛抽抽噎噎地说:“有…有好多坏人来,好像是来找...张叔叔的,爹爹说不知道,他们就把爹爹抓走了。”


 “没事了,没事了。叔叔一定会把爹爹找回来的。”张启山轻轻地拍了拍烟儿的背,“副官,召集亲兵,我们连夜去找,不能等。”


 “是。”张日山敬了个礼便去了。


召集了亲兵之后,他们将烟儿寄在齐铁嘴邻居家里,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山洞内,山匪们有的分散在四周坐着,有的三三两两的在洞内走动,洞壁照映着火光,洞外不时有鸟虫鸣叫,暖黄的氛围令人有些困乏。


 齐铁嘴暗搓搓地挪到离他最近的一个山匪旁,


“这位大哥,我看你鼻准有耳、神色虚浮,怕是钱财损耗,有还债之累吧?实不相瞒,我这祖上做的就是算天解命这损阴德的活计,你要是信我,我便给你寻一寻这破解之法。”


 那山匪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便试探地要他继续说下去。


 “你这是八字印星暗伤,乃命局中有财星克制。一生行事易受长辈连累,以财助长辈,为长辈事忧心,须留意因钱财利益和妻之事,与长辈生隔阂、埋怨,意见之争。乃一生长远之事,你需在家中正厅东北角之处,放一只金蟾,伴以翠竹承台,方可使印星恢复原状。”


 齐铁嘴倒豆子似的说个没完,里边的山匪都让他给忽悠得晕晕乎乎的,一开始他们还不信,可没想到竟然都给这算命的说准了,不由得起了算卦求解的念头,再加上本就夜深无聊,都坐过去围着齐铁嘴,兴致勃勃地看他还能算出什么来。


“给我算一卦!”


“还有我!”


“我也来一个!”


“……..”


 齐铁嘴连声应好:“好好好,各位兄弟,你们看我这手捆着,算起来也不方便啊,这我又手无缚鸡之力,肯定也是跑不了的,就先给我解开了吧?”


 这群山匪想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招,便给他解了绳子。齐铁嘴得了空,倒也不着急,还真给他们一个一个算起了卦来。到最后这群山匪都快要对他五体投地了,态度一改从前,尊敬了不少,就连称呼也变成了“齐半仙”。


 


    这边还正在天花乱坠,突然山匪头子回来了,看见一群人聚在一块围着今天抓来那小子,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大哥,这是位半仙,能知晓天命,可神了!”


 “算命?哼!咱们都是一群亡命徒,看什么命!”说罢过去一把揪起齐铁嘴,“你小子可别想爽什么花招,姓张的害死我这么多兄弟,让我落到这种地步,我要他血债血偿!”


 


 


张启山和张日山带着亲兵在附近山上一代搜寻,山路难行,山路加上夜路就难上加难,但是他们很快便带人赶到了,先在山洞外探了番虚实,得知齐铁嘴确实在里边,并且看上去没有什么损伤,张启山这才松了口气。接着指挥亲兵从洞口两边悄无声息地将看守的山匪打晕,再出其不备地攻进去。


 这头子却也是个机灵的,察觉到他们之后一把抓过站在一旁的齐铁嘴,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架在齐铁嘴脖子上,护在自己身前:“都他妈给老子别动!”


“你放了他,有本事冲我来!”


“佛爷!”齐铁嘴看见张启山忍不住叫出声。


头子威胁道:“都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杀了他!”但是亲兵们没有张启山的命令没人敢动。


 


“把枪放下。”张启山说着自己先把枪丢在地上,副官和亲兵们只得也都慢慢地把枪放下。


 


“兄弟们,都给我上!”头子一声令下,周围的山匪便都杀向张启山他们。两方人马开战,一时间刀光四闪,惨叫连连。一阵下来,双方都折了几个兄弟,张启山也挨了几口子。齐铁嘴这时不顾脖子上的刀,高声喊道:“各位兄弟,我知道你们都是有家有室的人,实在犯不着为了一时之利丢了性命,如今你们头已经走投无路,我奉劝你们还是快快走为上!不然我刚才给你们算的命可就真的白算了!”


那群山匪自然是明白齐铁嘴说的在理,便纷纷丢下手中的刀,向山洞外跑去。


 


“你闭嘴!”头子恼羞成怒,手上加了力道,刀刃便割破了齐铁嘴的皮肤。又用下巴指了指张启山,


“你!先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


刀刃又逼近一分,齐铁嘴感到一阵刺痛,殷红的液体顺着流在刀身上。


“佛爷,不能答应他!”齐铁嘴和副官异口同声。


张启山没有说话,眼里满是隐忍的怒意。半晌,只见他膝窝一弯,双腿跪了下去。一鼓作气似的,重重地朝地下磕了一下,再抬起头,额上已破皮见血。


齐铁嘴看得急红了眼眶。那头子却得意得哈哈大笑。


眼看着张启山就要磕第二下头,齐铁嘴心里着急,趁着头子不注意,徒手迅速将刀身抓住,鲜血从指缝迸射出来。


张启山看得心颤,一个眼神递给张日山,张日山纵身一跃,下一秒,子弹从后穿透头子的脑袋。


 齐铁嘴双腿一软瘫坐在地,旁边摆着那山匪头子的尸体。


 “老八!你没事吧?”张启山赶忙跑到齐铁嘴身旁,一手搂着他肩头将他扶在怀里,


 齐铁嘴苦哈哈地说:“佛爷,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说着想用手去摸他的脸,但一见自己满手是血,停在半空就要收回去。


 张启山却拉住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满身血污扯着嘴角一笑:“我不在乎。”


山洞里的火光忽明忽暗,圆圆的镜片上闪出泪光,齐铁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


接着张启山不由分说地把他打横抱起,齐铁嘴回过神来哎哟一声:“使不得啊佛爷,我这又没伤着腿。”


张启山撇他一眼,扔下一句闭嘴,迈开长腿大步走了出去,齐铁嘴不得不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看着张启山的侧脸,忍不住感叹道,  


 


佛爷还是这么帅。


 


这时候放松下来,思绪又飘到当年——佛爷孤身一人赴仓库杀武藤救他的情景,想不到世事变幻,日月星移,拼死护他的却终是这一人。他齐铁嘴,今生不忘。


 


 


副官os:大晚上的,辣眼睛。






———————————————————————————————


 


 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打动场面。。。。。因为。。。不会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