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橘子汽水/04H】反差萌.Fin.

且润: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 


甜甜的校园paro,1w字一发完,


宝宝们儿童节快乐~以及祝快要高考的宝宝们一切顺利!


=======================


00


 


初夏的上午,热烘烘的风吹得人直犯困。今年的雨水格外多,学校的运动会推迟了好几次,办得比往年晚了一些,此刻运动员们正在操场各处挥汗如雨、为班争光。


蓝河坐在主席台上口干舌燥地做播报,时不时抬眼看看操场另一边叶修班级的遮阳棚……以及那些排着队在遮阳棚前“不经意”路过的、穿着拉拉队服、露出纤细腰肢和大腿的女孩子,有些心烦意乱。


 


叶修坐在自己班级的遮阳棚下,昏昏欲睡,要不是因为能听到蓝河的声音,他早就跟魏琛他们一起溜去网吧了……


“男子标枪决赛即将开始,请参加决赛的运动员……”……


“有同学捡到一个深褐色钱包,请丢失钱包的同学……”……


“下面播报女子200米决赛成绩,第一名……”


叶修微微眯起眼,隔着半个操场朝主席台望过去,看见那个穿粉色防晒服的女生,已经第四次给蓝河送东西,也第四次被蓝河婉拒了——


“啧。”


 


 


01


 


说起叶修跟蓝河的初遇,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那是蓝河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成功地骗到叶修,让叶修替他顶了锅,最后,把自己给整个儿赔给了人家。


 


他们学校侧门那边的车棚,跟外墙之间有个一米来宽的空隙,知道的人并不多,然而叶修是专注翘课十六年慧眼独具,开学时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监控死角,每次烟瘾上来的时候就跑到这边来抽上一根,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他一个人的秘密基地——直到有一天,蓝河从天而降,掉进了他怀里。


蓝河:“?!”


叶修:“!?”


蓝河:“……哇,校草!”


叶修:“……哟,真巧。”


 


天上掉下个小朋友。


叶修扶着蓝河,有点儿无语的抬头望了望身后两米多高的墙,又低头看了看他的脸,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小朋友,我曾见过的。


好像是在前几天在学生大会上,作为高一学生代表发言的那个全市前五的学霸。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蓝河,叶修想起来,转而却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全市前五的学霸居然在上课时间从校外翻墙进来?而且……他又打量了一圈,发现这人戴了顶金黄色的假发,白T的胸前印了个巨大的金色“黄”字,手上拎的袋子里则是一大堆各种粉丝应援物——一看就是个刚去见完偶像的追星少年。


在叶修打量的这会儿,蓝河已经蹲在地上把校服外套和裤子从背包里掏了出来,满脸通红地看着他欲言又止。叶修耸耸肩,把烟头踩灭了晃晃悠悠地往外走。


“哎你先别……”蓝河突然出声,叶修闻言回头,疑惑地看他,却只见他大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又从书包里摸出瓶花露水来往他身上喷了一圈:“哈、哈哈……那个,你身上有烟味,出去小心被抓到。”


 


于是,叶修带着淡淡的花露水味出了车棚,还没走几步,就被教导主任老冯气喘吁吁地逮了个正着——“你!给我站住!叶修?好啊,我大老远就看见有人翻墙进来,果然是你小子!”


叶修:“……???”


他身上的烟味还能闻出来么?但是抽烟的情节好像不比翻墙轻多少?


——常在河边走,从没湿过鞋,结果……天降正义,直接一把将他推进了河里。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啊?这是第几次了,啊?上次我去你们班听课你不在,上上次我去宿舍查房你也不在,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老冯把他叫到路边,开始滔滔不绝地念经:“仗着你父母工作忙没时间管你是不是,啊?我知道你已经有自己的经济来源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三天两头往学校外面跑,要是出了事情谁负责……”


都是老一套,叶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满脑子都是刚刚蓝河那滴溜溜转圈的大眼珠,黑黝黝亮晶晶湿漉漉的,算计人的时候,像只在腮帮子里藏了零食却还强装若无其事的小仓鼠——太明显了,要不是因为第一次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他算计到……


“……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学校、有没有老师、有没有学习,啊?你现在都已经高二了、高-二-了!明年你就高三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紧迫感吗?自己创业了就可以不考重点大学了吗……”


“冯主任好~”突然,一声问好突然在老冯身后响起,叶修抬眼一看——啧,这蓝河摘了假发穿上校服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小小年纪的还真有两副面孔。


“哦,蓝河啊~”老冯回头一看,顿时就变得和蔼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啊,耽误了上课时间不太好呀~”


蓝河乖巧地站着,朝老冯亮了亮手中的文件夹,趁着他的注意力在文件夹上偷偷朝叶修使了个眼色,才道:“我们老师把东西忘在了车里,我来帮他拿……对了冯主任,那辆尾号xxx的车是您的吗?”


老冯眉头一皱,发现问题并不简单:“是我的,怎么了?”


蓝河:“我刚刚,好像看见那辆车车胎瘪了……是不是……?”


“什么!又有人敢动我的车!?”老冯大惊失色,抬脚就要往车棚里跑,跑了两步又想起叶修,结果回头一看,叶修早都趁机溜得没影儿了,于是低声骂了句“臭小子”,又急吼吼跑去查看爱车了。


 


 


有一种心理学错觉是,在你注意到某个人之后,偶遇他的频率就会明显变高;还有一种叫做墨菲定律的心理学效应,它的其中一条内容是——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比如蓝河走在路上,莫名地心里就会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会遇见叶修吧……然后不出五分钟,他必定会遇见叶修。


比如叶修走进餐厅,鬼使神差的,视线就会突然不经意地转向某个方向,然后在一堆穿着清一色校服的男生里面一眼发现蓝河。等反应过来,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打了一份跟蓝河一模一样的饭。


又比如蓝河以前从来没觉得身边的人很八卦,可自从那天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听见关于叶修的小道消息——据说叶修有个在隔壁学校上学的双胞胎弟弟、据说叶修被评为本校有史来最帅的校草、据说又有女生当众向叶修告白被婉拒、据说叶修的家庭背景很硬、据说叶修16岁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据说叶修的内裤是xx牌子的……


再比如叶修以前并不觉得蓝河很有名,可自从那天之后,他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发现蓝河的踪迹——路边宣传栏里有蓝河的简介和座右铭、宿舍门口公示的纪律监察小组里有蓝河的照片、大课间校园电台里念的是蓝河写的作文、打水的时候会听见周围的女生们在聊“那个学霸学弟蓝河真的好可爱”、去办公室交作业会也听见老师们在说“高一那个蓝河特别懂事”……


好像那个人就突然变得无处不在,不知不觉间,他们就慢慢了解了对方——哦,他是这样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趣。


 


 


02


 


这种微妙的日子维持了将近一个学期。


最后一次月考过后,蓝河在期末冲刺动员大会上发言,念完稿子后,他一抬眼,居然不偏不倚地就跟茫茫人海中的叶修对上了眼——叶修也一直在看着他呢,目光被他这么撞上后似乎是挑了挑眉,随即就朝他笑了。


这个人笑起来太好看了,蓝河一愣之后,落荒而逃,甚至都忘记了鞠躬。


 


他是不是喜欢我啊——短短几秒的对视,少年们心底的那颗种子终于冒出了嫩绿的小芽——我好像,有点喜欢他啊。


 


 


放寒假之后,叶修住在城中,蓝河住在城南。


蓝河不知道叶修有没有想起过他,但他是真的……真的每天都会想起叶修。想起他靠在墙壁上抽烟,微微弯曲的脊背,随意夹着烟的手指;想起他的笑,颜色略浅的眸子,微微下垂的眼角;想起他站在阳光里,挺拔得像棵白桦树,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过完年后,蓝河参加了一个初中的同学聚会,即使他有“我这样乖宝宝不能喝酒”的免死金牌,但还是被几个男生强行灌了几杯啤酒。好在事实上他的酒量还不错,所以只是脸上烧得厉害。


好不容易从聚会上脱身已经是傍晚了,公交车站在马路的另一边,走天桥的话刚好下去就是。蓝河从天桥上下来,一抬头,居然发现他思念了半个月的人就站在那里等车——叶修一只手里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随意地插在裤子的口袋里——蓝河第一次真切地觉得,长得好看的人,随便往那里一站就能拍成海报。


像是本能驱使的一样,等蓝河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拿出手机打开了拍照,车站的人并不多,叶修逆着光站在那里,夕阳在他的身上撒了一层金色的光晕,给人一种奇异的不真实感——蓝河收回之前的想法了,他的酒量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他现在,感觉自己晕乎乎、轻飘飘的……一定是醉了。


就在他按下快门前的一瞬间,镜头里的人像是冥冥之中接收到了什么信号,毫无预兆地回过头来,对着他的镜头勾了勾嘴角——“咔嚓”,蓝河不知所措地愣在了原地,心脏感觉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哟,巧啊,”叶修主动跟他打招呼:“自拍呢?”


“……啊……哈哈……”蓝河松了口气,僵硬地走过去站在他身边:“是啊,光线不错哈哈哈!”


叶修转过头去望着马路上的车流,表情自然地道:“你们可爱的人都喜欢自拍吗?”


“啊?”蓝河脑子卡壳,愣愣地说:“我、我不知道啊……”


“哦,你都不知道啊,”叶修轻笑:“那大概也没有别人知道了……”


“……”蓝河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喝到假酒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后劲?不然怎么可能会觉得……叶修在夸他可爱?


“你喝酒了啊?”叶修低下头看了他一眼,又轻声问道。


“啊?啊……是啊,喝了一点……我酒量不太好……”蓝河已经完全没有办法用大脑思考了,他的中央处理器已经彻底罢工了,只能完全依靠本能跟叶修交谈。


叶修笑了笑,从自己的购物袋里面找出一瓶酸奶递给蓝河,蓝河晕乎乎地接过去了,还愣愣地道了一声谢。


“啧……心跳真快。”叶修重新把目光投回马路上,淡淡地道。


蓝河身子一僵,心脏跳得更快了,连忙结结巴巴地解释:“啊、哈哈,可能因为我喝了酒,所以……”


“我说我自己,”叶修垂下眼睛,嘴唇轻轻勾起:“心跳真快。”


……


蓝河忘记了自己最后是怎么坐上公交车的,后来回忆起来,只记得当时自己从头发到脚趾,没有哪一个地方不在发烫——简直都要冒热气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叶修在目送他的公交车驶走之后,转了个身走开了——他回家根本就不需要坐公交车,只是走在路上忽然反射性地一抬头,发现昨天还在他梦里笑的人居然就走在不远处的天桥上,于是猜测他可能是要坐公交车,才会跑到公交车站那里站着的。


傻乎乎的,叶修想,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寒假回校,叶修第一次跑去车棚后面抽烟,就发现在他经常站的那个位置的墙上,有人用粉笔写了两个小小的单词——miss you。


叶修没见过蓝河的字。可他心中莫名地就是肯定,这是蓝河写的。


蓝河跟他说:想你。


“笨蛋,写的这么小,除了我谁能看见……”叶修用手指戳了戳那行字母,忍不住笑道——罢了,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就够了。


 


叶修盯着那行字母看了好久,一直看到烟瘾都过了,干脆把已经掏出来的烟盒塞回口袋里,扭头跑进了高一的教学楼。蓝河没在教室里,他插着裤兜靠在人家班门外的墙上,又帅又有范儿,回头率百分百。


直到上课铃都打过,蓝河才抱着一摞讲义回来,看见门口的人后愣了好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走过来若无其事地问他:“你、你找谁?”


叶修轻笑:“找你呗。”


蓝河抱紧了讲义,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支支吾吾地问他:“你找、找我,那个……有事吗?”


叶修扭头看了看空荡荡的楼道,又侧身挡住楼梯口的监控,往他的校服口袋里塞了张纸条,笑道:“你不是想我了么,我过来让你看看我。”


“谁、谁谁谁说我想你了!”蓝河急忙掩饰,其实心脏狂跳,按理说叶修应该没有机会见过他的字才对,更何况是英文……


“你自己说的啊,车棚墙上,”叶修挑挑眉:“别想耍赖啊。”


“不会吧?这也能看得出来??”蓝河震惊了。


“没有……乱猜的。”叶修像是想了想,回道。


“乱猜猜这么准……”蓝河无语中。


“谁知道呢,”叶修笑着耸了耸肩,风轻云淡地道:“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后来,原本一个人偷偷抽烟的地方,就成了两个人偷偷亲热的地方。


后来,叶修陪蓝河翻墙去了一次他的爱豆黄少天的演唱会,回来之后蓝河连着兴奋了三天,叶修连着耳鸣了三天。


后来,两个人躺在操场的草坪上看天,叶修突然想起来问蓝河:“当时,你真把老冯的车胎给扎了?”


蓝河笑:“怎么可能,我只是给他放了气……委屈你多挨了好几分钟的训。”


“确实挺委屈的。”叶修半真半假地耍无赖。


蓝河急忙辩解:“我当时来不及跟你串口供了,反正你是出了名的管不动,我知道老师们都拿你没办法……而且就算没有我,老冯在往这边走,你带着一身烟味出去也肯定被抓……”


“要是我当时没在那儿怎么办?”叶修问。


“有别的解决办法……我是好学生,只要说的话勉强可信,他也不会第一次就怀疑我……”


“……当‘好学生’这么麻烦的话,干脆就光明正大地干自己喜欢的事就行了。”叶修想了一会儿,跟他说道。


“那哪行~”蓝河爽朗地笑了笑,语气不甚严肃地道:“要是我不懂事,我爸妈就会担心我;要是我成绩不好,就辜负了老师;而且啊……我是榜样,有好多同学虽然不优秀但是有一颗想变优秀的心,老师也经常呼吁大家跟我学习,我不能带头违纪——反正,我的好学生人设不能崩。”


叶修:“……啧。”


叶修自己是那种只要确定了目标,别的东西都可以不管的人,坦坦荡荡地坚定自己选择的路,就算遭到旁人的反对也绝不会动摇。因此,蓝河这种理所当然地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而约束自己的所谓责任感,他也不能认同。


但是,不认同,不代表不会被触动。


那天的天很蓝,叶修眯起了眼睛,一只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顺着草地悄悄地摸过去握住了蓝河的手:“没事儿,在我这儿可以崩。”


就像是磁铁的两极,特性完全不同,骨子里却完全相同,不由自主地渴望着对方,从彼此的怀抱里汲取那些自己在成长过程中舍弃了的东西,只要能牵着他的手,就会觉得那些已经丢失了找不回的东西,都不重要了。


 


 


03


 


叶修也曾问过蓝河喜欢自己哪里,蓝河红着脸憋了半天,冒出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除却巫山不是云。”


叶修想了想:“这两句好像不是同一首诗?”


蓝河点点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是秦观写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元稹写的。”


叶修听懂了,却还是笑着逗他:“什么风啊云的,我语文没你好,你说明白点儿呗。”


蓝河哼唧了一会儿,最后终于一咬牙,自暴自弃地低吼道:“就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别人就都看不上了,行了吧!”


“哦,就是看脸呗?”叶修向来是不把人从面红耳赤逗到暴起打人不罢休的。


“我至于被你一张脸就掰弯嘛!”蓝河终于忍不住挥拳捶了他的胳膊一下:“你、你……”


叶修伸手捏住蓝河打他的手,弯着眼睛看他“你”了半天,脖子都憋红了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无奈地打算放过他了,结果这时小朋友却突然泄了气,瘪着嘴钻到他怀中,撒娇似地把通红的脸埋进他的肩窝里。


叶修笑了笑,将怀里的人抱紧刚要顺毛,却又忽然听见他小声的埋怨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了……”


叶修楞了一下,再反应过来,登时就心软了。


-- 


“耶?老大你想什么呢?笑得好奇怪喔。”包荣兴从小卖部回来,把一大袋子各种零食往地上一扔就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


“没什么,”叶修勾了勾嘴角,弯下腰伸手在那个零食袋子翻找:“让你带的东西买到了吗?”


“买到啦,完美完成任务!”


叶修从一堆膨化食品底下掏出一包冰糖来,看了看日期,笑道:“干得不错。”


他又抬头朝主席台那边望了望,阳光很耀眼,他眯缝起眼睛,只看见蓝河用手帕擦了擦汗,然后继续播报——


 


“你的汗水洒在跑道,浇灌着成功的花朵开放。你的欢笑飞扬在赛场,为班争光数你最棒。跑吧,追吧,在这广阔的赛场上,你似骏马似离铉的箭!跑吧,追吧,你比虎猛比豹强!……”


“呵……”叶修忍不住笑出声,声情并茂地念了大半天这种加油稿,比虎猛比豹强什么的,估计蓝河这会儿已经一边念一边在心里骂翻天了吧。


然而即便心里暴躁得很,表面上却还是要保持风度——绝不会把衬衫第二颗扣子解开,绝不会让汗水打湿刘海,主动把容易念的稿子让给女生,去打水的时候也要先问一圈周围的人需不需要帮带……之类的。


蓝河就是这样,三好学生,时刻保持得体的模范标兵,对待别人如春天般温暖,唯独对待叶修……如炮仗般一点就着。因为,全世界只有叶修知道,这位公认的“乖宝宝”,上课睡觉、偷带手机、翻墙旷课、游戏追星一个不少——当然也包括早恋。


“哎……有的好学生,表面看着光鲜亮丽,私底下连内裤都是跟男朋友情侣的。”叶修曾经这样说过,下一秒就被蓝河一枕头怼在了脸上:“还做不做!”


 


 “老大你要冰糖干什么啊,阿尔卑斯棒棒糖不好吃吗……哇!老大你什么时候把水杯藏在我包里的!还有这么一大包中药!老大你生病了吗!?”


“……”叶修看着手里的“中药”——杭白菊和干柠檬片,有点无奈地道:“这个是泡水的……你跑了一趟坐着歇会儿吧,我去泡个水。”说着,他捡出一片柠檬和几朵白菊扔进水瓶里,又往里面加了几颗冰糖。热水倒进瓶中,玉白的花苞在水中缓缓绽开,柠檬片的果粒也慢慢吸水变得饱满,水色渐渐染上了一层澄清的浅金色。


“啧啧啧,你昨天翻墙出去就为了买这个啊?”前面偷着看漫画书的方锐听见两人说话,回过头来八卦地道:“送给妹子啊?还加冰糖真够贴心的,到底什么时候把人家介绍给我们啊?”


“一天到晚想什么妹子,”叶修啧了一声,拎着水瓶起身离开,还不忘吐槽他:“管那么多呢你,先把自己整明白吧。” 


“啊?什么意思啊……”方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离开,扭头继续没骨头似地倚在身边人的肩上看漫画:“不想妹子我难道想汉子吗……真小气,都有女朋友了还藏着不给我们看……是吧老林?”


林敬言是偷偷串班过来找他的,闻言有些无奈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倚得更舒服,轻轻叹了一口气:“嗯。”


 


主席台两边的观众席坐得比较满,而且都是文科班,叶修拎着水瓶从前面经过,一路上陆续引发小规模的骚动。


“那个是叶修吗?”“哇是叶修!!!”“啊啊啊啊叶修啊……”“卧槽好帅!不愧是校草!”“嘤嘤嘤是我男神!”


“叶修——”突然,小声嘀咕的人群里有个女生高声喊了他的名字,叶修反射性的扭头看过去,就看见几个穿拉拉队服的女孩捂着嘴抱成一团……“雾草看过来了!”“啊啊啊他看我了!!!”


“……”无奈地收回目光,叶修加快脚步走到主席台前,刚好看见那个女播音员的朋友给她送了两瓶冰果汁,女孩递了一瓶给旁边的蓝河,微红着脸说了句什么,蓝河微笑着接了过去,“谢谢,下次我请你们喝奶茶。”——叶修听力很好,站在台下就听清了蓝河说的话。


蓝河的嗓音是清朗温润的那类,带着一点变声期刚结束的少年特有的沙哑感,让人听着就很舒服……但是他跟女生说话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把嗓音压得更温柔一些,叶修听着,就,不太舒服。


眼看着蓝河又要伸手去帮人家扭瓶盖,叶修干脆放弃了从台阶走上去的想法,伸手在台上一撑,就跳了上去。


 


无视不远处观众席传来的低声尖叫,叶修直接走到蓝河背后抽过他手里的饮料瓶,扭开瓶盖递还给那个女生。


“叶、叶、叶……谢、谢谢学长。”女生满脸通红地接回去,叶修无视她亮晶晶的眼神,又伸手拿过她递给蓝河那瓶,扭开,一口气喝掉了小半瓶。


蓝河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炸毛,这不符合他好学生的人设。他坐在这排长桌的第一个,本来是朝女生那边扭着身子,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喝掉了他的饮料后,才强忍着怒气换了个方向转过身用口型骂他:“你干嘛?!!!”


叶修得意地轻笑,把手里的水瓶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低声道:“这个赔你。”


蓝河看着眼前的水瓶,楞了一下后怒火就消了,有点脸热地打开来喝了一口,水是温热的,入口先是甜,咽下去之后才回味到一丝淡淡的清苦和微酸,播报了大半天的口干舌燥和酷热瞬间一扫而空。


 


“谢谢……挺好喝的。”他说,声音很小,但是叶修听清了。


这人播报的时候平静有力,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时候声情并茂,跟别人交谈的时候温和有礼,偏偏只有跟他说话的时候,要么就炸毛跳脚,要么就满脸通红。叶修看得喜欢,俯身撑住桌面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这个水杯是我用过的。”


“砰!”蓝河立马把水瓶砸在桌子上,并红着脸伸手把它推到了离自己最远的地方,像是下定决心一口都不会再喝一样。


叶修轻笑着给他拿回来:“别啊,多喝点,喝什么补什么。”


“!!!”蓝河瞪着瓶子里飘着的那几朵菊花,脸颊噗通一下变成了番茄色,崩溃地朝叶修小声吼道:“你赶紧走!”


“呵……这么不经逗。”叶修笑着,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起身刚要走,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把那瓶喝了一半的冰果汁拿起来,当着蓝河的面,淡定地在瓶口舔了两下,才给他放回去,语重心长地嘱咐道:“多喝热水,少喝这些冰的色素。”


“我他妈……”蓝河立马想暴起打人,结果被叶修及时按住了。


“哎,怎么还说脏话呢,”这人风轻云淡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在他耳边低声道:“稳住,你的乖宝宝人设可不能崩。”


说完叶修就起身一脸舒爽地跳下了主席台,带着一路的低呼声尖叫声离开了,留下蓝河坐在原位满脑子爆火星。


 


 


04


 


“蓝河……你、你跟叶修学长很熟吗?”半晌,蓝河身边的女生播完了几条加油稿,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他。


蓝河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了,闻言朝他温和地笑了一下:“还好吧……他是我姥姥的外甥他连襟的表哥的堂弟。”


“哦……”女生捋了一会儿也没捋过来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只好干巴巴地转移话题:“学长长得真帅啊……我们班好几个女生都暗恋他。”


“哈哈,毕竟是校草嘛。”蓝河低下头假装整理稿子,却偷偷不甚明显地噘了噘嘴。


“唔,太感人了……”女生感叹道。


蓝河黑线:“有什么好感人的。”


“你不知道吗,叶修他们在做创业呢,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人!而且听说他自己家本身也很有钱的……”


“哦,创业的事我知道啊,”蓝河笑了笑:“他们那群人都很有本事。”


“是啊,尤其叶修,听说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自己赚钱了,而且赚得还不少呢……”女生有些憧憬地说完,又试探着问:“那个,你知道叶修的女朋友是谁吗?”


蓝河一愣:“啊?他、他跟人说过他已经有、那个了吗?”


“你知道?”女生闻言连忙追问:“我朋友认识方锐,前几天就听他说叶修有女朋友了,好像是寒假回来就在一起了……是谁啊?你见过吗?长得很好看?”


“叶、叶修他那位,嗯,挺好看的,学习也好,那个……人也好……”说完,蓝河脸上就一阵心虚地发热,连忙拿过叶修送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又想了想,干脆破罐子破摔地补充了一句:“ta特别好,我要是叶修的话,我也追ta!”所以你们不要再盯着我的叶修了!


 


晚上,下了第二节自习,蓝河拿了笔和练习题往办公楼走,正所谓有备无患,居然真的让他遇见了班主任。


“老师好。”蓝河礼貌地打招呼。


他班主任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东西,欣慰地笑了:“蓝河,又去找老师问题啊?”


蓝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了点头,无辜地抬头问道:“老师去班里有事情讲吗?”


他班主任紧忙摆摆手:“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去吧……哎,你学习也别太累了,还是要劳逸结合……哎,你这孩子就是太听话了……去吧去吧。”


蓝河乖巧地鞠了个躬,转身走进了办公楼,心里有一个小天使在默默地唾弃自己,还有一个小恶魔在美滋滋地期待与恋人的私会,最后小恶魔成功胜出了,他的脚步不自觉地雀跃起来。


 


办公楼一共有六层,但是只有下面的四层有老师在用,因为上面太高还没有电梯,老师们宁愿多几个人挤在一个办公室也不愿意每天爬那么高,于是五楼就分给了各学生社团,而六楼堆满了废弃的课桌课椅,常年人迹罕至。


六楼没有供电,黑漆漆的,就算已经来过了好几次,蓝河每次爬上来还是会有点害怕,直到在一堆桌椅里面看见了一个忽明忽灭的小红点——是叶修正靠在一张课桌边抽烟。


蓝河走过去,还没怎么样呢就直接被叶修揽进了怀里,交换了一个烟味的吻。


“菊花味儿。”叶修说,语气里满是调侃的笑意。


蓝河脸上一热,板着脸瞪了他一眼:“别耍流氓啊。”


“呵,”叶修一只手揽着他,另一只手把烟头塞进一边准备好的纸杯里,那里面还盛了小半杯水,又笑着调戏他:“怎么来见男朋友还带着卷子,我做你,你做题?”


“你!”蓝河终于忍无可忍,抬手在他腰侧拧了一下:“不行,我今天都累死了!”


“那让我抱会儿,”叶修闻言直接把他整个圈进怀里:“听了一天你的声音,还看不清摸不着,熬人。”


“哼……那么多穿短裙的美女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呢,当然熬人。”蓝河抱住他的腰,小声地哼哼道。


“嗯?什么美女,没见着啊——给你送果汁那个?还是跟你一块播音那个,看你们聊得可嗨,”叶修低头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蓝河小朋友,没看出来你不光是个学霸,还是个暖男啊,来者不拒的,嗯?”


蓝河狡辩:“什么鬼,我明明有婉拒好不好,别乱吃醋。”


“那亲个。”叶修也跟着耍赖。黑暗中蓝河红着脸憋了半晌,终于一鼓作气抬头在他下巴上吧唧了一口,换来一声明显不满的“啧”。


 


“对了,听说我抢了你喜欢的人?”叶修突然道。


“啊?什么鬼?”蓝河不解。


“没听说?她们女生都传遍了,说叶修他对象是蓝河喜欢的人,结果被叶修先追到手了,”叶修笑了声:“怎么回事,你还这么自恋呢?”


“……”蓝河想起今天跟那女孩子说的——叶修的那位特别好,我要是叶修我也追他,顿时觉得脑壳疼,忍不住骂了声:“靠。”


“呵……”这个脏字也不知道是戳到了叶修的哪个萌点,一下子把他搂得更紧了,还低下头来咬他的唇:“怎么还骂人呢,这么可爱。”


蓝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边用舌头推他的牙齿一边在心里甜丝丝地闹别扭——可爱你个大头鬼,哼!


 


 


【END】


 

评论

热度(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