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529叶修生贺】相逢还解有情无

克劳德·赵:

全文1W2一发完。


----


蓝河坐在电脑前已经半个小时了,还在发呆。


今天是5月29号,叶修的生日。从数天前起,他已经下定了几十次决心,打算跟叶修告白。


可是手摸到账号卡,又缩了回去。


他怂了。


没错,从下决心开始,他已经怂了几十回。


今晚兴欣战队在神之领域给叶修庆贺生日,线上准是人山人海,也不知会有多少人会大叫着“叶神我爱你。”


如果……如果只是挤在人堆里吼一声,根本就不会被注意到。


蓝河再次下定决心,扒拉了几下账号卡,突然发现了什么,捏住了其中一张。


这是张出身第三区的卡,那时候荣耀等级上限才60级,账号的名字叫做“修远兮”。


当年只不过建号时正巧端午,就从屈大夫那里偷了个名字,如今看看,倒别有意味。


封存这张账号卡的时候,蓝河正在苦逼的大一。外语系的课程很重,但他仍然在坚持打荣耀。


而且还进了蓝雨的训练营。


虽然最后还是被淘汰了。


蓝河打开了“修远兮”的包裹,看到了多年来一直躺在那里的那个金色道具。


一个表白用的烟花。


在那个夏天得到的,让他未曾放弃荣耀的,最重要的礼物。


 


那一天,蓝河还只是许博远,蓝雨训练营的备选人员。他坐在小会议室里,听着潺潺雨声,听着训练营的教练一个个念出最终筛选通过者的名字,其中没有他。被选上的几个朋友纷纷过来安慰,看到许博远虽然难过,但还是真心的带着笑容恭喜他们,都不好再说什么,鼓励了他一番之后便都离开了。同样被淘汰的小伙伴们也早已回家,只有他坐在那看着电脑发呆。电脑处于屏保状态,旋转着无数乱七八糟的线条。


门轻轻敲响,有人走了进来。许博远抬头,勉强笑了下:“梁哥。”


梁易春,任职蓝雨俱乐部网游公会,与他们这帮训练营的孩子们关系不错。他在许博远旁边坐下,拍拍他的肩膀:“有什么打算?”


“反正暑假也要结束了,回去上学呗。”许博远苦笑。“梁哥,你早知道了吧。我根本不是这块材料。”


“小许。”梁易春递给他一罐可乐。“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是少数中的少数。你的水平还不错,但不是竞技型的人才,在操作上面……”


“我知道。教练和我说过几次,我有心理准备。”许博远摇头,“只是真的知道结果,心里还是不好受。梁哥,我走了。”他把可乐放在了桌上,蓝雨俱乐部的任何东西,他现在都没资格使用了吧。


“小许,你有没有想过,来做公会的工作?”梁易春叫住了他。


“什么?”许博远惊诧。


“像我一样,在俱乐部公会里做事。你有大局观,擅长协调管理,脾气和人缘都不错,应该能在这方面发挥自己的特长。”


“职业玩家吗?”


“对。正式和俱乐部签约,有五险一金。不考虑一下吗?”


“……”许博远望着一脸诚挚的梁易春。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管理公会,毕竟他一直向往的,就是那个至高的舞台。但是……


“我现在还在上学……我,我想想再回复你行吗。”许博远嚅嗫。他是个好面子的人,也不愿意当面给一片好意的梁易春下不来台。


“好吧。你有我的电话号码,想好了打过来。”


 


离开了训练营,许博远茫然地在街上走着,伞不知什么时候早打歪了,湿了半个肩头。与蓝雨俱乐部已经无缘,学校还没开学,回家?一直劝他收心好好学习的家里听说这个消息,估计会出去吃大餐庆祝吧……


雨天人迹稀少,大街上大多店铺都关了,看着一个个冰冷的门锁,就像是看到已被彻底关闭希望的将来。正胡思乱想间,冷不丁一张海报跃入眼帘。


手持战矛的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全身金甲帅破天际,带着俾睨天下的气势,身后数个炫纹闪着法力波动,几乎要冲破画面。


这是一张网吧海报。在这天色灰暗的下午,它似乎成了长街上唯一亮眼的色彩。


许博远摸了摸兜里的卡“修远兮”。


训练营用的号已经交了回去,只有玩了两年多的剑客小号陪着自己。也该是和它说再见的时候了。


就这样吧。最后一次登陆游戏,和线上的朋友们告别,就彻底告别荣耀。


 


刷卡上线,荣耀大陆仍旧像以往般热闹,修远兮刚在溪山城站稳,便有几个人密聊过来。


“来了?JJC去不?”


“这么多天不见,你哪去了?好几个人都问呢。”


“今天有时间下副本吗?”


“远哥我想你~~暑期活动都不来陪人家~~”


“呃,我今天没心思。”许博远给几个人回复了回去,正打算去传送点,却被人迎头拦住。


“远哥!十人团去吧?”


“我……”许博远还想拒绝,对面却已经手快地加了他入队。“你不是一直想要那个极光流星坠吗?今天咱们去罗兰要塞吧。”


“走吧远哥,我们这堆人就你全通过罗兰要塞,全都靠你了!”


许博远愣了下:“好。”


罗兰要塞,一曲失败者的悲歌。


用这个副本来告别荣耀,倒也符合如今的心情。


“掉落怎么分?如果流星坠指定给人,其他的也应该有个说法吧?”冷不丁,队里有人说话。许博远看看,是个叫“岁不留”的战斗法师。


“带你通副本已经不错了,还争东西?”队里立刻有人不满。


“大家别吵,我们是野队,本来就应该提前商量好分配。”许博远开了麦,自动自觉地便进入了队长的角色。“我确实想要那个流星坠,如果不掉就算了,所有物品大家按职业分配,同职业ROLL点。没有职业需求的东西,谁需要就出60%的金币给大家平分。流星坠是橙装,如果真的出了,剑客职业的紫装我自动放弃一件,再拿出价值两件紫装的金币出来分给大家。别的橙装谁拿了,也是一样处理。”


“看看,远哥多公平,岁不留你就别担心了!”


“远哥一向都不会沾小便宜,他还经常让装备给大家呢,公会里大家都服气他。咱们都听远哥的。”还有人也跟着发言,岁不留也不再说什么了。


 


进了副本,许博远立刻指挥大家站位,进门就要迎接一场混战,有五个联动的士兵亡魂,必须要分开打。


“牧师往后一点,小心点别从副本出去了,小夕和我缠住左边两个,枪炮师往左一些,先不要放地图炮,刺客自己溜一个往墙边走,就那个戴牛角头盔的,呃,那个战法……”


他还没说完,战法一个霸碎扫出,右边两个小怪被卷入战圈,已经远离了脆皮的角色。他称赞了一句“意识不错”,便又叫道:“神枪手辅助战法,驱魔师往前四个身位格!”


在许博远有条不紊的指挥下,第一波小怪顺利灭掉。战法身上带着无属性炫纹就往前冲,许博远连忙叫:“战法等一下,机……”


他还没说出机关二字,砰地一声山摇地动,地上升起了数个带伸缩尖刺的拒马。战法百忙之中一个筋斗翻起,腾空翻了过去。


“什么!”一堆人眼都花了。“这是二段跳吗?不是啊,好像是三段了!荣耀有三段跳吗?”


“不,他用战矛在上面支了下。”许博远说。那边岁不留回了下头,笑着说:“眼神不错啊队长!”


“……”许博远并不想回答。这是他在训练营练了七天才学会的一个小技巧,人家却轻轻松松地使了出来。


“枪炮师,轰掉机关。”许博远指挥。


“轰什么轰,机关血条这么长,你们蓝瓶太多嗑不完?”岁不留叫,“都跳过来啊!”


“特么你会跳,我们不会啊!”一堆人嚷嚷,“那刺还不停地往外戳呢!”


“这地方用二段跳就行。”岁不留笑,“听我指挥。”


一堆人面面相觑,谁也不动。岁不留挥着战矛:“队长,队长,你也不敢吗?”


有什么不敢!许博远气往上冲。反正今天就打算告别荣耀,挂就挂了!


“我来了!”许博远叫了一声,修远兮提剑便冲了上去。


“哎哎,等一下,这时机……”岁不留大叫着,许博远也发现跳得有点早了。拒马上的尖刺突然戳出,岁不留大叫一声:“风残草尽!”


许博远早已经心境空明。在训练营中将近两个月的苦练也不是白费的,战法话音未落他早已经一剑挥出,翻身过程中剑尖正抵在长刺之上,又是一个轻巧的腾跃,已然翻了过去。


“哇队长也会三段跳啊!”小牧师在那里叫。


“都说了不是三段跳!”刺客说。


“不错啊。”岁不留望着稳住了身形的小剑客。“刚才那一下,有职业水准。”


许博远打了个滴汗脸。职业水准……自己哪有这个资格。“你们跳吧,掌握好时机,二段跳也能过来的。”


“就是时机掌握不好啊!”一堆人乱嚷。


“听我的指挥就没问题。”岁不留悠然说道。


 


在岁不留的口令指挥下,一帮人居然都安然无恙地跳过了拒马,连短腿的牧师也成功了。大家欢欣鼓舞,一口气往前冲,直冲到了最终BOSS面前。中间小BOSS掉的物品,也都正常分掉,可说是顺风顺水,一点意外都没出。


“何处宵小,居然敢打扰我的休息……”最终BOSS格尔将军是个手持大斧的重甲战士。他从角落里轰然站起,身上的盔甲锈迹斑斑。


“大家注意,这个BOSS的特点是速度慢,但攻击力强,脆皮职业挨一下至少要掉1/2的血,牧师要特别注意,60%以下立刻拉血线!他的右肘是要害,神枪手和枪炮师盯着他右臂关节处打,连击有加成!骑士不要站桩硬扛,适当的时候走走位……”许博远不停说着,突然战法私聊了过来:“队长,我做什么啊?”


“咦,你……”许博远这才发现,他已经好久没有指挥过岁不留了。这个人,似乎永远都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根本不需要他说上一句。


“你……”许博远想说还按之前的节奏,想想还是改了。“你在MT身后,他走位的时候顺便帮拉一下BOSS,注意仇恨,不要OT就好。”


“得勒!”战法一个豪龙破军冲走了。


打这个BOSS,比想象中容易,许博远甚至觉得比之前跟着毕业的队伍走一趟还轻松。BOSS血线降到10%之后的暴走,居然被集体压制,尤其是岁不留,许博远留心过,他的手速至少上了三百五。


这是个高手啊……


最终BOSS轰然坐在地上,手里的大斧拄在面前,眼中流下两串泪水。他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啊。罗兰要塞,我一生为之战斗,流血过的地方,他们却要把我赶走……”


蓝河看着BOSS,久久没动。副本故事情节中,格尔将军一直驻守在罗兰要塞,几次打退了匪徒的进攻。然而当敌国铁蹄踏来之时,国王派出了一位更加勇猛的骑士,命令格尔将军让出军事指挥权。格尔将军的武力确实比这位骑士相差不少,只能黯然离去。然而骑士并不了解要塞的状况,只会与对方战场正面厮杀,被敌军悄悄绕了小路袭击要塞,城池陷落。走在路上的格尔将军听到消息立刻往回赶,但阵地已失,要塞被付之一炬,昔日队友早已牺牲殆尽。格尔将军在与敌军孤身奋战之后,身中数箭,坐倒在了罗兰要塞的大门前。从此他的魂魄一直没有离开,死后也守卫着这片疆土。


然而现实中,敌军早已经越过了罗兰要塞,直杀往王都,这里只是留给失败者无尽悔恨的残垣断壁而已。


许博远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看着作为背景的残破城墙,格尔将军眼中的泪水,胸口亦是沉闷极至,旁边的人连声叫他去摸尸体开箱子都没听到。


“我来吧?”岁不留跳了过来,在“修远兮”面前蹦了好几下,刷存在感。许博远这才回神,怔怔地说:“好。”


岁不留窜了过去,系统立刻刷出提示,一堆材料和装备的名字翻滚着,有人惊叫:“极光流星坠!真的出了!妈呀你真是大红手!”


岁不留回头,虽然系统脸平板之极,许博远却似乎看到了一副洋洋得意等着表扬的样子。


“厉害。”许博远由衷地夸了一句,他下过三次罗兰要塞,从没见过这样丰盛的收获。一橙两紫四蓝,七个材料,两个紫的都是武器,简直是运气爆棚。


既然一开始许博远就是为了极光流星坠来的,分给他大家也没有异议。紫装中的重剑给了另外一个狂剑士,匕首给了刺客,材料也平均分完,许博远看了看包裹,把金币全都拿了出来,给没得到装备的大家,分别交易。


“咦,这不对吧,你给我这么多?都快值一件紫装了。”岁不留密了过来。


“跟别人一样,收着吧。这趟你只拿到三个材料,有点亏。”


“跟别人一样?”岁不留问。


许博远没回答他,只是在公屏打了个笑脸:“我就先走了,还有点事。”


 


说有事不过是借口,出了副本,许博远也是无处可去。罗兰要塞不远处便是凯尔斯湖,小剑客走了过去,找了块石头坐下,拉开好友栏,打算给朋友们发私聊消息。


“我要AFK了,你们好好玩”。


思索了半天,许博远还是只想出了这么几个贫乏的字眼,刚要发出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还以为你说的有事是佳人有约。”


这声音几乎近在耳边,许博远手一抖,原本要发的私聊消息便直接上了公屏。


小剑客猛地窜了出去,一脚踏进湖水,溅起一片水花:“怎么是你!”


正是“岁不留”。


“哟,想要A了。”岁不留声音懒洋洋的,抄起战矛像是扛扁担一样没形。


“不关你的事。”许博远刚要回来,岁不留已经一屁股坐在他刚才坐的石头上。


“……”


“这石头挺大的,够两人坐。”岁不留的微操实在厉害,他居然让角色在石头上拍了拍。


“……你跟着我干嘛?”


“我觉得你有心事,就过来看看,果然不错。”


“什么?”许博远愣。“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


“你一路虽然指挥没什么错,但从声音里可以听出情绪不高。而且你刚才给我的金币,足够买一件紫装。”岁不留说,“如今满级号身上一般也就带万把金币,你共给六个人分了钱,还说给我的和别人的一样,那么下来就超过一万了。我猜你这么大方,又把所有的金币都给了别人,可能就是不想玩了。果然啊。”


“……”许博远没想到此人如此细心,只从这声音和一次交易便发觉了异样。


岁不留的声音不再随意,反而有点严肃。“你水平不错,指挥起副本又细心又全面,看得出来对荣耀很有感情。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放弃?”


“这是我的事。”许博远不想回答。


“你要是对眼下的公会失望,可以来我们这边啊!”岁不留说。


许博远看了看他头上的公会标志,那是个漂亮的红色枫叶。“嘉王朝?”


“对啊。”


“果然战法都是嘉王朝的厉害么……”许博远自言自语。叶秋,这个荣耀中最为耀眼的存在,影响了多少人。眼前这个家伙……


正愣神间,世界频道却刷出了一条消息。


[世界]为爱#守候:妈的,凝翠崖下芳草心,老子给你买装备、带你下副本,跟你组JJC,把你胜率都提高了,现在你说你是男的!男的也要跟我在一起!不然到哪都砍死你!*


“……”


“……”


两人噗地一声,同时都笑了出来。


许博远摇了摇头:“真好啊。”


“是啊,荣耀真好。”岁不留说。“即使这么好,你也不喜欢了。”


“不,我不是不喜欢。”许博远望着凯尔斯湖的碧波,“只是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喜欢。”


正说着,远处跑来了好几人。岁不留转视角一看,惊讶:“都是你们公会的。”


“远哥远哥!”最前面是个守护天使,还没跑到近前便大声叫:“你看到那个在世界上发疯的家伙吗?”


“啊?”许博远愣。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个芳草心,是我们公会的啊!对方是中草堂的!现在那个什么守候找了二十几号人把刚从副本出来的芳草心一队人围在彩石滩,非要讨个说法,说得不到合理解释就要轮白他!会长不在线啊!”


“……”


“远哥,你快去呀!芳草心的私人恩怨倒是小事,可跟他一起的都是公会里的好手,要是被他们杀了,咱们准又有一堆人报复回去,这样下去两家杀来杀去,没完没了!还要给总会蓝溪阁招来是非!”守护天使急得直蹦,旁边几人也一起喊叫。


“可是我……”


“远哥!你不是最会协调这种事吗?快啦!”对方声音都岔了。


“去吧,我也跟去看看。”岁不留站了起来。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许博远头都疼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岁不留翻出一个“调皮”的表情。


 


几人匆匆赶到彩石滩的时候,那边已经是乌泱泱的一堆人,还好没有打起来。“让一下,我们副会来了!”守护天使吵吵着,分开人群。里面乱糟糟:“副会又怎样,一样轮白!”


几人进了圈子,只见两帮人分开站着,“芳草心”和几个人在一起,似乎正在私聊,而“为爱#守候”那帮人则在公屏里不停地骂着,死基佬,人妖,骗子,干你,等等等等,还有无数被系统屏蔽的马赛克翻来翻去。


“说说怎么回事?”许博远先密了芳草心,随后在公屏大爆手速刷了一大排“都冷静点,有话好好说!”后面带着无数乱七八糟的表情,还有嘤嘤嘤呜呜呜吱嘎吱嘎砰砰砰等一系列象声词。。


爆发的手速让在场人都惊呆了。这手速,也够职业水准了啊!


岁不留哈哈大笑起来,也跟着刷了一堆。


清完了屏,许博远又发了一句:“我先问问情况,有什么大家说开,如果这边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绝不偏私,我们会有交待。”


那边愣了下,没回答。这边芳草心已经密了过来:“不是我要骗他装备啊!我这号是我姐的,她不玩了,我顺手接着。


“我就跟他下了几趟副本,他就一直跟着我。我家麦坏了,也懒得买,一直打字,他也没说什么。


“他看到我跟人买武器,非要出钱,我那会确实钱不够就收了,可是第二天我又寄材料还给他了啊!


“竞技场我确实不行,他带我组队赢了几场,可是这也是正常的事吧!


“昨天他突然放暑期活动的烟花给我表白,我吓得踢掉了电源,没敢再上线,今天来了刚想跟他解释,他就在世界上刷起来了。”


这一大串话,芳草心显然已经想了半天,里面还夹杂着各种委屈的表情包,尤其QAQ,QWQ、TOT最多。


“你确定还他的材料够那些钱吗?”许博远耐心问。


“我看过拍卖行的价格,也大概算了,只多不少!我要真是骗装备的,怎么会再上线!TOT”


“那你……有没有故意引导他,让他觉得你是妹子?”


芳草心:“我……我真没有啊!QAQ”


“……”这随手QAQ TOT,确实有点软萌。“要是他一直纠缠你怎么办?”


“我……我其实不讨厌跟他一起玩,可这样子……”


“行,我和他说说。”


许博远转头又密了为爱#守候:“我们就事论事,他并没有骗你的装备,你帮他买武器的第二天,他就用材料还你了。”


“胡说!哪有这事!”对方炸了。


“你有没有看过邮箱?”许博远很耐心。


“邮箱里没有!”


“你的号有被人上过吗?或者被盗过吗?”


“……我刚想起来,室友上过我的号。”为爱#守候回道。


“那么,你可以向他求证一下,是否收到过材料,数量这边都可以报出来。”


那边沉默了一会,应该是去联系了。


“装备是小事,他做人妖欺骗我的感情怎么说!”联系的结果便是为爱#守候转移了话题,许博远松了口气:显然对方已经确认了材料的事。


“你仔细想想,他有没有特意跟你说过他是妹子?他只是玩了他姐姐的号,说话口气也比较柔和,是你误会了吧。你也没问过吧?”


“我是没问过,但他那样子,明明……”


“是他脾气好,所以你先入为主,觉得他是妹子吧?”


“……是他骗我!”


“他也不知道你误会了啊。他愿意向你道歉,但人家是男人,也不欠你什么,性别又改不了。如果你愿意继续做哥们,就大度一点,从此交个朋友多好。如果你气不过,就提要求吧,我们给你适当补偿。杀他一两次又有什么意义?掉级练两天就回来了,如果轮白了他,他重新买个号上来玩,你也不知道啊。”


“我就是出口气怎样!”对方仍在叫嚣。


“多个朋友多条路,你对他有好感,说明他也是个不错的人,何必一定要闹成仇人?不要面子啦?”


“……”


“现在来了这么多人,都是来看笑话的,将来不管你赢了输了,都成了别人的谈资,何必呢?早点散了,私下解决吧。”


“我……我和他私聊一下,刚才把他好友删了,你让他打开好友开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也乱七八糟,这边想了想,口气也软了。


许博远传达了对方重新加好友的意愿,又在公屏说道:“他们打算私下解决,没什么好看的了,都散了吧。”


众人还不信,但没一会,就看到两个人已经凑到一堆去了。时不时脑袋上还翻出一个微笑、大笑、可爱的表情。


他们甚至还放了个烟花。


“妈的,本来是来看戏的,没想到被塞了一嘴狗粮!”


“什么破事儿,真的搞起来啦!”


“走了走了,无聊!”


人群纷纷散去,连为爱#守候带的那几人也都离开了。守护天使激动:“远哥,你太厉害了!”


岁不留也在旁边笑:“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术?”


“没什么,只是劝解一下,解释误会。”许博远看那边已经不理他了,便发了个私聊。“走了啊,相互体谅点,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


 


许博远走了一会,突然发现身后有人跟随。他转头一看,还是岁不留。


“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加个好友?”对方的声线干净温和。


都要A了,多个闲人好友算什么?许博远随手通过。


“我觉得你挺厉害的,真不来我们公会?”岁不留脑袋上冒出一个“羞涩”的表情。


“我刚才就说过要A了。”许博远真是没脾气。“你找别人吧。”


“为什么不玩了?明明你玩得不错,手速可以,水平也算是高玩了。”


“嗯,也就是高玩的水准了。”许博远让修远兮信步乱走,踢起一个石子。


“高玩还不满意啊?刚才踢石子这个微操,可不是普通高玩能做到的。”


“我……”许博远看着身后的战法。反正也要离开了,发泄一下也好。 “我,我原本是想做职业选手的。”


他原以为说出这话,对方会哈哈大笑,没想到岁不留却发了个“鼓掌”的表情:“很有理想啊小同志!”


“可是已经被淘汰了。”小剑客修远兮倚在一棵树上。“你刚才说我是高玩对吧。对,我也就是这个水平。我刚被俱乐部通知,没有通过训练营最终考核,就在今天,我的职业梦想彻底破灭了。就像罗兰要塞的格尔将军……技不如人,只能走人。”


“不能打职业比赛,就要放弃荣耀?”


“那是我的梦想。”


“荣耀,又不是只为职业选手开的。”


“你说的我懂,但是……”


对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职业选手,但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玩荣耀。我觉得你很喜欢荣耀,并且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大方、公平、而且正直,是一个合适经营公会的角色。”


“可是我……”


“格尔将军如果当初不离开要塞,而是选择辅助那位厉害的骑士,也许罗兰要塞就不会陷落。”


“……你也研究副本剧情?”


“研究啊,系统有不少彩蛋,也许得到提示,就有什么更好的打法呢!先别说这个了,咱们去JJC打几把?既然心里郁闷,跟我PK一下就当发泄。”


“……”


“走吧,反正也要A了,最后不战个痛?”


许博远一咬牙。“走!”


 


竞技场中,修远兮倒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刚刚,他已经被岁不留虐杀了五盘。


虽然并不是完全无法招架,也能砍掉对方一些血,但似乎无论怎么出手,对方都了然于胸,即使让他得手,掉点血,也是无关痛痒的小损失,并不影响后续操作,所以不计较而已。


在这个人面前,自己是完全的无能为力。


岁不留蹲在他旁边,看着大张四肢茫然望天的小剑客,叹了口气:“哎,你真的不是这盘菜。”


许博远望着竞技场华丽的天顶,反倒心平气和了。荣耀里随便遇上个人,自己也是被K的命,还想什么职业比赛。


“不是这盘菜,为什么一定要跳这口锅?”岁不留摇头,“做不成红烧肉,你也可以做水煮鱼啊。”


“……你这都什么破比喻。”


“训练营里那些辛苦的练习,对你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吗?”


许博远不回答。


对方却不愿意放过他。“满级的号,装备也打点得不错,真的一点留恋也没有吗?”


“我……”


“起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


“走吧,反正都要A了,荣耀里这地方你肯定没见过,不看准后悔。”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温和平静的声音,却让人无法拒绝。小剑客终于爬了起来。


 


站在悬崖高处,望着苍茫云海,无边霞光,许博远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叹。“我,我还真不知道,荣耀有这种地方……”


刚才他跟着岁不留传送到了千山城,从后城墙翻出,又不知来回钻了多远,到了一处荒山野岭。在岁不留的提示下,他用足了在训练营里学到的各种攀爬技巧,还搭配了几个技能,这才险险地爬上了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登上的悬崖。


“太美了……”许博远感叹。


“荣耀的地图都是设计者一点一滴的心血做出来的,既然精心制作了这个场景,就不会让它毫无用处。这里的美景,是留给有勇气的人看的。”


“我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勇气。”许博远让小剑客收了剑,盘膝坐下。


“除非是用刚才那种跳法,还有大胆地使用连招和技能,这地方根本上不来。你看,你在训练营里并不是一无所获。”岁不留蹲在旁边,继续咬着根草望着天际的云卷云舒。“我也是之前和朋友练习跳跃才发现这地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上来看看。荣耀里有这么多美景,就这样放弃了,不觉得可惜吗。”


“我知道你好心,可是我真的……咦,哈哈哈!”许博远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


“刚刚芳草心和为爱守候给我发私聊,说‘谢谢你,我们在一起了’!我……我去啊哈哈哈哈哈!”


“……”


“笑死我了,这场闹剧真的是……哈哈哈也好,算我A之前做了最后一件好事吧!”许博远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小剑客在山顶前仰后合,差点掉下去,行不留一步窜出,用战矛把他挑了回来。


修远兮坐在地上,仍在大笑。


“你……你对同性……那个,不反感啊。”岁不留问。


“没什么感觉,怎么都行,喜欢什么是个人选择吧。”许博远说,“就像有人喜欢红烧肉,有人喜欢水煮鱼,凭啥红烧肉就瞧不起水煮鱼呢?”


“你这不是想得很明白吗?不止是红烧肉不该瞧不起水煮鱼,而且它们各有各的滋味,摆在同一桌上,吃得更香。”


“……我觉得饱了。”


许博远转动视角。岁不留站在那里,战矛背在身后,夕阳从他的侧面照过来,给他镶上了一道金边。战法装备配置不错,合体的金甲,红披风,看起来威风凛凛。


他这个样子,倒有些像一叶之秋。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最喜欢荣耀的人而已。”岁不留回头。“和你一样。远哥啊……”


“什么远哥!你都工作了,我还上学呢!”许博远愤愤然。


“那……小远啊。”岁不留笑,“你是大学生?”


“嗯。”


“有女朋友吗?”


“没……”


“男朋友呢?”


“什么?!”修远兮从地上蹦了起来。


“呵,开个玩笑。”岁不留打开了交易框:“这个送你吧。我留着也没用。”


岁不留放上的是一个金色物品:夏季活动限定——告白烟花。


刚才那个“为爱#守候”给芳草心放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刚才你提到那一对欢喜冤家,口气可是羡慕得很呢。这个烟花应该挺漂亮的,拿着它,遇到喜欢的人,就勇敢地上吧。”


“……根本没有好不好。”


“拿着吧,总有一天会遇到的。”岁不留笑,“不要放弃,就像你总有一天,会在荣耀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


许博远郑重点下了“接受”。“我会听你的去试试,也许公会确实是更适合我的地方。”


“那么来嘉王朝吗?”


“……”许博远也不知今天是第几次无语了。“我在G市,我会去蓝溪阁试试。”


“蓝溪阁?蓝雨的下属公会?蓝雨哪有嘉世厉害!小远,来嘉王朝吧来嘉王朝吧来嘉王朝吧……”


“你再不闭嘴我就从这跳下去!”


 


想到当年那一幕,许博远的嘴角仍旧止不住地上扬。岁不留那个家伙,跟黄少天一样碎碎念了许久,仍旧没办法把他拐到嘉王朝,便又领着他逛起了荣耀大陆。两人如有默契般再也没提自己的困扰和选择,一路欣赏美景,用各种各样的技能和技巧,到达了许多平时根本想不到的地方。等逛够了,说了再见便各自下线。


许博远第二天回到蓝雨俱乐部,从梁易春手中接过了一张全新的账号卡,起名为蓝桥春雪。他把这个号从头玩起,一直打造成了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


后来,他又有了一个第十区的会长号,蓝河。


他也曾用“修远兮”上过一两次线,却再没见过好友栏里岁不留的名字亮起。


那家伙是个上班族,估计反而比自己先A了吧。


他曾经说过,遇到喜欢的人,就勇敢地上吧。


双开了大号,把烟花交易给蓝桥春雪。这么多年,他已经记不清“为爱#守候”给“凝翠崖下芳草心”放的烟花是什么样,只记得那一瞬间照亮的天空,也曾让他有过一丝的羡慕。


 


兴欣给叶修举行生日派对的地点居然就在凯尔斯湖边。人头攒动,各种各样的技能效果不停翻飞,当然五彩缤纷的烟花也少不了。附近频道和世界频道里不停地往上翻着生日祝福,快得几乎看不清楚。蓝河松了口气:这样子自己夹在其中叫嚷两句,刷上几句告白,根本就不会有人留意。


湖边小怪已被清空,有一堆不知怎么搞出来的篝火,君莫笑被人围在中间,大家谈笑正欢。蓝桥春雪也没走近,而是扎在了围观的人堆里,趁着大伙又猛刷一波祝福的时候,蓝河大爆手速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叶神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他点开包裹,右键点击烟花,选择使用。


系统:请选择对象。


还有这个要求吗?蓝河用自己无数次在训练营练习过的“精准定位”手法,准确地在人堆里点中了那个花花绿绿的小人。


君莫笑。


砰砰砰!


无数的流星,彩花、光弹、五光十色的爱心窜上了天空。世界频道上翻起了系统消息:特大喜讯!玩家[蓝桥春雪]向玩家[君莫笑]发出了真情告白!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什么!蓝河惊呆了。不就是一个烟花吗?为什么会上电视!为什么烟花那么大!当初那对放烟花的时候也没这么大动静吧!什么特大喜讯,什么连理枝,什么君不知,系统你是不是傻?


他脑海中全然空白,下意识只记得一个字:逃。


小剑客拔腿就跑,一边跑着,他的私信已经滴滴滴滴不停地叫了起来。蓝河明知道那是什么,也只能硬着头皮打开,最前面就是笔言飞:“我去老蓝你干了什么!干得漂亮啊哥们!这可是全服烟花,整个神之领域都有,我特么在副本里都看到了!你真会玩,一玩就玩个最大的!”


我……我现在回去跳凯尔斯湖还来得及吗?


蓝河看着不停上翻的私聊消息,已不知往哪跑才好,糊里糊涂冲进怪堆,开起了火车。当他惊觉自己本可以下线的时候,蓝桥春雪已经被小怪们包围了。


正当他想着豁出去,掉装备也要原地硬行下线的时候,身边突然亮起了华丽的技能光芒。小怪们被纷纷挑飞,一个扛着伞的身影拦在了面前:“小蓝,你去哪儿?”


“叶叶叶……叶叶叶神!”蓝河胡乱挥着鼠标,小剑客原地便是一个拔刀斩,随后又是风残草尽,转了个360度的圈。叶修笑:“怪都没了,还放什么技能?想砍我啊?”


“哪,哪敢啊,叶,叶神。”蓝河强行控制住发抖的手,干笑道:“哈,哈哈,我,我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哈,你不介意的吧?哈哈哈!”


“你刚才似乎向我告白了?不听听我的回复吗?”叶修走上前来。


“大神!”蓝河简直给他跪了。公开处刑已经很惨了,BALL BALL你不要再亲自下刀了啊!


“我,我就是跟风表白的,大神我是你的脑残粉!”蓝河飞快地想出了一个理由。


“你不是黄少天的脑残粉吗?叛变啦?”


“我才不会叛变黄少!”蓝河中气十足地顶了回去,随即又泄了气。“大神求放过。”


“可我还没答复你呢。”


“不用了……”蓝河讪讪笑着。“今天给你表白的人那么多,你也没必要一一答复吧……”


“是没必要一一答复。”叶修又走近了些,一伞挑飞了扑上来的小怪。“可是‘我也喜欢你’这句话,总是要当面答复的吧。”


“唔,我知道了,叶神你……什么?”蓝桥春雪如同中了僵直,已经不会挪窝。


“小远,我也喜欢你。”


“叶神你别跟我开玩笑……哎?”蓝河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运行了。叶修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小蓝,你就是‘修远兮’吧。当初那个气得要跳崖的小剑客。”


蓝河一句话也说不出,直愣愣地盯着屏幕上那个花花绿绿的小人。


“时不与兮岁不留,一叶落兮天下秋。我就是岁不留。”叶修悠然说道,“这个烟花,是我打到的。这是第三赛季夏休期,仲夏夜之梦活动的限量掉落,全服只有独一份,我送给了一个被训练营淘汰的小剑客,当时他的样子就像是被人丢弃的小奶猫,我记得很清楚。”


“……”


“早知道是你,我当年就把你拐回嘉王朝了。哎,不对,现在我也不在嘉世,小蓝,来兴欣不?”君莫笑步步紧逼。


“……”蓝桥春雪后退。


“说话呀。”


“我……”


“小蓝,我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跟你告白,还没想好,你却主动上来了。”叶修的声音带着温暖的笑意,“哥这恋爱副本,居然让你抢了首杀。早知道啊……当初我就先下手为强。”


“……”


“小蓝?小远?还在么?”君莫笑走了过来,伞尖在他蓝桥春雪身上捅捅,冒出个-10的小血花。“人呢?”


蓝河茫然坐在电脑前,已经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半晌,他终于冒出一句:“大神,不要仗着你是寿星就为所欲为啊……别戏弄我了……”


叶修说:“我是认真的。今天生日,老板娘问我要什么礼物,我要的是一只手机。”


“什么意思……”已经完全阻滞的大脑完全消化不了眼下的信息,蓝河只能呆呆地问。


如同回答一般,他的手机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蓝河麻木地接起,对面是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远,我喜欢你。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就是你。愿意把你给我吗?”


血液快速流过大脑,蓝河宕机的精神世界终于缓缓转动了起来。


原来是你啊。


当初那个引导着我,走上了最适合自己道路的人。那个一直说着“最喜欢荣耀,不要放弃”的人。那个说着“遇到喜欢的人,就勇敢地上”的人。那个沿着既定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的,我最最喜欢的人。


蓝河深深吸了口气,眼中已觉微热。


“我……我愿意。生日快乐,叶修。”


 


END


 


*为爱#守候那对的故事,来自微博上一张截图,一个王者荣耀的玩家说,带你上分上排位,给你买装备,最后你说你是男的。男的也要和我在一起。图片找不到了。


 



评论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