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衣帽间

NightNightMare:

胜出


夫妻系列


各种老夫老妻设定,年龄二十五六上下


是英雄但是不忙,世界和平


各种OOC预警


夫妻系列总集


 






 


 


“你这件怎么还不扔啊?”


“扔什么?还能穿的。节俭懂不懂啊?”


绿谷出久从爆豪胜己手里夺过自己的西装套,仔仔细细翻看了一遍。好像有点儿脏了——他小声嘀咕计划拿到干洗店去洗,爆豪骂他土包子——那个贵牌子的礼服是不能洗的,这件衣服本身就是穿两三次就不会再穿不考虑清洗问题,是几年前爆豪送他的。绿谷听闻震惊他竟如此铺张浪费,为了一件衣服值得吗?


“怎么不值得?”爆豪胜己背过身接着翻那堆囤积的衣服,“虽然表面上只是个庆功会,但那次是你被完全认可为NO.1英雄的宴会,别被人家瞧不起。”


这么一说绿谷才想起来那天好多人都夸他身姿挺拔,他只当是鞋底加了内增高的功劳,没想到全在衣服上。有句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果然不假。


“你要是说浪费,这两件才是最奢侈吧。”爆豪从柜子深处拎出两袋,礼服在塑料套底下睡着,蒙了不少灰。两件白西装,里衬一套偏暗红一套偏墨绿,都是定制衣好料子专人设计,花了大价钱,却只穿了一次——他们的婚礼上。同系列设计还有一套燕尾服和绿谷出久独一件的婚纱——这件婚纱最为天价,而且并没有展现出它的真正价值。出于种种原因考虑绿谷没有把这件衣服穿到大庭广众之下,只在爆豪胜己面前穿了一次,很快被扯下来,脱的时候绿谷紧张坏了,生怕糟蹋了衣服,爆豪没管他,手指沿着露背罩上的薄纱往下探——有个男人愿意为你穿婚纱,任谁都等不了。


收拾完礼服堆需要扔掉的衣服已经垒满了椅子,绿谷还在试图说服爆豪留下那些,他觉得总归会有用,爆豪最烦他这种囤物症的老妈子习惯,平时就喜欢捡些破烂垃圾回家,前不久还捡了条狗。据心理学上说囤物是没有安全感的体现,爆豪胜己嗤之以鼻,他可不相信自己往那儿一立绿谷出久敢说自己没有安全感,就算是觉得不安全也是自己会随时拍傻他脑袋的不安全。


 


 


常服柜要更乱一点。


“这件和这件和这件........为什么完全相同的T-恤有三件?”


“啊.......是前年吧,在橱窗里看到很适合你的样子就买了一件然后发现你也拎了两件回家说是情侣装.......撞了啊。而且这个牌子是只换码不退货的。”他记得把衣服兴高采烈地拿给爆豪看的时候爆豪像刚吞了一只活蟑螂一样青了脸,但也不许绿谷把那件衣服再换码送人。你不是买来送给我的吗——这么说着去卧室换衣服了,绿谷对着剩下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哭笑不得。


“那穿出去过吗?作为情侣装。”


“有的吧?记得还造成了挺大的骚动上了头条的吧?”


“我怎么没印象?”


“你管过舆论报道吗?我们俩的公关都是我的团队在做的吧——话说小胜的事务所真的有公关部吗?”


“早就解散了——你的公关部比较好用。”


“是啊........可不都是处理你的事儿锻炼出来的........那这几件怎么办?”


“留两件吧,当家居服也不错。多出来那件给猪排垫窝。”


“........好吧。”


除了T-恤就是外套和裤子了,他俩的衣服总混在一起分不太清谁是谁的——除了带松紧带的裤子,被刻意放宽的那条绝对属于爆豪胜己没跑了。冬装外套屯得相对多,绿谷还翻出一件皮衣——他提着衣服打算嘲笑爆豪两句,被他恶狠狠一瞪没说出口。这件皮衣他有印象,高二有一年爆豪特喜欢穿皮衣外套,走路衣摆都带风,被A班众人调侃为“皮衣小王子”还在他生日时在雄英论坛众筹给他买了副墨镜做礼物——《只要一日元!仅仅一日元!用你手中的一日元为爆豪胜己的皮衣搭配墨镜吧!》——直到他们毕业这个话题仍旧在雄英流传。这段过往被爆豪胜己视为人生黑历史之一,谁提跟谁发飚,他封存了所有皮衣皮裤,没想到在这里余留了一件。


爆豪被他戳了痛处,同样要揪住绿谷的尾巴踩他一脚。他一眼瞄见里层抽屉露出一件熟悉的衣服的一角,一把拽出来,果然是他想的那件。绿谷一看见这件衣服就涨红了脸——水手服配丁字裤,是他自个儿买的情趣内衣,往事历历在目。


说来这件摊开不足一件背心大小的水手服不过是他们换装PLAY的开端,自那之后爆豪就不断强迫绿谷挑战各式装扮:护士装,旗袍,超短裙,兔女郎算正经的,他最喜欢的是绿谷那件英雄战斗服,其次是西装,总之越正经越好。不正经的衣服穿上以后过于脱离现实,绿谷出久就自暴自弃了,但平日里的正经衣服这时候给他换上他就害羞得很,罪恶感羞耻心爆棚。人嘛,总要在犯罪边缘来回蹦跶才能感受到别样的刺激。


理完了常服柜还有鞋柜,NO.1英雄齐刷刷摆了一排红色鞋子在柜子里,每双鞋子都有微妙的变化。爆豪常吐槽他穿红鞋这件事——“你是穿红舞鞋跳舞的珈伦吗?哪怕双脚脱离双腿也一直跳到森林里去?”绿谷捂他的嘴不想听他讲曾成为自己童年阴影的童话故事:“那是她的贪婪她的欲望,我只是喜欢红色!”爆豪本想反问他怎么可能无欲无求,但又不想与他争论他过于博爱的道德伦理观,这方面他们向来冲突很大,干脆作罢不管他。


反观爆豪胜己领域多是靴子,马靴皮靴长靴中靴短靴,就跟不把他脚脖子以上的部位包起来就没法走路似的。要么就是另一种极端,鞋帮低到几乎没有的船型鞋,带洞洞的塑料拖鞋。他俩各有一双洞洞鞋,蓝绿的情侣色,夏天在家天天穿。绿谷趁爆豪翻领带柜子的空档偷翻他的靴子,他的靴子很少,因为两人鞋码相差不大,有时一时兴起看自家男朋友穿靴子也眼热,缠着借来穿,却像遭了诅咒一样出门就踏进泥坑或是踩到运中大奖,几次之后爆豪再不肯借他。


正当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下楼去接原来是事务所催促他们动身出发,绿谷这才想起来整理衣帽间的初衷——找一套合适的礼服去参加酒会,上周某个任务召集了不少英雄强强联手,其结果自然是大获成功,这个酒会也算是加强各家事务所交流的有利场所,当初绿谷费了不少功夫劝爆豪与他同去。电话那边跟了绿谷好些年的经纪人知道绿谷的性子,提早就催促他,说已经有不少英雄提前到了,让他俩动作快点儿。


“小胜!衣服——衣——”话说到一半一套西装迎头砸下来,接着是鞋盒子和领带盒子,爆豪胜己连配哪双袜子都给他挑好了。


“拿去换!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忘性那么大?动作快点十五分钟以后就走。”


绿谷抱着衣服鞋看着另一半永远的背影觉得有点想笑,他敢赌一百块爆豪挑给他的衣服绝对是和他的情侣同款。换衣服时领子后边竟然还挂着标牌,看样子是新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照旧是贵衣服,他没剪吊牌把牌子塞进衣领的小动作被爆豪胜己发现,操起剪刀就剪掉,让他断了退货转手这套衣服的心思。


 


 


酒会上虽然有媒体应酬,但大多也都是熟人。刚开始的前半段还颇有上层社会精英的交流架势,人偶与爆杀卿情侣装出入照旧被花样抓拍,两人肩并肩侃侃而谈熟练应酬着——再不擅长的事情长期锻炼之后都会变得老练。绿谷出久抿酒时还记得挺直腰板不松懈,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的时候手足无措的样子活像小学生进了夜总会,刘姥姥进大观园。那一次也是和爆豪胜己同行,当晚爆豪胜己与他的第一个互动就是佯装亲密地微笑靠近,在他背上轻拍了一下。


“挺直。”


是啦是啦,小胜一直是挺直腰板做人的,做英雄也一样。


 


 


酒过三巡到了下半段,少数不胜酒力的英雄开始变得略微不正常起来,媒体这时早已陆陆续续散了,原先的高级酒会开始弥漫居酒屋的快活空气,切岛一只脚踏到椅子上与上鸣划拳,上鸣想在女生面前耍帅却输了个响叮当,另一边丽日缠着八百万做牌出来,四处拉拢人玩麻将。绿谷见状偷偷拉爆豪衣服建议偷溜,八百万和丽日一个创造一个递牌联手出千无人能敌,再站下去铁定要被拉去输钱。两人和主办方打了个招呼,趁着场内混乱成功脱出。


初秋的夜晚甚是凉爽,今天天气好,月光如日光,这个点儿已经叫不到计程车,两人又都喝了酒,就决定一路走回家。绿谷酒热上头脱了衣服甩来甩去蹦跶,像个小学生一样。爆豪胜己盯着他西装马甲勾出的腰线默不作声。


路过某所学校的时候绿谷觉得眼熟,走出去一段儿想起来,复折回去眯着眼睛读牌子。爆豪知道他这是醉了,要不怎么那么简单“折寺”两个字都念不出来?


“小胜小胜,我们翻墙进去吧!”绿谷出久兴致勃勃,也不等爆豪答应,使了个性一跃就跳过了围栏。折寺中的安保打从他们读书那会儿就不严格,每逢夏天总有学生约来夜晚试胆。绿谷的脚步声消失在墙的那一头,爆豪叹了口气翻过去跟上他。


“这桌子好小啊.......黑板和讲台也是!”已经是职英的的成年人满脸怀念,他催另一个成年人坐到自己斜前方,两手托脸看着他。


“我以前,就是这样看着小胜的——只有后背,你从来不回头看我。”这话他说的轻巧,空气沉重。打小到大青梅竹马那么多年,他们从没断过同校同班的孽缘,每次排座位抽签绿谷出久的座位都在爆豪胜己后面——除了小学五年级某一次抽到了前排,可班上后排一个女孩找到他说座位太后面看不清黑板,老好人就和他换了,从正数第一排掉到倒数第一排,爆豪前他整三排。


“你就在那看着我不挺好的。怎么,有意见?”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出了教室教学楼里转了一圈,爆豪胜己也找到了个当年的熟悉地方,他唤绿谷出久过来,一招擒拿手抓腕压臂把醉鬼不轻不重摁在地上:


“记得这儿不?”


“疼疼疼疼——肯定记得啊!你不就老是在这儿打我的吗?”


从幼稚园绿谷单方面挨揍就是家常便饭,国中前两年最惨,这个墙角有他所有的青春记忆。不是没反抗过,每次都打不过,直到进了雄英才险胜一回——也是难判输赢。爆豪松开钳着他的手,把绿谷扶起来站直了,理理他乱七八糟的衣领。绿谷出久穿西装好看,今天的里衬是深红衬衫,月光打下来暖色转冷,他脸上带点红晕,不知道在想什么,傻乎乎地笑。




 


爆豪胜己吻他,十多年前的每一次把他堵在这个墙角的时候都想吻他,最后换成拳头接触他的脸和肚子,收回来时蹭上凉凉的眼泪,再看被欺负的人一脸倔强。




今天绿谷出久的嘴唇还是凉凉的,但他笑了,他觉得爆豪胜己亲他的感觉像初体验。初恋都是肤浅的。


 






 


END


 


 


 


 


 


 










 


卡了大概好几百年终于出来咯.........【躺着逼逼】

评论

热度(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