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猪排和辣椒

NightNightMare:

各种胜出老夫老妻设定,年龄二十五六上下


各种OOC预警


依旧假车


夫妻系列总集


 


 


 


 


猪排和辣椒


 


 


绿谷出久抱着猪排回家的时候爆豪胜己正在和辣椒大眼瞪小眼——大眼的是辣椒。等爆豪转过脸来看绿谷的时候他们还是大眼瞪小眼。爆豪仍旧是小眼的那一个。


绿谷把狗举到爆豪脸前,很好心地介绍他们认识:


“猪排,这是小胜。”


“小胜,这是猪排。”


然后他看见爆豪手边的那只颜色鲜艳的泡泡眼金鱼,这金鱼给了他一个泡泡以示友好。


“小胜,这是谁啊?”


爆豪冲金鱼翻了个白眼很没好脸色,看起来想吃炖猪排也想吃红烧锦鲤。


“辣椒。”


猪排往前凑凑闻了闻鱼缸,辣椒哗啦一个转身给了它一尾水花。至此,两人一狗一鱼算是都相互认识了。绿谷抱着猪排去洗澡,爆豪往鱼缸里丢鱼食,过了一会儿他想起来自己还得料理真正的猪排喂给绿谷出久,鱼缸往客厅茶几上一推,进厨房做饭去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绿谷出久在终于开始交代猪排的来历。






他们并不是刚进入中学就关系恶化的,绿谷出久摸不清楚,但爆豪胜己知道一切的起源都是那个没头没尾的梦。这个梦像是一个诅咒一个恶鬼,夜夜都来寻他,梦里绿谷出久正在教室里做体育课的课前准备,他只是简单地脱掉制服换上体操服,班上那么多男生爆豪胜己却控制不住去盯绿谷出久笔直素白的腿——除了膝盖骨的凸出丁点儿都不像是男孩子的腿。他换衣服的情景那么真实——也不可能不真实,因为白天的时候爆豪已经看过了并深深印在了他脑海里。但不同于白日的换完衣服一窝男生一涌而出去上体育课,梦里爆豪实实在在地摸到了那双腿,然后那双腿打开,他的幼驯染一脸迷茫做着无声的邀约。


绿谷出久夜夜都来寻他,给他留下忘不掉的梦朦胧的情感和冰凉凉的内衣裤。爆豪被折磨得几乎心力交瘁,夜不敢寐但是又无比期待,期待能做那些白日里做不了的事然后怀疑自己心理变态。虽然他们还没有上过生理课但生理课本已经发到手里了,男生们早就聚在一起讨论朗读那些“新知识”相互推搡着笑,就像在厕所里小解的时候会暗地里比较大小那样。


这样的梦让爆豪很害怕,对待绿谷出久的态度也就好不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班上的同学已经跟随着他的态度集体孤立了绿谷出久,即使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发现绿谷被孤立的时候爆豪还是有一丝自责的,不过他很快释然,算了,都是理所当然。


我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靠近。


 




“慢死了.......”爆豪平躺着“吃白食”,还要投诉不尽兴的用餐体验。






等他们完事的时候再去看那条鱼,它已经在水渍里不动弹了。绿谷蹲下来的时候屁股还有点痛,他一脸的痛心疾首,纵欲误事啊.......过了这么多年虽然他已经不在执着于去夜市捞金鱼但对金鱼的喜爱还是一样的,他很小心地捧起金鱼的尸体郑重表示要把它埋在院子里,安慰这个被二人一狗共同谋杀的小生灵。爆豪拿拖鞋尖戳他的屁股赶他去一边自己好收拾玻璃渣顺带嘱咐他再次好好安顿一下猪排,这次要是安顿不好再来八百回讨好戏码全没用。


“你怎么对辣椒一点感情都没有啊?!”绿谷把辣椒的尸体捧到爆豪脸跟前抗议,“辣椒是你带回来的而且你是这起谋杀案的主犯!”


可拉到吧您那,爆豪送他一个白眼,该哪儿凉快哪儿凉快去。


绿谷出久愤怒又悲伤地到小花园里凉快去了。


 


 


今天下工比较早,爆豪最后巡街的地方是个夜市,脱下战斗服的时候他想着不如顺带着去转一圈吧,结果不但转了还在金鱼摊前停步了。多年没捞过技术有点生疏,五个网子才把那条红尾巴鱼拿下,他看见这条鱼的第一眼就想起了绿谷出久,绿谷出久红红的脸,绿谷出久红红的耳朵,绿谷出久的身体火一样烫。


以及他身上刚刚愈合的红红的伤疤。


 




















这个系列就很想在有主题有系统的情况下写遍想写的梗开遍想开的车,不过从来不豪华就是了。


总集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