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09

Izutoki: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你现在在哪儿?”


 


绿谷出久听着听筒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吓得直接就挂了电话。他是万没有想到爆豪胜己会在这个时候把电话直接打到他本人这儿来的。


他早就知道自上次他与爆豪的访谈之后,爆豪胜己不止一次的打电话到杂志社来找他。前两次他都尴尬而惶恐地让同事帮忙接了转接来的电话说他不在办公室,之后同事知道他不愿意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都帮他推掉了。


绿谷出久自己也想不出有什么原因能让爆豪胜己一直打电话给他,思来想去除了威胁他不要在报导中乱写些对他不利的事情以外,似乎爆豪胜己并没有更多地找他的理由了。


虽然他单方面的憧憬着爆心地,并且一直希望能够成为爆豪胜己那样的人,但是作为对方的幼驯染,他们的关系实在是太过不堪了。或许最开始还有那么一段算得上平等相处的时光,但那段时期连他们认识的时间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便都是强者对弱者的欺压。


 


你一个无个性的Omega,到现在还妄想着成为英雄吗,啊?!


 


他永远忘不了爆豪胜己扯着他的衣领怒吼出来的这句话,而在这句话之后发生的事情,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抹除却根本没办法忘却的记忆。


 


他揉了揉自己的后颈。


 


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在他的手心里不断地叫嚣着,温和的铃声却在此时此刻显得无比刺耳。他实在不想接起这个电话,明明他已经很努力地躲着爆豪胜己不去招惹他了,为什么连这样都逃不过呢。


不管怎么想,在出了那样的新闻之后,这通电话后面要么是怒火的宣泄,要么是残暴的威胁。不论是其中哪一种,绿谷出久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承受。


 


我已经足够了解自己有多令你讨厌了啊,小胜。


所以不能放过我吗?


 


可是电话依旧执着地想着。


如果我不接的话,小胜一定会不断地打过来的吧。


 


他深吸了口气,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认命地接起了电话。果不其然,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了爆豪胜己的咆哮。


“你他妈的为什么挂老子电话!”


 


答案还不够显而易见吗?绿谷出久想着。


然而他说出口的却是抱歉。


他好像已经非常习惯在爆豪胜己面前说这两个字了,即使他此时此刻被悲伤的情绪淹没,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无比诚恳,听不到歉意以外的情绪。


 


爆豪胜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实在是过于差了。但这怎么能怪他呢,废久突然挂他电话还半天不接,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快急死了。他抓了抓自己支棱的头发,尽量让自己说话不那么冲:“算了,你在哪儿?”


 


“在家。”绿谷出久老实地回答。


 


“地址告诉我。”


“诶?”


“地址,告诉我,”爆豪胜己重复道,“别让我再说一次了。”


 


绿谷出久把自己的地址说了出来。


反正也没什么好藏的,爆豪胜己既然有办法搞到他的电话,自然也能搞到他的地址,倒不如他自己说出来,还省去一桩麻烦。


 


“呆着别动。”


 


爆豪胜己丢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绿谷出久握着没了声音的手机发了会儿呆,才沉默地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喝了,然后把水壶和杯子都收进了橱柜里,想了想,又把桌上放着的笔记本塞进了电脑包,又把墙角的花盆搬到了卧室,四周环顾了下,确认自己不大的客厅里没有别的危险或者贵重的东西后,才又在沙发上坐下。


反正不管怎么想,小胜来找自己无非是想当面揍自己一顿吧。就像那条新闻里叙述的那样,作为受害者的男孩子就像是爆豪胜己的出气筒一样,只要爆豪胜己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十有八九他都会将愤怒发泄在那个被描述得可怜兮兮的受害者身上。


虽然其实不大对,更多的时候爆豪胜己根本都不愿意在他这样一个“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但不可否认他的少年时期确实因为爆豪胜己这个人而充满了阴霾。不论绿谷出久怎么努力想要站在爆豪胜己的身侧,一次又一次的结果却都在逼迫他选择放弃。


 


现在这就是你不愿意放弃的代价了,绿谷出久。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又不是第一次被揍了,而且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要比以前好上不少,恢复起来应该也快些。


只要别砸烂什么东西或者严重到他没法正常工作,就随便他吧。


毕竟小胜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了,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的。


 


他木楞地想着,手握成拳指甲陷进肉里都没意识到。


 


直到他听见自己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在门口了,开门。”




tbc.

评论

热度(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