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瓶花黑邪】一个不合常理的童话故事

ㄣ輕夜陌_/↘:

*童话风,纯娱乐
*OOC预警!




解国的公主被巨龙掳走了。


吴国的小王子吴邪百般无聊的用手上的银叉子怼着面前那一小块巧克力蛋糕,直到最上方的草莓彻底被戳烂成糊状才满意的停手。


“你就算把盘子戳烂都没个屁用。”一旁捧着圣旨的国师黑瞎子打了个哈欠,“认命吧,你亲爹下的旨,要你去救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公主。”


“我靠,青梅竹马就算了,什么时候成未婚妻了?”吴邪“咚”的一声倒在桌上,额头正撞上桌角,疼得他龇牙咧嘴,“上一次见着小花都十几年前了,我哪知道她现在长啥样啊。万一是个歪瓜裂枣的,我费尽千辛万苦把人救出来了还真要和她结婚?拜托,现在不流行父母包办婚姻了啊。”


黑瞎子扶了扶墨镜,一本正经的开口到:“歪瓜裂枣倒不至于,听说解国公主肤若凝脂面似桃花,倾国倾城一眼万年……”“停停停,打住打住。”吴邪翻了个白眼,“鬼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你又没见过公主真人长啥样。”


黑瞎子耸了耸肩:“总之国王殿下下旨了,要你三天之内动身去解救公主,救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我靠,这绝对不是父皇下的旨,三叔,一定是三叔!”吴邪气的一拍桌子,下一秒龇牙咧嘴的甩了甩拍红的右手,“……算他狠。”


“唉,那你说我去挑战恶龙,有多大概率能赢啊?”黑瞎子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坐没坐相懒成一团的小王子,颇为头疼的叹了口气:“百分之百吧。”


“这么厉害?你不会是骗我的吧?那恶龙这么弱那?”吴邪惊讶的甚至忘了合上嘴。


“对啊,你是百分之百输定了,没得想。”




公主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巨龙掳走的。


那会儿公主躺在她五百平米的大床上,穿着粉红色的碎花小裙子,怀中抱着自己心爱的宝剑,正要坠入梦乡。


一阵寒风把她吹醒了。


她一睁眼就看见巨龙的脑袋和那双比自己脑袋还大的眼睛,沉默片刻公主开口到。


“你把我的窗户撞碎了。”


巨龙第一次碰见这么“配合绑架”的公主,虽说这也是他第一次绑架公主。他看着公主爬下五百平米的床,打开两米多高的镶金衣柜,换上外出的服装又熟练的打包好自己的东西,最后对着他拍了拍身边的包裹:“我收拾好了,出发吗?”


骑着巨龙的不一定是龙骑士,还有可能是公主。


巨龙背着公主和包裹在夜空中飞行时还能听见公主愉快的笑声:“从这个高度俯视王国还是第一次。”公主伸手摸了摸巨龙背上坚硬的鳞片,“说起来,你会说话吗?”


巨龙沉默了好久,在公主几乎以为他没有听见自己的问话时,轻轻的“嗯。”了一声。


低沉悦耳的男声。


得到回应后公主锲而不舍的追问到:“那你能便成人吗?童话里都是这么写的。”


这次巨龙沉默的时间更久,直到他们快要着陆的时候他才回答到:“可以。”


巨龙的城堡在森林深处,要突破重重阻碍才能进入,不过这对于翱翔天空的巨龙而言算不上什么。公主带着包裹落地的同时他就变成了人形,清秀的面容搭配着一双纯黑的如同黑宝石一般耀眼的眸子,微长的刘海稍稍遮挡住他的眼眸。微抿的嘴角紧绷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若不说出去,怕是没人相信面前这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男子就是掳走公主的巨龙。


公主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男子,大大方方的伸出右手来:“解雨臣,很高兴认识你。”


巨龙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先前在公主的寝宫里为了避嫌他并没有仔细看公主的模样,这会儿面对面他才觉察到几分的不对劲。


比如,这个公主是平胸,甚至还有喉结。


穿着粉色睡裙的人不一定是公主,也有可能是从小被当做公主养大的王子。


巨龙纠结了一下是把人送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身边,最后他有些认命的轻叹一口气,握住了公主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右手。


“张起灵。”




吴邪小王子最后还是被连哄带骗的“赶”出了城堡解救被巨龙掳走的公主。他气呼呼的踹了一脚城门然后“哎哟”一声抱着脚坐回地上。


城门是灌铜铸芯,足足有五米高,这一脚下去他差点没把自己脚骨给踹断。


既然是要解救公主,那车马人手和武器肯定是不能缺的。吴邪满怀期待的找到接应的地点,待看清楚接应的人后气的一口气差点没跟上来。


那个牵着一头驴子一头马带着墨镜冲自己笑出八颗牙齿的人不就是才打过照面没多久的国师黑瞎子吗!


“我的军队呢?我的士兵呢?我的坦克大炮原子弹呢?”黑瞎子“噗嗤”一声眼泪都要笑出来了:“梦还没醒呐?咱这是去解救公主又不是去攻打月球,还坦克大炮原子弹呢,会拉屎蛋蛋的驴倒是有一头。”


像是为了应和黑瞎子的话一样,那头原先还在啃草皮的驴忽然抬头嚎叫一声,接着后蹄一撅,“噗”的一声巨响,几颗圆滚滚的屎蛋蛋滚到了吴邪脚边。


吴邪气的身子直抖:“带上你的驴,回去!”黑瞎子“哎”了一声:“得得,王子的命令不敢不从。”右手的缰绳一紧就牵着驴子晃晃悠悠的往回程的方向走。眼看那一人一驴走出老远了,这头吴邪捏紧拳头一咬牙:“回来!叫你走你还真走!还不快跟我去屠了那巨龙把公主救回来!”


等到真正要启程的时候吴邪小王子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等等,不应该我骑马你骑驴吗?”


黑瞎子悠悠闲闲的回头瞥了他一眼:“你觉得咱俩身手谁比较厉害?”


“……”


“你打的过巨龙吗?”


“……”


“一般骑马的都是打前锋的,真正碰上巨龙第一爪子肯定是冲着马来的。”


“……”


“你别小看那驴,它逃跑起来比这马还快。”


“……”


“你要不喜欢咱俩换一个?”


“不了。”吴邪有气无力的把脑袋埋在驴脖子上,“我晕马。”




巨龙的城堡里堆满了金银财宝武器装备,服装家具乃至娱乐设施一应俱全,繁华程度可以和皇宫媲美。


但是公主很快就遇到了他的公主生涯中的第一个大危机。


“你……平时就吃这个?”解雨臣穿着真丝和金丝编织的公主裙坐在镀金的长桌边指着琉璃盘中那只血淋淋的死兔子满脸纠结的看着对面正在极其优雅的用银制刀叉分割盘中兔肉的巨龙。


张起灵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解雨臣,认认真真的思考了片刻开口到:“还有鹿,在花园里。”


解雨臣被他气笑了:“我的意思是,你不吃熟食吗?”


巨龙优雅的吞下一大块兔腿肉,擦了擦嘴角残留的鲜血,冲着公主露出一副“不然还要怎样”的表情。


好在城堡里有厨房也有柴火,只是没有打火石生火便是一个问题。解雨臣左手拉着裙边右手捏着两根木柴,思索片刻后转身把木柴递到张起灵手中。


“喷火,你会吧?”


人形的巨龙瞥了一眼面前有些兴奋的公主,指尖在木柴顶端一搓,金色的火苗“呼”的一声燃起。他很自然的捏着木柴绕过解雨臣到炉灶边生火,刻意忽视了公主有些幽怨的眼神。


事实证明公主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巨龙对此相当满意。吃了大半只烤兔子做晚餐的解雨臣一边用丝巾擦拭着嘴角一边“观赏”对面的张起灵极其优雅的吃完了第八只兔子。公主的视线在巨龙平坦依旧的肚子上停留片刻,开始思考刚刚那些兔子到底被吃到哪里去了。


等到就寝的时候公主又遇到了他公主生涯中的第二个大危机。


“你一定要跟我睡一张床吗?”解雨臣抱着枕头裹着被子面色不善的盯着床前翅膀已经伸上床一半的巨龙,像极了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妇男。


“……”巨龙沉默了片刻收回翅膀,“他说,和公主一起睡,可以生龙蛋。”


解雨臣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全都僵住了:“谁,谁说的?”


“黑色的国师。”


这次轮到解雨臣沉默了。他努力组织着语言:“先不说种族问题,虽然我是公主,但怎么说我也是男人,男人是不能生孩子的,也不可能给你生龙蛋的,就算一起睡也不行。”


巨龙扑扇了一下翅膀,巨大的脑袋垂了下去,纯黑的眼眸里满是委屈的意味。公主的小心脏颤了颤,又颤了颤,最后一咬牙。


“嘶,你的翅膀压着我的胳膊了。”


“……”


“爪子往外挪一点戳到我了。”


“……”


“头发!”


“……”


“你能变成人形吗?”


最后公主是在巨龙的臂弯里睡着的。变成人形后的巨龙体温稍低于常人,公主被他连哄带骗的抱在怀里,枕着巨龙的心跳一点点坠入梦乡。


不知怎么的,公主觉得心痒痒的。




王子骑着小毛驴,哒哒哒的跟着白马国师朝着巨龙的城堡前进。他们一路披荆斩棘风餐露宿,最终到达城堡前,王子英勇的和巨龙搏斗,最终打败了巨龙救出了公主。


当然这只是吴邪小王子的臆想罢了。


毛驴背上不算舒坦,一路颠簸下来吴邪觉得自己屁股要开花了。他有气无力的抱着毛驴的脖子,第十次问到:“我们到了吗?”


“按照这个速度,下个月大概能到。”骑着白马开路的国师放慢了前进速度,“你这个速度,比走路也快不上多少,估计咱俩到的时候公主早给巨龙吞肚子里消化的渣都不剩了。”


“怪我咯!”吴邪气呼呼的拍了一把毛驴屁股,但这一下并没有起太大作用,他甚至差点被发火的毛驴直接甩泥潭里。“你要把马让给我我明天就能救下公主回城了。”


“哟,口气不小?”黑瞎子笑眯眯的勒停了白马,“来试试?”


吴邪噎了一下,他早先想伸手摸摸白马的鬃毛都差点被马蹄子伺候,这会儿真骑上去怕是没见到巨龙自己要被一匹马给先了结了。他咬了咬牙又咬了咬牙,最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慢就慢,没听说过慢工出细活吗?”


“你其实可以和我一匹马。”


“不需要!”


天黑之前王子和国师终于到达了巨龙所在的森林的边界。森林里有许多甜美多汁的灌木和果实,王子的毛驴见了这些就再也挪不动蹄子,任由吴邪打骂也不肯前进一步。等吴邪差不多快要放弃的时候它又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头扎进一侧的灌木丛里。吴邪气的直嚷嚷要吃驴肉,过了一会又听见灌木丛那头传来一阵毛驴的惨叫声。


“不好,大概是巨龙来找食了。”黑瞎子眉头一皱,吴邪步子刚迈出去又吓得收了回来。


“不对啊,如果是巨龙那不正好吗,在这里把它解决了就省得我再跑了。”吴邪忽然脑子一转,提着剑又急吼吼的往里冲,黑瞎子无奈的摇摇头,拴好白马晃晃悠悠的跟在后面。


吴邪拨开丛丛灌木正要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出场,忽然发现哪有什么巨龙。面前草地上背对着他半蹲着一个人,正在用手上的匕首给地上的毛驴放血,那人的脚边还放着几只死兔子,看样子是出来打猎的。


这下王子更气了:“唉我说你,怎么杀别的家的驴呀!”他正要上前理论一番,视线正好对上那人回转过来的眼眸,剩下的话就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半蹲着的男人有一张姣好的面容,微长的刘海稍稍遮住他那双宛若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听见吴邪的问话他站起身来:“抱歉。这里很少有人来。”他又伸手指了指自己脚边的兔子,“给你,补偿。”


吴邪下意识的想回答不用了,身后的灌木丛里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吓了他一跳,面前的男子反应更快一些,在声音响起的同时他已经朝着反方向的灌木丛跑去,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影子。剩下吴邪一个人抓着剑面对不知名的危险。


悉悉索索的声响越来越靠近,接着灌木丛里冒出一副黑色的墨镜来。吴邪被气的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你来了不能说一声吗?吓死我了。”


“我哪知道你胆子没耗子大。”黑瞎子一眼瞥见草地中央的毛驴和兔子,“哟,你屠龙还顺手屠了兔子?”


“去你的,一个小哥把驴当成没人要的给顺手宰了,那几个兔子算是补偿我们的。”吴邪拔了根草叼在嘴里含着,“还不是因为你,把人家小哥给吓跑了。”


黑瞎子眯着眼思索了片刻,忽然冲着吴邪一咧嘴:“得,现在就剩一匹马了,咱俩搭个伙一起骑呗?”




公主就这样在巨龙的城堡里住下了。巨龙的城堡里有许多藏书,公主白日里就一股脑儿扎进书房。天气好的时候巨龙会带着公主到花园里观赏他养着的奇花异兽,或是带着公主到森林里打猎。巨龙的城堡里没有阿谀奉承的面容也没有繁杂苛刻的规矩,除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巨龙总要抱着一起睡之外公主找不出什么不足。


倒不如说,公主更喜欢现在的生活。


巨龙的后院里养了一群小黄鸡,公主原先以为它们和兔子一样都是巨龙的储备粮,后来才发现他错了,巨龙是把它们当成宠物养的。


解雨臣端着小米站在篱笆边,看着中央人形的巨龙蹲下身来,摊开的掌心里有一小撮黄澄澄的小米,如同小鸡嫩黄的嘴一样。


毛茸茸的小鸡将张起灵团团围住,“叽叽啾啾”的吵着嚷着,柔软的爪子扒拉住他的指节,稚嫩的喙啄在掌心里酥酥麻麻的。这时候张起灵脸上会有几丝难得的笑意。


巨龙先生外表看上去有些可怖,但实际上是很温柔的呢。公主心想,如果可以的话,在城堡里待一辈子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公主住在巨龙城堡里的第六天时,戴着黑色墨镜的国师骑着白马载着王子前来“拯救被巨龙绑架的公主”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偷袭,攻其不意。”吴邪半窝在黑瞎子怀里,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打量着不远处的城堡。


“恩?那多麻烦。”黑瞎子踢了脚白马的后腿,吴邪只觉得白马的速度猛地加快,吓得他一把抓住黑瞎子的衣服:“卧槽你想干嘛?”


“有人吗?有龙和公主在吗?”黑瞎子吸了口气,冲着城堡大门的位置喊了一声。吴邪气的转身就要捂他的嘴,就听见身后“吱呀”一声。


“有。”


带着国师和王子进城堡的是人形的巨龙。那会儿王子还沉浸在“和送了我兔子的帅气小哥重逢”的喜悦中,等到了会客厅见着了公主后他傻眼了。


“所,所以说,你是龙?!”吴邪的眉毛快拧成一朵蝴蝶结,在接受了“小时候漂亮的小姑娘其实是男扮女装的王子而不是美丽的公主他的喉结甚至比我还大”的现实之后,他又被迫接受了“原来在森林里遇到的帅气小哥就是掳走发小的巨龙”以及“发小不是被迫的他们两情相悦甚至想生龙蛋”的事实。


“所以说,我这次的英雄救美行动,根本就没必要?”吴邪懊恼的趴在桌子上,黑瞎子顺手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是这个理,而且你不把公主带回去,恐怕连城门都进不了。”


吴邪抬眼看着面前明显不愿意离开的解雨臣,又瞥了一眼一脸淡定的张起灵,沮丧的把脑袋埋回原位:“那咋办,叫我跟小哥打一架?他人形我都打不过。”


“试试看呗。”黑瞎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对面的张起灵和解雨臣,“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自己有多菜?”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森林深处有一只巨龙,他的城堡里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贪婪的国王派出军队想要打败巨龙占领财宝,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被巨龙打败。愤怒的国王将女巫绑在高高的十字架上,用干稻草燃起熊熊烈火逼迫女巫对巨龙施下诅咒。


女巫在烈火中融为灰烬,被诅咒的巨龙永远的被困在了森林里,只有月圆之夜他才能变成龙形飞离森林,但若是天亮之前他的双脚未曾踏入自己的城堡,他就要在阳光下化为一团云烟。


黑色的国师告诉巨龙,只有邻国的公主才能帮助他解开诅咒,而若是与公主同床而眠公主便会为他诞下龙蛋。然而巨龙未曾想到,公主也可以是男扮女装的王子。


吴邪小王子双手紧紧握着剑,面前龙形的巨龙安然的看着此刻显得格外渺小的王子。“喂,”站在高台上看戏的公主紧盯着不远处的巨龙,嘴里却是在招呼身边的国师,“是你让张起灵把我抓来的。”


“您说是,那便是了吧。”国师笑眯眯的看着拎着宝剑的王子被巨龙翅膀扇出的风吹出老远,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朝着王子的方向走去,“反正对您而言,也没有什么损失。”


王子“呸呸呸”的吐着吃进嘴里的泥沙,看着走过来的国师一撇嘴:“什么嘛,这怎么可能打的过,三叔是叫你带我来送死的吧?”国师笑呵呵的把他从地上提溜起来,拍干净衣袍上的灰尘又摘去脑袋顶上的树叶:“别急,我去跟他谈谈。”


国师和巨龙密室谈话的时候王子和公主也在花园里回忆童年。“我那会真以为你是女孩子。”吴邪瞥了眼解雨臣身上华丽的长裙,“老实说,小花你现在也挺像女孩子的。”


解雨臣正要开口余光扫到花园一角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来了。”吴邪跟着看过去就见着黑瞎子牵着白马悠悠闲闲的朝着两人的方向走来。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回也是回不去的。我最后琢磨一下,哑巴在森林边还有一处小屋空着,要不咱俩先去那头避避难,等你家父王后悔了咱俩再回去。”黑瞎子笑嘻嘻的指了指马背上的行李,“喏,哑巴给的,够你挥霍一阵了。”


吴邪皱着眉,看了眼黑瞎子又瞥了眼解雨臣,眼睛眨巴眨巴最后咬了咬牙:“那,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送走了“私奔”的王子和国师,公主收拾好一桌丰盛的晚餐,提着裙边顺着楼梯一路向上寻找着巨龙。他最后在城堡最高层的阁楼里找到了他,巨龙化成人形安静的站在阁楼的窗户边,窗外血色的残阳正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巨龙转过身来,他的眸子在没有点灯的阁楼里显得格外明亮。


“下一个满月,我送你回家。”


公主还是骑在巨龙的背上被送回的寝宫。寝宫的窗户玻璃刚刚换好,又被巨龙“砰”的一下撞碎,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上倒映着天上的明月,公主的床边像是缀满着一地的月亮。


公主慢吞吞的收拾好东西,换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着的睡裙。他站在巨龙的面前注视着巨龙比自己脑袋还大的眼睛:“你要走了。”


巨龙没有回答,他只是安静的眨了一下眼睛。他在公主的示意下垂下了脑袋,公主温暖的双臂抱住了他的下巴:“我会很想你。”


公主踮起脚尖亲吻了巨龙,他震惊的看着巨龙“砰”的一声在烟雾中变成人形,一把将自己搂在怀中,加深了这个本该代表着离别的吻。


巨龙的诅咒解开了。


“喂等等,睡觉就好好睡觉,你扒我的衣服做什么?”“国师说,这样可以生龙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男扮女装的公主叫做解雨臣,他爱上了一个叫做张起灵的巨龙。巨龙被女巫施下了诅咒,而代表着真爱的吻解除了这个诅咒。


穿着公主裙的不一定是公主,也有可能是男扮女装的王子,而能骑在巨龙背上的也不一定是龙骑士,也有可能是会被巨龙骑的公主。


骑着白马的也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黑色的国师,他的身边还有一不小心被国师拐走的王子。


他们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THE END——————

评论

热度(77)

  1. ✿墨蒅✿ㄣ輕夜陌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