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胜出/佐鸣/土银/杀犬/黑邪黑瓶/墙头多!冷cp爱好。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05

Izutoki: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噗通——噗通——”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Alpha身上不算好闻的火药味信息素对于他刚刚脱离发情期的身体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刺激了,仅仅是这样面对面站着都让他两腿发软。他完全不敢抬头去看对方此刻的表情,他将之前抱着的文件紧贴在自己的胸前,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心跳声不那么明显。


 


但是爆豪胜己哪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他扳着绿谷出久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绿谷出久作为一个无个性的Omega是怎么都不可能反抗的了他的。


废久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只会令人不爽地躲避他。


 


“爆心地先生。”


 


绿谷出久赶在对方有所动作之前开口,马上便感觉到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指收紧了,爆豪胜己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称呼他。


他一定是不开心了。绿谷出久想。


但是他想不出更适合这种场合的称呼了。


疼痛正好使他被信息素干扰的脑袋更为清醒。他合上了眼睛避免里面快要装不下的情绪就这样泄露出来,他一字一顿地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爆豪胜己简直要笑死了。


即使他掰过他的脸,他也闭着眼睛不愿意看自己。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身处杂志社,他一个Alpha人气英雄将一个普通Omega社员按在墙上,万一有人路过,他们这不清不楚的一幕便会被记录下来……


 


“请问爆心地先生是想被误解和我这样的人传绯闻还是想被报道性骚扰行为呢?”


他并非妄自菲薄,只是觉得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自己成为爆豪胜己的麻烦。毕竟爆豪胜己已经足够讨厌他了,过去就是这样,现在一定也不例外。如果还有办法能让对方想起自己的时候厌恶的成分稍微少那么一点,绿谷出久是绝对会那么做的。


 


爆豪胜己真的是没想到,他特意找上门来,在本来是他的休息日的时间参加一个他根本就觉得没什么所谓的狗屁专访,甚至还特意提前到了,结果就是来看这家伙是怎么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听他虚伪地喊自己“爆心地先生”,然后说这些毫无营养的鬼话吗?


还说什么“性骚扰”?


“废久你胆子还真是大了不少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无论如何绿谷出久都认为爆豪胜己应该快些放开自己,即使他是杂志社内部员工,但任何一个杂志社都不会放过这种一眼看去就爆点无数的事件,只要他们被拍到,无论被写成什么样子,都会在之后一段时间里给爆豪胜己带来一大堆麻烦。


 


“呵,那七年前你怎么不实话实说?”


 


绿谷出久没有说话,他怎么都想不到爆豪胜己会把那件事情拿出来说,他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站着的其实是一个恶鬼,正想要把他的心脏掏出来看看。


 


因为我喜欢你。


 


“七年前的什么?”他茫然地看着爆豪胜己,“我不记得了。”


 


不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了,爆豪胜己放开了他。


绿谷出久从爆豪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挪出来,然后对着他鞠了一躬。


“下午的专访还请多多关照了,非常感谢您的到来。”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撑在绿谷出久身侧的那只手。


 


不记得了?


他呼吸着残留在原处的纯净的仿佛没有被任何东西污染过的浓郁青草气息。


那倒是解释解释这个味道是怎么回事啊!


 


访谈开始时绿谷出久已经将状态调整得很好。在踏入访谈室之前他便给自己不断洗脑,告诉自己自己和小胜现在只是采访者和被采访者的关系,把他当做普通的人气英雄来对待就好了。


虽然有监控室的人看着,但访谈室内部其它人都退出去只剩他们两个人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忍不住紧张得吞咽了口口水。不过他很快便按照之前前辈教导的那样询问爆心地是否能允许他在他们的谈话过程中打开录音笔以协助记录,像一个训练有素的专访记者那样礼貌而诚恳。


爆豪胜己意外地答应了他。


 


由于爆豪胜己的配合,访谈进行得倒是出人意料地顺利。绿谷出久有条不紊地带动访谈进行,爆豪胜己几乎是有问必答,虽然每个问题都说不了几个字,但是也算很给面子了。


开头几个问题都很平常,是几乎每个专访里都有的拉近两位参与者距离的简单问题。绿谷出久看了一眼他的笔记本,下一个问题是……


 


“请问爆心地先生可以透露一下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一般来说现任英雄们都会说什么继续努力解决敌人不辜负大家的支持与期望这样的场面话,绿谷出久看向爆豪胜己,按照对方回答刚才几个问题时那种仿佛在背台本一样的非爆豪胜己式的教科书版专业回答,小胜接下来会说的应该是……


 


“我打算单干了,”爆豪胜己往沙发里靠了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成立爆心地事务所。”


 


“诶?”绿谷出久无意识地发出了疑问的声音,这显然不是该在访谈里表现出的举动,他慌乱地想要说些什么来掩饰这一点,“那么爆心地先生可以具体讲……”


 


“还有结婚。”


 


监控室里过来视察的总编和之前教过绿谷出久访谈技巧的前辈都为这个答案沸腾了!明明前一个答案就已经足够有爆点了,然而后一个不仅仅会让这次的专访内容挂上头版头条,还会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可是爆心地本人亲口说出的结婚宣言啊!!!!


 


“快,绿谷,尝试问一下关于爆心地的恋人信息!”专访记者前辈激动地通过话筒喊到。


 


绿谷出久听着耳麦里传来兴奋的声音。


他怎么会想不到这种情况下他应该说的话呢?对方已经摆明了要提供给他们这个大情报,这得是多求之不得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就是开不了口呢?



评论

热度(1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