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雷佩]花吐症衍生2

1个晟吹镜灼华:

我为雷佩tag添砖加瓦(?)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佩利


3。
    深紫色的花瓣层层展开,恰似华丽的鱼尾裙自铺满了白瓷砖的地板上旋开。花蕊是鲜嫩的鹅黄色。花朵在绿叶的衬托下分外鲜明,浓淡相宜,好似某种艺术品。
    花在慢慢地开,佩利在嗷嗷地叫。
    雷王星兄弟俩在啧啧地欣赏。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雷狮用胳膊肘捅捅蹲在旁边的卡米尔。 “卡米尔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卡米尔拉低帽檐,往后退了一步,防止被佩利乱挥的手臂碰到。而雷狮按着佩利后颈的手掌毫不客气地加重了力道,摁着恶犬防止他因为疼痛而四处搞破坏。
    思索了一会儿,还是仁慈地决定不剥夺佩利叫喊的权力。
    等到三色堇完全展开花瓣,不再发生变化,佩利才放松肌肉,像脱水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雷狮方才松开手,掌心里全是汗水,佩利的汗水。
    他稍微施舍了点怜悯,伸手揉了揉佩利满头蓬松的金毛。
    把汗水蹭干净。
    然后拎着金毛狗的后颈把他扔上床,再扯过被子往上边一盖。
    “大哥,差不多是狩猎时间了。”
     卡米尔说。
    “今天就算了。”
    迎上卡米尔疑惑的眼睛,雷狮大方地咧嘴一笑,露出两颗犬齿。
    “佩利今天的状态很明显是去不了了。”
    “我们可以不带……” 
    “如果我们出去狩猎不带佩利的话,他会很生气的。你知道的,我不太习惯安抚生气的狗狗。”
    佩利适时地发出了一声虚弱的闷闷的哼哼。
    “所以狩猎取消。”
    雷狮很满意佩利的附和,就又揉了揉他的头发。


4。
    自那天开始,佩利就格外注意背后的纹身。他尝试过很多种方式也没办法使那片鲜明的花丛褪去哪怕一点点颜色,它们仿佛扎根在了他的身体里,以血肉为食,肆意生长攀爬。
    只不过生长的速度缓慢,几乎几天才能看见三色堇又抽出了一片叶子、长出了一个小小的花苞。
    一个大男人背后纹着一片小花(幸好不是粉红色的),这点饱受别人的诟病。每逢遇上喜欢打嘴炮或者在嘲讽技能上加了点的对手,都喜欢拿这点说事,作为临终遗言。因为佩利下一秒就会暴起伤人,格外疯狗。
    “你至于吗?”
     每当帕洛斯这么出于不知道是真是假地为对手感到悲伤的时候,佩利总会用比谁都要凶巴巴的表情瞪他。
     “你背上也莫名其妙地多出片小花试试?”
    帕洛斯从此闭口不谈此事,虽然很想看雷狮和卡米尔也出这样的丑,但很可惜两人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雷狮甚至还夸奖了佩利作战凶勇,顺便奖励了午饭一个鸡腿。
    佩利便琢磨着以后都这么打了。

评论

热度(107)

  1. ✿墨蒅✿1个晟吹镜灼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