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胜出】厌O症与你(09,ABO)

赤渊:

ABO设定,小胜有严重的厌O症,卡A久O。


久其实是他唯一不会厌O的Omega。


逗比搞笑文,比较轻松,连载。


爆豪视角。


===============


《厌O症与你》


CP胜出


BY赤渊




*


 


用切岛锐儿郎的视角看,他是真真正正的觉得莫名其妙。他们几个人好好地看着篝火大会,就在十二点结束、人群都开始散开各自回宿舍的时候,看见爆豪突然像触电了般跳了起来,一副被踩了脚的样子,他刚想问发生了什么,爆豪对着不知道哪里的虚空大喊了一声搞什么,然后就气咻咻地走了。


爆豪走的时候,切岛注意到他的耳根有点红,他有些纳闷,但觉得可能是篝火照的。切岛锐儿郎完全不清楚,就在篝火大会结束前的几分钟,是发生了什么让已经沉默了一晚的爆豪突然情绪起伏那么大。他刚要追上去,可又被人群冲散了,隔着人流,他看见爆豪走路的速度特别快,走之前好像还在人群中急切地张望了一番,不知道在张望什么,但可能最后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于是又狂奔着走了。


切岛锐儿郎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个人实在太难懂了。


 


爆豪胜己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他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他进宿舍的时候一甩门,差点把门给甩烂。他把终端大力扔到床上,终端还开着,显示着刚刚收到的信息。


人偶:我喜欢你。


搞什么啊!


爆豪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打烂十台机甲。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想玩这个无聊、最后还把自己玩进去的双身份游戏的?爆豪胜己觉得此刻自己的内心就像火山喷发,偏偏这个火山口堵住了,想喷都喷不出来。是从知道绿谷出久是Omega开始……还是看见绿谷出久用人偶的虚拟身份在战斗讨论区发帖的那一刻起?


爆豪胜己死死地瞪着床上的终端,几乎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


答案他当然知道,就是那一天,开学的第一天,当绿谷出久背着他那个蠢得要死的黄色书包,经过他的课桌时,他闻到了那股味道。Omega的味道总是特殊的,尤其是对于他这个厌O症患者,无论怎么样馥郁的香甜在他眼中,都是让人作呕的洪水猛兽。他已经对太多Omega发过病,恶心,呕吐,胃里翻腾,所有不适都让他恼怒到不行,偏偏他的感知能力在Alpha中也算拔尖,这让他对所有Omega只能烦躁地退避三尺。国中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每班都有的刚分化Omega让他烦不胜烦,而上了高中,对于爆豪胜己来说,简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首都军校雄英的战斗科,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Omega?


可偏偏就有了,他的幼驯染——他明明记得暑假前还是个Beta的幼驯染,就这样背着书包走了进来,路过他的课桌,当闻到那股味道的时候——爆豪胜己不知道怎么形容,已经被药物压制过,但还是微微漏出来的、无伤大雅的、带着一点茶味清香的Omega信息素的气味,就这样钻进他的鼻子里。爆豪胜己的神经猛然一跳,当即站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难以置信又愤怒地问:“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他的幼驯染明显也很害怕,他垂着头,向他结结巴巴地解释了自己第二性别觉醒太晚,在这个暑假才刚刚分化成为一名Omega,但还好雄英体谅了他的特殊情况,还是允许他的入学之类。他说得很详细,但爆豪胜己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脑子里有根筋在不停的跳。绿谷出久说完以后微微抬头,胆怯地看着他,一双绿色的眼睛满是躲闪。


爆豪胜己的表情称得上是可怖,他生气又震惊,而他自己非常清楚,他震惊的原因不仅在于雄英战斗科收录了讨人厌的Omega,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


他对绿谷出久的信息素,没有任何厌O反应。


 


确实没有任何厌O反应,他能清晰地闻到这股信息素带着茶香,一丝一缕,让人舒适,又不感甜腻。这是绝对不可能会有的情况,因为当他遇到别的Omega时,他的厌O症让他根本没时间去感受这股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只要略微感知到Omega信息素的存在,他就开始恶心干呕。


那天的过于震惊让他在过道推开绿谷出久,径直冲向厕所。他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之后对着镜子发了很久的呆,还不敢相信这件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


当天下午,他悄悄靠近了许多Omega,来进行他的厌O症测试,结果无不例外的,在触碰到其他人的信息素时,他都捂着嘴开始反胃。意识到这个事实后,爆豪胜己莫名地觉得生气,但在这生气的情绪里又夹带了一些高兴,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了,他高兴什么?难道因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能不发病的Omega?可他又不可能去告诉绿谷出久这件事情,这算什么,搞得像……对方是他的唯一?


爆豪胜己很抓狂。


于是之后他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太丢人了,尤其是面对绿谷。他不能说出来绿谷出久是自己的例外,也不想让绿谷出久发现这件事,所以他就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就像面对其他Omega一样,一看见绿谷出久,就装作恶心的样子,绕道走、嫌恶的表情、出言示意、甚至表现地格外讨厌这个人——从小到大他们的关系就很差,于是这样的表演看起来也变得理所当然——我从小讨厌你,因为你是个Omega,而我有厌O症,我就更讨厌你了。全班同学,包括绿谷出久本人,从开学到现在,没有人对此产生过任何怀疑。


所以绿谷出久是自己独一无二的例外这件事……也一直是个秘密。


 


爆豪胜己是在逛校内网的战斗讨论区的时候,看见绿谷出久发的帖子的,他的虚拟ID名叫Lord,而绿谷出久的虚拟ID名叫人偶,是他喊他外号废久的变体,这样的虚拟ID在校内网上几乎等于裸奔。他眯着眼睛看完了绿谷出久发的帖子,内容是战斗时该如何避免机甲反应后滞而造成操作偏移,爆豪胜己随便往下拉了拉,看见全是半桶水的人在下面发表方向完全错误的见解,对于实际战斗没有任何帮助。


他无法克制自己,更不想看见绿谷出久以为这些看法是正确的,于是一边咬牙,一边发帖回复。他语气不是太好听,驳斥了上面所有半桶水的看法,第二天人偶加了他为好友,对他发出了第一条打招呼的消息。


爆豪胜己不清楚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在与绿谷出久在校内网上进行频繁的交流。每次与绿谷出久说话——顶着Lord的ID,他都觉得自己的做法非常好笑,好像他要在网上和绿谷出久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似的,可明明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差得要命。


可能是他面对自己幼驯染的厌O症演的实在太像,绿谷出久看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隔着一条走廊就会掉头就跑。绿谷出久在尽量避免着与他的一切接触,偶尔遇到一些必须要交流的情况时,他跟他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他低着头,生怕触到他的怒气。


爆豪胜己只能看到他的睫毛,扑闪扑闪,微微颤抖。


那段时间他知道绿谷出久的终端坏了,因为在课上用终端传送课堂文件时,别人都是触控,只有绿谷出久是在用外接键盘,矮小的Omega因为外接操作,速度比别人慢了不止一截。他搞不清楚自己的幼驯染为什么两三天了还不去修,他捏着上鸣电气的联系方式,好几次想在下课直接去找他,把写着电话的纸条扔到他脸上——但又拉不下这个脸来。我为什么要去帮他?爆豪胜己烦躁地想,我帮他有好处吗?


然后绿谷出久向Lord请求了帮助,他终于顺理成章、顺水推舟地,把上鸣电气的联系方式给了他。再然后是期末考试,他们竟然被分在了一组,而人偶——也就是绿谷出久,第一次在与Lord的聊天中,提到了自己。


人偶说,我的搭档很优秀,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和我完全是不一样的人,我很憧憬他。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都快要精分了,而且这件事情怎么想,都显得自己像个神经病。他们是从小就不太对盘的幼驯染,而绿谷出久却是他唯一不会犯厌O症的Omega;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关系差到爆炸,而在网上他们还能一起双排连胜;明明不该有什么奇怪的感情的,而他却在这样诡异的相处模式中,渐渐泛上些……他也不想承认的情绪来。


他不想承认,也不想去想。他能做的,只能是在现实生活中对绿谷出久态度差些、更差些,期盼着这样,就能把他那些不该有的情绪压下去。可他不得不承认,当他看见绿谷出久在网上亲密地和他聊着各类校园大事小事,在学校里却玩命地躲着他的时候,他非常生气,这股气来源哪里他说不出,但他——


但他气极了。


更气的是,就在他那天忘了拿课本,准备回到教室去取的时候。站在教室门口,听见绿谷出久在里面与丽日说话,学园祭那个有关恋爱的不成文规定他当然知道,但他死都不会想到,像绿谷出久这样脑子转不过弯来的书呆子,居然有一天……也会有什么喜欢的人。


他单手拎着包,站在门外,听到绿谷出久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那一刻,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简直要爆炸。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能这也确实不由他控制了——他用力一脚踹开门,就直接冲了进去。


他脸色差得很,气得像颗要爆炸的原子弹。爆豪胜己当下就不明白,明明他白天就和绿谷出久在一个教室上课,晚上又在与他聊天与双排,学习与Lord占据了绿谷出久几乎所有的时间,那么绿谷出久——到底有什么薛定谔的功夫去喜欢上什么高年级?而更火上浇油的是,为了那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高年级,他的幼驯染、常年躲着他、面对他低着头的幼驯染,居然有勇气和他对呛。


他永远都忘不了绿谷出久那天的样子,他的幼驯染握着拳,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瞳孔里全是倔强。


“他才不是废物。”绿谷出久一字一句地说,“我喜欢的人,才不是废物。”


而他就在那一刻,非常愤怒而又无奈地肯定了一件事,就算他再怎么想逃避也好,再怎么不想承认也好,这件事都摆在他面前——


他因为绿谷出久喜欢上别人而感到非常生气与恼怒。


以及,他嫉妒那个高年级。


 


这两天他的情绪差到爆炸,爆豪胜己每一秒都觉得,自己没有把教学楼拆掉已经是非常忍耐。他察觉到可能自己一直觉得绿谷出久是他的所有物,而现在现实告诉他,你想多了。


他为这件事恼怒,而绿谷出久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更让他觉得恼怒。绿谷出久这两天在网上正常地和他双排,连战斗水平都没有什么太大起伏,反而是他,好几次打生存的时候,炸得自家基地屋顶都飞了,还被对面打字嘲讽了好久,气得他那天晚上和对面对喷到十二点半。好几次他都想直接打字问人偶,你到底喜欢上了谁,但他不能。


爆豪是爆豪,Lord是Lord。即便他们是一个人,但爆豪胜己知道这件事,而Lord并不知道。


而现在事情变得非常明了了。


因为绿谷出久喜欢的就是Lord。


太好笑了。


爆豪胜己特别想笑,但又不知道是该笑什么。在篝火大会上他与绿谷出久对视的那一秒,他就在进行剧烈的心理战斗,他想着绿谷是不是要找那个不知哪冒出来的三年级表白,但绿谷似乎没找到的样子,这让他觉得很安心很释怀,甚至有些幸灾乐祸了。烟火开始燃烧的时候是校园祭的最后一分钟,人群开始兴奋地倒计时,可能还剩几秒,他的终端响了,但周围太嘈杂,他并没有听见消息提示。直到散场的时候他打开终端,才看到那条消息。


当时的心情……无异于被惊雷劈中。在巨大的震惊中,爆豪胜己急切地回头,但人来人往,全校人都在散场,到处都是涌动的人头,他根本找不到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高一,雄英战斗科。


活了16年,第一次体会到……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TBC

评论

热度(2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