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齐海】再、再来一遍!(一发完

虹璃:

派对灯艳俗的光圈打在他脸上,为了解闷喝下去的酒在他体内作祟。


海藤端了杯低浓度的啤酒在他身旁坐下,自顾自道:"别来无恙啊齐木。"


齐木靠在沙发背上,有些荒唐地质疑眼前蒙着水汽的景象,他觉得理智不属于自己,在令人烦躁的夏夜被酒精剥夺殆尽,他喝酒了。


他厌恶失控的感觉,喝醉也好,喜欢也好,可是却渐渐对摆脱规则的一切事物上瘾,总是追求平凡,偶尔也会想要偏离轨道。喜欢的人不知意向如何,他就只能喝醉。


他向海藤点了点头。


海藤也小口喝了点酒,这是他第二回喝酒,气泡在他嘴里蔓延,破碎后爆开的酒气刺激着他的舌头和喉咙,他砸吧着嘴看向齐木,却毫无防备跌入了他深紫色的眼眸,在那之前他就从未见过齐木摘下眼镜的样子,没有碍事又莫名的绿色镜片,他的灵魂在这样毫不掩饰的注视下抽离,这双眼睛,只消看一次,就会着魔。他像溺水了似的急促呼吸,又觉得唇舌辣得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双腿贴着的部分隔着薄薄的裤料发热。


而后海藤低下头,喘息触碰靠近着的腿膝,久别重逢,心跳快得不正常了。


片刻沉默后,不知是谁提起了六七年前风靡的游戏,喝高的同事隔着卡拉ok无人回应的歌声招呼远远坐在角落的两人过去嗨。


当组织者把游戏规则疙疙瘩瘩说出口之后,海藤犹豫了一会儿,接着猛灌了一大口啤酒,鼓起的脸庞与多年前重合,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他依旧是少年时的模样,他咽下这口被口腔温热的酒,兴致勃勃地询问:“哟,齐木,玩、玩不玩?”颤抖不稳的语调却将忐忑的内心暴露得干干净净。


齐木对着这双亮亮的眼睛出神,最后他说:“玩。”他也是下定了决心的,像跨越千山万水的等待和年少时说不清的误会,拨开了诸多不纯的动机,给他一个答案。


同事们大声欢呼,一对接着一对来。


在这表面热闹却各自心怀鬼胎的氛围中,他的思绪被簇拥着,回到高三结束时的暑假。




灰吕组织的聚会上,要玩当时正流行的告白游戏。


“其实游戏规则很简单,大家两两配对,一方向另一方说‘我喜欢你’,后者回答‘再来一遍’就行了,不过谁先害羞地笑起来谁就是输家哦!输了是要接受惩罚的。”照桥语速爆炸地解说,心想齐木君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毫无防备地哦呼,亚达,虽然是游戏可还是好害羞~


在这种青春期荷尔蒙爆炸的场合,齐木早就料到有这个无聊游戏,他根本没打算参加,在一旁享受甜品就可以了。他很自觉地让位给打算趁机揩油的单身doge们,迅速走向还未被染指的咖啡果冻。


“等等!赢的人没有奖励嘛我说?!”身后一不明人物欠揍地问道。


不好!按照这个套路……


“有的哦!奖品就是……诺!咖啡果冻!”照桥不愧是照桥,手一指就毁了齐木心中因为甜品而稍微有点价值的派对,没办法啊只能参加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喂这根本是临时决定的奖励啊!哦呼果然是多才多智的照桥桑!!众人发自内心地崇拜道。


嘻嘻齐木君这次肯定会选我作为搭档的啦!别误会,身为被神眷顾的美少女我才不是故意向阿姨调查他的喜好的。


恩,你已经全都说出来了。不过我哪个表情给你的错觉认为只要有咖啡果冻我就会和你凑对呢,据我所知,你非但不会笑还会不停地娇羞地说“再来一遍”,这样下去怎么才是个头。我参加游戏只是为了赢得奖励。一点都不遗憾地告诉你,你无法帮助我达到目的,我当然不会选你。


齐木没有回到座位,而是换了个方向走向海藤,这是他用排除法得出来的结果。


不选照桥的原因前文已经说明,而木良同学为了吃一定会不择手段,虽然自己没有输的道理但是同样会很耗时间。梦原同学也是甜食党,并且不是很熟悉,齐木做不到为了咖啡果冻完全出卖贞操。灰吕的好胜心是很难应付的,和燃堂组合……抱歉太恶心没法设想后果,奖品到手人却疯了这是很有可能的。相比之下只有海藤弱一点,平时又经常在一起玩,只是一个小游戏应该可以接受,待会只要随便做个鬼脸他就会笑出来吧,咖啡果冻,我来了。


所以当被海藤“齐木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心声炸了个七荤八素时,他已经理所当然坐在海藤旁边。


呀咧呀咧反应不用这么大吧,是有多想和我组合啊?话说这种事就算是为了咖啡果冻也不值得那么期待吧?


“呀……我、不行……那个……啊啊不,可以!”海藤手足无措,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脸上的红晕连他的耳尖一并染得通红。


“哦,为什么呀?”齐木就问他,将句尾的调子轻轻上翘,不过觉得太亲切,就加上了一句“这么讨厌我吗?”这才听起来有些咄咄逼人。


“是!啊不不……不是!那个!……唔……是说……”


海藤在内心拉响红色警报,这个游戏太危险了!而且男生对男生表白很奇怪吧?非常奇怪吧!在意识到齐木选择自己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去多想,然而内心升腾起的粉红色蘑菇云让他退缩,很开心却很害怕,像偷吃了糖果的孩子快要被发现,冒着危险享受甜味。可是啊,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光明正大地吃再多糖果,也不一定会觉得好吃了。


于是当齐木再一次问起的时候,他滕地站起来,像打报告似的回答“是!我很乐意!”


哦,这家伙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不过小孩吃糖的比喻不是很理解,糖会有咖啡果冻好吃?算了咖啡果冻我的,你还是吃糖吧。


不容他们多想,灰吕就吹响了哨子。


“现在,游戏开始!!”等等原来你随身带哨子的吗。


灰吕热血提议:“来同学们!我们提高要求!哪一对最先有人笑出来咖啡果冻就全都给那一对的赢家吧!大家一起爱的告白吧!”


说到底这是浪漫的告白游戏还是逗人笑的搞笑游戏啊?界限还在吗?


“喂快看快看!灰吕被火环绕起来了呢!”立马有人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英勇指出。


“既然如此,我们都卖力干吧!”


“嗨一!”


糟糕,灰吕病毒扩散。


这算什么事啊,你们玩吧我先走了,咖啡果冻不吃也罢,去超市花钱就算买个清净。


齐木无比烦躁地起身,却感觉衣角被什么人抓住,他一低头,乖乖,海藤一手捧着已经空了的酒杯,一手正揪住他的衣角,眼神迷离,委屈巴巴地问他:“你去哪里,不玩了么?”奇怪的是,喝醉后的海藤却好像比平时清醒,也更为胆大。


大脑一声轰响,某种令自己厌恶的情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那一刻他体会到了那个偷吃糖果的孩子的心情,但又被他很快压下去。


齐木抢过海藤的酒杯,有些恼怒地“框”一声敲在桌上,“你未成年,喝什么酒?”我怎么向你的真魔母亲交代,你今晚要露宿街头?


海藤手里一空,就软绵绵地去捞杯子,一边捞一边嚎“不玩就滚吧!本大爷也懒得陪你玩!”齐木用手臂拦开他,正打算把烂摊子交给靠谱点的窪谷后独自离开,却听到海藤小声嘀咕“我都为你喝了酒了,我都准备好了……我不管,被妈妈打死也好,关在门外也好,我可是,漆黑之翼啊……”在迷醉的灯光下,齐木分不清这是他心底的声音还是说出口的话语。


准备好什么了这都?还有什么叫为我?自己找刺激别乱甩锅。这么想着,齐木却心一软重新坐下,看着酒醉到快要昏睡过去的海藤,无法探知他对自己的确切看法,只是他这样的表现不招人误会都难。


“醒醒,我陪你玩。”


只是个游戏,不要放在心上。


在同学们“我先笑!归我!”“哈?你这绿帽头瞎说什么?”的争吵声中,齐木无奈地扒开海藤攥着他衣服的手,略带歉意地捏了捏他缠绕着红色绷带的指尖,海藤睁开眼看他,指尾像被点燃一般。


齐木努力让内心被“这只是个游戏”刷屏,艰难尴尬地开口:“我、喜欢你。”


海藤一下子就坐起来,定定地看着齐木。


他喜欢我!


他喜欢我呀!?


就当他喜欢我吧!


海藤忘记了从何时起觉得齐木的声音很好听,和自己沙哑的声音一点都不一样,清亮又温柔,悲哀的是,即使他喝了酒,即使他快要醉倒,他也无法回答“我也是!”,因为他的胆小让他不得不遵守这该死的规则,如果他付出更多的勇气,他就可以撕掉作业,翘掉补习班,从来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好学生海藤瞬,更没有那个什么根本就不存在只是用来掩饰怯懦的漆黑之翼的身份。


像他这样年少时中二,年老时孤独的人,注定会平平凡凡地死掉。


既然如此,就孤独到底吧。为什么又要让他喜欢上谁呢?呐,为什么要让他没有理由地喜欢上和他一样平凡的齐木楠雄呢?


况且,喜欢你这件事,把我仅有的勇气都耗尽了,海藤不无苦恼地想着,我第一次和妈妈顶嘴是因为你,第一次和不良抗争到底是因为你,第一次聚众斗殴是因为你,就连现在第一次喝酒,也是因为你。尽管这些事,旁人看来不值一提,但我绝不会为了除你以外的人做这些,包括我自己。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连一句“我也是”都说不出口啊。


还没等齐木从窥探海藤内心得到的巨大信息量里脱身,海藤就红着眼大声回答:“再来一遍!”紧接着他的鼻子淌出两条血,混着眼泪在他脸上肆虐。


像一颗底部开裂的白珍珠。齐木莫名其妙地想。


不容他思考太多,海藤的吼声突兀地响起在这个不大的包间,从一片普通分贝的吵闹中脱颖而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注意到本不起眼的角落。


“快看快看,海藤留鼻血了耶!”有人指着他,海藤变得更加慌张。


“诶真的诶!好逼真!”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看热闹。


“海藤同学这么卖力,我提议咖啡果冻给他!”


海藤的绷带在这时起作用,他用手在脸上胡乱地抹,倒也擦掉不少,可是擦掉了旧的,新的又涌出来。


他无助地看着齐木,缠着沾上血的绷带的手却不敢再去抓住任何人。


齐木想起来这样的表情好像在哪里见过,那是他小时候去游泳,在购票处看到救生员牵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对一旁的广播人员说:“他吐血了,找不到父母。”


“啊?吐血啊?”


小男孩浑身是水瑟瑟发抖,小而鼓胀的肚皮一起一伏,任由工作人员将他牵来牵去。


一模一样的表情,让人不忍心去看。


齐木一记眼刀劈向众人,围观者自讨没趣,又开始各玩各的。他转过身去抽纸巾,心里也没底。


海藤的喜欢比照桥的喜欢更让他窒息,他知道照桥的喜欢应该不遗余力地拒绝,但他不知道怎么回应海藤的喜欢。因为海藤随意作出的一个动作和眼神都能让他引以为傲的自控力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喜欢失控的感觉。所以他清楚知道对于接受海藤的犹豫与海藤本人无关,只和他自身的别扭有直接联系。


可怜的超能力者,没人告诉他,“喜欢”这种感情的魅力正在于它的不可控。


"我喜欢你。"齐木将纸巾递给他。


海藤接过,"再、再来一遍!"


"我喜欢你。"


"喂,再来一遍!"


"我喜欢你。"


"太小声啦!再来一遍!"


他们开始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对话,直到众人无趣退场离开,咖啡果冻也早被瓜分一空,还是做着那个无聊游戏,谁也没有大笑,齐木想好的的游戏终结鬼脸,也没摆出来。


"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噗哈哈哈哈哈!!"最后这一遍,海藤笑得夸张"我输了,齐木。你还真能忍呀!咖啡果冻改天请!"


而后齐木看着他起身,推开门后踉跄着离开,脑子里装的全是他喝酒了我要送他,宿醉醒后会不会头痛?在听到走廊里的惊叫声之后,他冲了出去。


服务员指给他看,离他们房间五米远睡着一个人。他苦笑一声,走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海藤,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海藤仿佛看穿他似的,笑眯眯捏了把他的脸,大着舌头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呀!"


"话说回来我自己走回家就行啦!你知道的吧,本大爷可是漆黑之翼啊!"


怎么醒着像只小白兔,醉了反而凶巴巴的呢。齐木有些好笑。是啊,海藤喝醉了,或许什么都不记得。


他把他送到家门口,按响门铃,海藤的母亲很担心,对齐木的护送万分感激,哪还顾得上自家宝贝喝没喝酒,况且那点量真是少得可怜,一般人漱口还嫌不够,也就海藤这样的能喝醉吧。


齐木走在回家的路上,半夜的风吹得他心中浮起淡到不易察觉的悲伤。这次聚会给他们三年的高中生活画上句号,说没有什么情怀那也是假的。这帮人里头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海藤,然而最不放心的人不能去大胆地关心,也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转眼他们就各自去了各自的大学,在不同的城市生活。齐木考上京都的一所普通大学,过上了梦寐以求的普通人生活,并且自主研发了更强大的超能力控制装置,只需植入一小块芯片,就不需要再佩戴天线眼镜手套等装备,还可将能力运用自如。每天他需要用到超能力的事情就只是有空看看在东京上学的海藤的情况。


那个家伙还是老样子。时不时中二不过不怎么张扬了,做什么事情都笨手笨脚的,被人大声问几句就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有的时候恰好海藤在洗澡,齐木不管这些,照看不误。海藤洗澡的时候会端端正正坐在小板凳上,很认真地用毛巾擦洗各个部位,冲掉泡沫的时候会用手掌抵着水波,做一个龟派气功的招式。齐木看着看着就笑了,这个人怎么咋看咋招人喜欢呢!


他不知道这算什么,就是想他,所以看他。


一直看到自己毕业后工作,海藤遵循母亲的安排读研究生,读完出来找工作,由于阅历不够和唯唯诺诺的处事风格四处碰壁。最后被齐木所在的这家公司接纳。


前一天还隔着茫茫人海看他,现在他就在眼前,笑呀说话呀。像梦一样。齐木有些恍惚。






他穿过喧闹的人群和灿烂的光影,径直走到海藤面前,"我喜欢你。"
海藤楞了一两秒,一把抱住齐木,如释重负地笑道:"哈,我又输了,齐木。"又像早已在唇舌辗转了千百遍一样流利地回答


"但是我、我也最喜欢你了!"


......哦呼!

评论

热度(226)

  1. ✿墨蒅✿虹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