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MHA/爆豪派阀]紧急!保卫胖次作战![短篇/FIN.]

木愛Kiai_:

我发起神经来,连我自己都不认得……。


※爆豪派阀中心。CB向,没有任何CP。


※一个神经病的产物,大概是作者脑子有坑了吧。


※私设多,OOC见谅,请各位就当个笑话看就好(x


 


濑吕翘了个二郎腿舔着根棒冰,看着离他们五米远的爆豪直挠头:“我说,他今天又怎么了?你们谁又招他惹他了?”上鸣和芦户使劲摇了摇头,只有一旁的切岛看起来有话要说。濑吕一巴掌拍上切岛的脑袋:“是你小子啊!!赶紧去道个歉这事儿不就结了!!”


切岛白挨了一下倒也没反击,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幽幽地开口:“其实也不是我……”“啊??蒙谁呢?”“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主要是,连爆豪都不知道到底是谁……”“什么鬼??”一旁的上鸣也来兴致了。切岛又咳嗽了一声,缓缓开口:“这事儿说起来有点难以置信……大致意思就是,今天早上爆豪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一条内裤不见了。”


其余几个人愣了几秒,接着突然爆发出一阵猪一般的笑声,迅速引起了前方爆豪的注意力:“笑屁啊杀了你们哦!!”于是在强烈的求生意识之下几个人死命憋笑,在这种情况下上鸣艰难地提出了问题:“到底……哈哈哈……到底什么情况?”切岛看了看前面的爆豪,朝几个人招招手,凑过去耳语道:“今天一大清早我就听到隔壁一阵爆破音效,本来我还以为没啥想接着睡,结果下一秒就听到我寝室门快被砸烂了。开门之后爆豪站在外面,一脸没好气的样子,劈头盖脸第一句就问我:‘狗屎头你是不是拿我东西了?!’当时我就很懵逼啊,你们难道觉得我平常会是那种随便拿别人东西的人吗?(上鸣:会啊。)……你别打岔,总之我回答说了‘没有啊’。然后就看他一脸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然后就往回走了。


“我当时觉得,他应该是丢了什么宝贝东西吧,那作为朋友我是不是该帮个忙什么的?于是我就问他你啥东西丢了,要不我帮你找找。没想到爆豪居然开始支支吾吾了起来,我更懵了,你们谁见过他那样啊??我还以为他是不喜欢麻烦人,就又凑上去说:‘都是兄弟嘛帮个忙又不是大事,你到底丢了啥?’现在想起来我真是作大死……结果你们也猜到了吧,他冲我吼了一声‘内裤!!’就把自己关回去了,然后今天就一直这个样子了……”


其他几个人听完事情经过已经快笑死了。切岛不忍心了,又开始扮老好人:“讲道理啊,是不是你们几个干的?开开玩笑就行了赶紧还给他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有洁癖。”“问题是谁会去偷他内裤啊!!”濑吕中气十足地回答,赢得了芦户的赞同:“就是,他内裤上又没镶钻,偷了有什么好处!”说完两个人又开始弯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切岛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接着又看向了爆豪。上鸣在这会儿缓了口气,摆摆手说:“说到底那是爆豪的内裤诶?又不是什么美少女的内裤那还有偷的价值,他的内裤反正也是那种老土的黑色平角裤吧哈哈哈,我可不喜欢那种。”说着抓起自己的外裤往里看了一眼,“三角裤才是男人的浪漫好……”


上鸣突然定住了。


「等等,我看到了什么?


黑色,平角裤,还有红色的边。


……这绝对不是我自己的内裤。


……怎么回事,快用脑子想想啊上鸣电气!!!


对了,昨晚睡觉之前收衣服的时候,有这条内裤吗?


啊那个时候太晚了又好累……不记得了……说起来今天早上也是,忘记约好和他们一起打UNO结果起晚了,匆匆抓了几件衣服就穿了,根本没看清啊!!


……我楼上住的是不是爆豪来着?


………………我日………………」


上鸣迅速放下裤子,面色沉重但尽量还是装作无事发生过。他往旁边看了一眼,濑吕和芦户还笑得跟猪一样,切岛在低头揉太阳穴,爆豪根本就是背对他们几个的。很好,现在事情并没有暴露。那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隐瞒,起码瞒过今天再说,等放学之后回到寝室把这条裤子用消毒剂洗个百八十遍再扑粉喷香水最后偷偷放回爆豪的房间里这样他肯定发现不了有什么不对的哈!哈!哈!


制定了完美计划的上鸣突然感到迷之自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感觉自己稳如一个二百斤的胖子。切岛在这会儿开口:“要不我们还是去帮帮他吧?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上鸣一个激灵,尬笑两声:“哈哈,说的也是呢,走吧走吧。”接着拍拍屁股第一个站了起来。切岛虽然感到有些奇怪的,但他发觉上鸣还是有良心的,感到了一丝丝的欣慰,于是也跟了上去,结果他听到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吓死了:“喂爆豪!我听切岛说了哦,你内裤……”“啊啊啊爆豪不是我说的啊啊啊!!”“不是你还能是谁啊狗屎头!!!!”


总之在经过了一场爆破之后爆豪还是勉强接受了几个人的好意(和一个人暗藏的不怀好意),于是几个人踏上了寻找内裤的旅途——当然其中有一个人的初衷是和他们不太一样的。他们在校园里随便闲逛,上鸣这会儿开始冥思苦想了,总之要让他们偏离正确的寻找方向就对了!立刻上鸣就极限思考了一招:“我说,会不会是有那种暗恋爆豪的女生干的?毕竟现在这种女生也很多……”“你省省吧,你把所有女生都当成峰田吗?”


芦户撇撇嘴第一个表示不满,接下来换成濑吕:“就是,说到底暗恋爆豪的女生也没有吧……”“啊?!你说什么酱油脸?!”“实话啦实话,看你这凶样,你就不反思一下同是池面为啥轰三天两头就能收到情书而你没有吗?”“你是不是想打架啊?!”切岛刚想劝个架,忽然眼睛一瞟:“啊,是轰和绿谷啊。”说完才发现自己又犯错误了:这种时候不该提醒爆豪的啊偏偏还是这两个最麻烦的人!!!果不其然爆豪立马一个回头,看样子下一步就要飞出去打人。切岛一声大叫:“风紧扯呼!!”芦户福至心灵立刻往前面的地上铺黏液,先止住爆豪的去路,接着濑吕放出胶带黏住了爆豪,把他扯回来之后从后面架住他:“你快点儿的我撑不了几秒!!”。上鸣看到这一系列事情都做完了之后冲对面的轰和绿谷大喊:“来不及解释了你们快逃啊!!”


轰和绿谷:……在演什么电影吗?


显然两个人现在都处于震惊阶段没反应过来,切岛又是一急脑子没转就说了:“总之爆豪现在因为他内裤丢了所以很暴躁你俩千万别来掺和啊!!”喊完这一句切岛狠狠给了自己一拳,下一秒耳边传来熟悉的咆哮:“狗屎头去死吧!!!”于是自己就十分顺理成章地被炸飞了——飞进了一旁的喷泉池里。


上鸣觉得身为兄弟在这种时候笑是很不道德的,但事实证明他们不是兄弟是损友,于是他在这种时候爆笑了。一旁的绿谷和轰还是处于懵逼阶段,于是好心的上鸣朝他们摆摆手:“没啥没啥,别在意啊。”“可我刚刚听到切岛说,呃,小胜的内裤丢了……?”“啊啊那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鸣你别光顾着笑啊……”芦户看不下去了,出面解释了几句,“……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线索吗?”轰和绿谷面面相觑,最后摇摇头。一旁在池子里暴揍切岛的爆豪这会儿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抬起了头:“你们在说什么啊渣滓们!!!也想被揍是吧!!”“啊不是的小胜……!总之轰我们还是快走吧!”深知自己发小脾气的绿谷推着轰离开了案发现场。


切岛这才从池子里爬出来,上鸣指着他还笑个不停:“你也太老实巴交了说话前不知道修饰一下嘛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一半他突然不笑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切岛听到上鸣这话心底还不太服呢,边拧衣服边回嘴:“说什么你之前还不是……”“啊切岛你都湿透了啊!来来来我带你去卫生间风干一下!”切岛懵了:“啊?我一个人也可以……”“别客气了有我在就是有了超大功率的吹风机,快走走走!”说着上鸣就拉起了切岛的手,边跑还不忘边和剩下三人挥手,“你们先去找吧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啊!”


被上鸣莫名其妙拉了一路跑到卫生间隔间的切岛等到对方把隔间的门锁上之后才开口:“不对啊,这儿哪有吹风机啊?”没想到锁完门之后上鸣转过身,表情万分沉重:“脱裤子。”


切岛震惊了。上鸣又重复了一遍:“快脱。”切岛感觉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上下看了眼对方然后抱起双臂捂住了胸口:“卧槽,上鸣你冷静,收回这话我们还能做好朋友。”上鸣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瞎操什么心,小爷我直得堪比擎○柱好吗,叫你脱裤子你就脱!”


切岛半信半疑犹犹豫豫地开始脱裤子,脱到一半上鸣都受不了了开始强行帮他脱。切岛扭扭捏捏地脱完就差没喊非礼了,然后上鸣一指切岛的下半身:“你没有发觉哪里不对吗?”切岛一愣,以为他是在质疑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气闷地朝下一看:“你什么意思啊我……”然后突然熄火了。


上鸣:“……这是你的内裤吗?”切岛:“………………我日………………”然后猛地抬头:“你听我解释,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啊,我懂你的。”说着上鸣也悲愤地一脱裤子,露出了和切岛身上一模一样的内裤,“毕竟都是好兄弟。”切岛:“………………”


半分钟后。“不行,我得去向爆豪赔罪。”说着切岛一提裤子就要冲出去,被上鸣眼疾手快地拦下:“你找死啊!!”“长痛不如短痛!万一被他发现了死得更惨!!”“那你就不知道瞒吗!!别让他发现不就行了!!”切岛一拍脑袋:“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接着转念一想:“不可能啊就他那个脑子我们俩谁骗得过他!!”“单独骗不过,我们可以合作啊!团结就是力量啊朋友!!”听罢切岛一阵感动,紧紧握住了上鸣的手:“没白认你这个兄弟!”上鸣也眼角有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俩现在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


 


十分钟之后芦户看到两个人回来了,惊奇地发现切岛身上的衣服也没怎么干:“咦你们两个不是说去吹……”“我说爆豪,”话还没说完上鸣就先去拍了拍爆豪,“你丢的内裤长什么样啊?你说了我们方便找啊。”爆豪瞥他一眼,不耐烦地开口:“黑色,平角,红边,CK的。”听完切岛和上鸣脸上的阴影又黑了一层。“其实不止一条,我后来数了一下发现少了两条。”爆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切岛和上鸣的脸色更难看了,“另外还有一件校服衬衫。”


上鸣一愣,「衬衫??不可能吧??」说着赶紧偷偷翻了一下自己的衣角——那上面有他妈给他做的标记——「对啊是我的啊!」接着他瞟了一眼切岛,发现对方也是一脸无辜。“啊哈哈哈,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啊,连衬衣也要偷吗哈哈哈!”濑吕的笑声突然传来,上鸣看他一眼,发现他正在用力拉身上的衬衫——仔细一看的话那衬衫似乎不太适合他的尺码,好像是小了一号。“哈哈,哈哈哈……”濑吕这会儿好像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往后面看了一眼,直直对上了两双死鱼眼。「原来你也是啊——!!!」


 


几个人个个心怀鬼胎,装了一个上午的孙子,在学校里瞎找。中午的时候上鸣叫了外卖,过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咳了一声:“我去拿外卖。”濑吕反应过来了:“我去搭把手。”接着拼命给切岛丢眼色,切岛恍然大悟:“我也去我也去,我买了很多就不麻烦你们拿了。”接着还没等爆豪说出那一句“你们搞什么飞机”三个人就都冲了出去。


三个人拐来拐去最后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蹲了下来。一蹲下濑吕就先问:“那两条内裤是你们……”话还没说完上鸣和切岛就都悲愤地点头了,接着上鸣开口:“那件衬衫……”濑吕一巴掌拍上了自己的额头:“我昨天晾衣服的时候突然刮了一阵大风,手一滑衣服掉了。我现在才想起来,用胶带把我的衣服救回来的时候似乎多黏了一件衣服上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家也就都心照不宣了。半分钟的沉痛默哀之后濑吕开口:“你们打算怎么办?”上鸣答:“先瞒过今天,之后找个机会把衣服偷偷还给他就是了。”


濑吕摸了摸下巴,颔首:“也对,直接跟他说的话怕是要被炸出银河系了。”转念一想好像哪里不对:“不行啊,瞒过今天先不说,你们打算找什么机会把衣服还回去?”切岛严肃地回答:“只能找他不在寝室的时候了,明天周一对吧,下午是实战训练吗?”上鸣摇摇头:“不行啊,每次实战都是抽签,万一他先比我们结束那不就没戏了?”濑吕抓抓头:“那要不趁中午他吃饭的时候?我们黑白配输的那个人溜回寝室去把衣服还了?”切岛瞪他一眼:“风险也太大了吧,再说中午有个人不在了你怎么向爆豪解释啊?他会起疑心的吧。”上鸣冲切岛摆摆手指:“你也太提心吊胆了,你把爆豪想成什么心机大户了?”“不是!不是说他心机,是说他脑子比你们都好使!你当他猜不到有可能是我们拿了他衣服吗?”“原来是你们拿了他衣服啊!”


突然传出的女声把三个人吓了一大跳,上鸣差点就没直接放电了。抬头一看发现是芦户,女孩子脸上正挂着戏谑的笑容看着三人。“芦户??你怎么在这里?!”“你们去的太久了啦我都不耐烦了,就过来找人了。”说着,女孩儿弯下了腰,“那么,你们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三个人身上一阵冷汗,最后都全盘托出了。“拜托了芦户!!千万别告诉爆豪啊啊啊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大恩大德的!!!”切岛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简直是吧芦户当神仙膜拜。芦户摸摸头发丝儿,砸吧砸吧嘴:“我怎么觉着我没好处啊?”“一个月饭钱我包了!!”上鸣这种时候最机灵,钱财乃身外之物,命最重要。“一个月啊……”“两个月!!外加夜宵!!”濑吕加码,反正口头支票不嫌大。“夜宵吗……”“三个月再加食堂日替甜点!!”切岛一拍掌豁出去了。“成交!”芦户笑得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那就从明天开始啦!请多关照!”


还没等三个人舒完一口气,芦户又开了口:“说起来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讨论怎么才能支走爆豪来着?”三人疯狂点头,芦户拍拍胸:“这个简单,就包在我身上了!我这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女孩子的特权!”切岛和濑吕眨巴眨巴眼睛,上鸣心底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啊这么说来我又为你们多做了一件事情啊……”上鸣心想不出我所料,但还是开了口:“小卖部的炒面面包我帮你抢一个礼拜!只要你能成功!”“成交!哈哈哈上鸣看不出来你也是个好人嘛!”“我不想被你发好人卡啊……”


 


爆豪抬头一看他们四个回来的时候感到一阵恶寒:“你们什么表情?走路踩到狗屎了吗?”濑吕脱口而出:“差不多吧。”被上鸣痛击了一下头部:“久等了啊,不好意思刚刚发现身上零钱没带够,幸好芦户赶过来了。”爆豪挑眉:“是吗无所谓,反正我快饿死了。”说着先开始吃东西了。其他三个男生对看一眼,战战兢兢地也坐下了。上鸣直往芦户那里丢眼神,「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我说啊爆豪,今天晚上陪我出去一下!”上鸣一口汽水喷了出去。


爆豪也是一愣,一脸懵逼地抬头:“哈?!”“○○购物中心那边今天打折诶!我要去那边抢衣服!”“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缺个苦力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使啊?!?说到底这种事情干吗不去找这三个白痴?!”“我才信不过他们呢,肯定走到一半就嫌烦了!我跟你说啊,你是不是喜欢○○旗下的那个潮牌啊?我看你穿好几次了,他们今天也打折啊!”“啊?他们什么时候在那里开了分店?”“不知道了吧!今天你跟我去,我有办法第一时间给你抢到……”


濑吕一脸懵逼,这什么,他是在观摩什么女生座谈会吗?他转头一看另外两个,于是收获了两个跟他一样的懵逼脸。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芦户就一锤定音:“那就这么定了!吃完晚饭就走!”说罢冲他们眨了眨眼,三人这时候只能在心底狂刷666。


 


七点的时候上鸣抬头望天,很好,月黑风高,天时地利,杀人放火都没人管。于是他抓起那条被他洗了十来遍还喷了古龙水又烫过了的内裤,上楼敲响了切岛的房门。门开了一条缝,缝里露出一只眼睛打着圈儿看。上鸣:“……别演了别演了,就我一人。”切岛这才开了门。进门之后上鸣发现濑吕也在了。三个人凑在一块儿,齐齐点头,然后“刷”的一下掏出了两条内裤和一件衬衫。切岛:“都洗干净了吧?要是被爆豪那个洁癖发现有一点污渍他不炸死你。”濑吕吸吸鼻子:“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没洗过这么干净的衣服。”上鸣:“开玩笑,我还喷水了好吧。”说着还晃了晃那条内裤,惹得其他两个人一下子跳开半米远。


切岛定了定神:“总之先突击吧。”说着就来到了阳台。他寝室隔壁就是爆豪寝室,翻个墙这种事对雄英英雄科1A班的各位根本不在话下。三个人刺溜一下就翻了过去。拉开阳台的门,成功潜入卧室。就在三个人要把衣服放回去的时候,上鸣突然低声道:“等等!”濑吕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又怎么了?”上鸣望他一眼:“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把衣服放在哪里啊?”


切岛莫名其妙:“衣柜里不就行了吗?还能往哪里放?”“不行!”上鸣毅然决绝,“你们也不想想?爆豪难道一开始发现衣服不见的时候,不会先去衣柜里找找吗?那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衣柜里不会有这几件衣服了啊!现在又突然出现,他难道不会怀疑是谁偷走了之后又送回来了吗?”切岛顿悟,一旁的濑吕又提出了看法:“可是只要藏在衣柜下面一点的地方,他应该会觉得自己上次没找的太仔细漏掉了吧?”“蠢!你见过爆豪他做什么事情不仔细吗!他要是要找衣服肯定是整个衣柜都倒空了好吧!而且你没听他说的吗?他说的是他数过了之后才发现内裤少了两条啊!”


三个人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思索了片刻,切岛提议:“要不藏在床下面?就当是他自己把衣服弄掉了?”“床下面也太刻意了吧,谁没事会把衣服丢到床下?”濑吕反驳道,上鸣又在一旁出馊主意:“要不拿个袋子包装一下?上面写个Surprise,就当是不知道的人送的?”“你傻啊什么人会送这种东西!而且这种手法一看就是切岛的风格好吧!”“濑吕你甩什么锅??明明是你好吧?”


几个人又瞎闹了好一会儿,愣是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又过了一会儿上鸣的手机突然响了,吓了几个人一跳。打开一看发现是芦户发来的短信:「我们地铁快到站了哦马上就要到宿舍了!和爆豪逛街简直是在打仗啊哈哈哈!」


“也太快了吧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冷静冷静,先想想还有哪里我们没有考虑到!”“叮铃铃!”「我们在校门口啦!」“我靠怎么办啊啊啊啊啊!!”“书柜??书柜怎么样??”“你别搞笑了好吧!!”“叮铃铃!”「准备上电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咔哒——嘭”。


门是被撞开的,接下来一刹那万籁俱静。爆豪看里面黑灯瞎火的一下子还看不太清,等眼睛习惯黑暗之后看到里面立着三个人影,全部都半蹲然后两臂打开,头上还用什么东西蒙着。“——为了世界的和平!”第一个人影说话了。“——为了人类的幸福!”第二个也说话了。“——我们出现了!”第三个紧跟其后。“我们穿梭在宇宙之中!”“与邪恶的力量作斗争!”“我们是光明的使者!”“内裤给予我们力量!”“我们是——”“内裤超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烂透了啊我靠!!!切岛你在说什么啊!!」「还不是因为上鸣突然就那么说!!!我也只能那么接啊啊啊!!!」「我靠这能怪我?!?!在那种时候我该怎么办?!你们怎么没个站出来讲话的啊!!!」「别吵了吵个屁啊要死一起——」“你们,是不是想打架?”


空气再次安静了。


爆豪突然开始活动双手,然后握起了拳,十个指关节被他摁得“咔嚓咔嚓”地响,每响一声三个人就抖一下。“我说啊,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你们三个今天一整天都不对头了吧?你们当我是跟你们一样的智障吗?”“……”“……”“……”“把我的衣服还回来还真是辛苦你们了,可你们有没有发现还少还了一样东西?”说着爆豪顿了一下,“我的衣架给我拿回来了吗?”


「……卧槽,忘了!!!」


“所以说我从一早上就知道应该是衣服掉到别的地方去了,稍微观察一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究竟有哪几个拿了我衣服了。没想到等了一天你们也没这个胆说出口啊?”「大哥你也想得太容易了吧谁会有胆对你坦白这种事情啊!!!」“——那么。”


说到这儿爆豪突然笑了,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微笑,到他脸上就变成是那种让人看了毛骨悚然心跳骤停的笑:“要从谁开始呢?狗屎头,白痴脸,还是酱油脸?”


“……对不起,请放过我们吧!!”


 


“……那后来衣服怎么办了?”丽日终于止住了笑,抹着眼泪问芦户。“啊,送给他们了。说是送不如说是爆豪不要了吧,那家伙的洁癖有时候真的很神经质。”芦户吃着食堂的日替甜点这么回答,说完还又吸了一口今天的香蕉奶昔,“不过对我来说是件百利无害的好事就是了,哈哈!”


 


 


-FIN.-






派阀特好,我特喜欢这种CB((在一起胡闹的感觉太可爱了

评论

热度(240)

  1. ✿墨蒅✿木愛Kia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