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诚凛学园祭有兔男郎?

歲裂:

#恶趣味兔男郎设定,慎入


#赤降


#一个受惩罚被迫穿上的小可怜的和一个看到后很不爽但很体贴的男盆友








“10分钟给我穿上兔女郎的衣服!降旗君!”


女同学甲和伙伴们在更衣室里围着降旗光树,残酷无情地叉腰看着惊愕不已的他。见对方愣在原处毫无反应,还不忘冷笑地往降旗伤口上撒盐。


“还不怪你从鬼屋那里逃出来偷懒,被我们逮着了?”


“就是,就是。”身旁两三个负责班级节目的女生也一直在降旗耳边聒噪附和。


“就只是一个偷懒,用得着……”他羞耻play吗!


“你忘了吗,今天学园祭是我们部门的重要日子啊!事关部门前途发展,我们能不着急吗?偏偏是今天,还敢给大伙偷懒!”


女同学甲面无表情地用手指着桌上摆放着的黑色假发,黑色眼镜和一堆化妆品。


“也不会为难你,我们会把你塑造成谁也不会认识你的美女。”一女同学乙绕着降旗身边转来转去,认真地上下打量琢磨,“如果你还不接受惩罚的话,就罚你一个星期都当值日生。”


妈呀,当值日生那岂不是一个星期都不能打球吗?


“……好吧。”


降旗面对篮球的要挟只能咬紧牙关,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答应了,目光停留在那套羞耻的服装上又迅速地撇开,心里后悔大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就不该太想念那个过来看看他的男朋友赤司,就不该没心眼地相信河原和福田的拍胸保证,就不该偷偷跑出来还被班里的母夜叉当场捉到!


看到降旗撇撇嘴角答应了,女生们终于心满意足地放过了这个低头垂眸的可怜虫,好似心头放下大石,吩咐一个朋友留下来帮降旗化妆,其余的都顶着一脸计划通走出更衣室忙去了。


“哎,算是解决了咱们女仆店里的招牌了。要不是我们女生都在忙生意,降旗君还偷懒见情侣,还会捉住他惩罚他么。”


“不过降旗君的五官好像是咱们班里最可爱了吧,身材也不亚于我们女生。”


“对呀对呀,好期待这只可爱的兔男郎哦!我的腐女之魂熊熊燃烧!”


“啊,那他交往的女生会不会认出他来了啊。”


“怎么会啊!东方神奇的易容妖魔术可是很厉害的!你就等着我们店门前引起一阵欢呼雀跃的骇浪吧!”




交头接耳的闲聊声却被人群嬉闹声掩盖过去,这一年,诚凛学园祭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相当热闹,各部门节目的竞争也在激烈角逐。


“赤司君,降旗君不在鬼屋这里。”浅蓝发色的青年脸上涂满了番茄汁,头上顶着一个斧头,身着一套白色幽灵装,正向站在门口的赤司征十郎走来。


“光树在哪儿?”一身洛山西装校服的赤司淡淡地看了一眼黑子的装扮后,点着下巴,脑中浮现着降旗穿着这样的情形,而后余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我刚刚看到他被女生们围住了,或许就在隔壁女仆咖啡厅里。”


“谢谢,哲也。”


临走前,赤司随手掏出衣袋里的票,投进了鬼屋门前的箱子里。女仆咖啡点没有离鬼屋很远,只迈了十几步就到了。红发青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反应灵敏地挤了进去,还没进店门,一双红眸就被店前一个角落所吸引。


“啊,这里很暗,根本看不到啊!降旗……额不是,小光,你快出来!”


给降旗化妆的那位女生,此时此刻,正双手使劲拉着着装完毕但一直往后退的降旗,对方似乎死都不愿意出来。


无奈力气敌不过降旗,拖了拉了一会儿还是不如意,女生很生气很恼火,她准备跑到同伴们告状去。不料,降旗也察觉到了她的想法,紧紧反握住她的手,严肃说。


“给我十秒的心理准备!就十秒不多!”


“一、十。好了,过来吧。”女生狡黠地回应他,不等降旗为她狡猾数数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一用力,成功地拉着他出现在等待入座的人群面前。


降旗从前就觉得,女生那漆黑锃亮的高跟鞋很漂亮,谁知会是自己首先体验一般,也岂料穿上去是这么的难受。每走一步,脚趾头和脚板的挤压受力让他差点痛地出声。而且头上的假发,脸上的妆容,胸前的垫子,腿上的黑丝,紧身的衣服,使得他浑身不自在,全身绷紧,内心流着西湖的泪,永远止不住。


黑发兔女郎穿着一双高跟鞋,不小心一个踉跄,看上去要出现少女漫的平地摔了。身旁的女生还沉浸在自己成功的喜悦中,一双明眸在一个身影闪过之后瞬时放大。


赤司征十郎走上前去,展开双臂接住了这位心里暗叫不好的兔女郎降旗。


“没事吧。”他半眯着双眸,在降旗面前展示一副绅士风度的笑容。作为赤司的男朋友,降旗很清楚,赤司的眼底一丝笑意都没有。


“嗯。”一个练习后的小尖细声,别人是听不出来他是男生。


“你要站多久?”


赤司捧着降旗这副精致妆容,压低声音在降旗耳边吐热气。就这句话,彻底打消了降旗侥幸糊弄成功的小得意。黑发“美女”也不装了,像是捉到救命稻草一般赶紧抱住赤司,把脸深深地埋进赤司的西装上,低声抱怨。


“她们要让我站十分钟。否则我就不能放学打球了。”


“好,我陪你。”


是吗,那太好了。等等……陪是什么意思?


降旗高兴地笑着,一秒后又拉下脸来疑惑着。这时候,热闹非凡的人群聚集在女仆咖啡店门前,纷纷拿出手机拍下这对“俊男美女”。那堆始作俑者的女生们不得不轮流偷懒到门前拍照,一边成为腐女们脸红尖叫,一边感叹学校百分之九十的生意都被他们垄断了。




有赤司在虽然很安心,但为什么就觉得怪怪的呢?


降旗双手环住赤司,把自己全身掩在赤司身后,不敢被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中。只见面前的对方也抱紧了他,将他紧紧拢向自己,一边用手指触碰着降旗脸上的红唇,一边摸着降旗黑丝包裹臀上的兔尾巴。


男朋友的手如往常一样在自己身上点火,他受不了赤司的温柔直视,撇开通红的脸,眼皮上贴着的眼睫毛随着动作而轻微颤动,衬托着那双因情愫而眸光波动的明亮瞳孔。


怀里的人不想和赤司对视,就开始小声谈话。


“你怎么发现我的?”


“我对你的平地摔印象深刻。”


“可恶,你就不能忘了那次比赛的平地摔吗!”


降旗恼羞成泥地转过脸去,突然一个轻柔的触感在唇瓣上蔓延开来,双眼瞪大地凝视着赤司的吻不断深入。


顿时,门前的尖叫声一浪接着一浪。




十分钟,就如同过了十年那么久。


降旗已经没好气地瘫软在赤司身上,一脸身体被掏空的样子,在跟赤司咬耳朵。


“终于结束了,你想去哪儿玩,我带你去。”


“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红发青年撩起降旗黑色的刘海,在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脱下西装外套在降旗腰间绑了个结,完全遮住了降旗下面的大好风光。又不等降旗连忙拒绝,蹲下身子亲自脱掉降旗的高跟鞋,转身半蹲着说道。


“光树,我背你回去更衣室。”


“可是……我自己能走啊!”


“脚跟都红肿了,不要勉强自己,上来吧。”


降旗知道,赤司的语气如果很平静,就没事,但如果是很沉静,就代表他完蛋了,像现在这样。他只能乖乖地挨了上去,头上的兔子耳朵也跟着耸拉下来,却在别人看来宛如是在撒娇。


“你看你看,男友力max啊!好宠好体贴的男朋友!”路过的女生们都在为赤司好男人点赞。


呵呵,降旗侧着木然的脸干笑否认,心里只想着等到了更衣室怎么对付这只暗暗发飙的大狮子。




过了一会儿,更衣室的门打开了,赤司将降旗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好似如临大敌过后的降旗咧开嘴苦笑着,皱着眉头余惊未定地脱下了黑长的假发,粉嫩的兔耳朵和碍事的眼镜,唯独没有注意到赤司那深邃的殷红眼神。


“赤司,你到底想去哪儿玩啊?不然的话,就由我决定了!”


“我想在这里玩。”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一堆衣服,还有镜子,难道你想玩cos……”


cosplay这英文单词还没说完,降旗就红着脸地看见赤司用手摸上了自己穿着黑丝的长腿,时而轻,时而重。手掌的温热还未散去,他又把降旗的腿抬到肩膀上,用手弹了下那双臀夹着的白色兔尾巴,甚至在那紧致丝滑的表面落下了一个个绵长的吻痕,沿着脚踝一路延伸到腿根。


棕发青年逐渐被逼到拉上窗帘的窗户前,紧挨着身后的窗帘布,仰躺在课桌上无力地支起上半身,任由赤司尽情地欺负自己。


胸前的垫子掉了一半,紧身的低胸上衣罩在降旗的胸上,坚硬挺立的两点显现着清晰的轮廓,又令赤司停下的唇舌吸引过去。


“赤……司……她们会……”


“不会。”


“嗯……啊……”


门里的闷哼喘息声声不止。






诚凛学园祭有兔男郎吗,也只有那堆始作俑者的女生们和那一对还在亲热的情侣知道了。







评论

热度(65)

  1. ✿墨蒅✿歲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