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胜出】厌O症与你(07,ABO)

赤渊:

ABO设定,小胜有严重的厌O症,卡A久O。


久其实是他唯一不会厌O的Omega。


逗比搞笑文,比较轻松,连载。


比较长,我感觉我即将被爆豪打死


===============


《厌O症与你》


CP胜出


BY赤渊




*


 


我喜欢上了Lord。


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把他炸晕,一瞬间,绿谷出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自己。这太好笑了,他平平稳稳地过着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青春期,却在阴沟里翻了船,突然喜欢上了一个什么人,这个人是他认识的人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看不见摸不着、只能通过终端联系的对象……


这算什么!?


自从在机甲上有了这样的认知后,他就没法静下心来。丽日接下来的话就像耳旁风一样过去,浑浑噩噩地下了机甲,又浑浑噩噩地上完了一天的课程,在下午的课上还被午夜老师用粉笔头砸了脑袋。刚才在书桌上,他像做梦一般写完了今天的大作业,一篇《关于双人机甲的初步认知》,然后就傻坐在床上发呆。他仔仔细细回忆着与Lord认识以后发生的一切,他们聊过的天,打过的生存,所有相处的一切就像数据一样从他脑子里滚滚流过。他惊讶地发现Lord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或长或短,他竟然都记得,就连每个简短的语句,他能清晰地回忆出Lord是在哪个时间点怎么发给他的。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想否认,都找不出否认的理由来,绿谷出久在床上抱着脑袋滚了三圈,心理挣扎又质疑无数,最后决定面对现实,他得出结论——


他好像确实喜欢Lord。


而他不仅不知道Lord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在哪个班,他甚至不知道Lord的第二性别。他能确定的仅有Lord是个战斗科的高年级男生这一信息,就连他是Alpha还是Beta都无从得知。Omega是可以先排除的,因为首都军校整个战斗科就只有他一个史无前例的Omega——这他可以肯定,别的他就没处了解了。Lord总是把他的个人信息保护地非常好,他很少透露一些私人信息,这让绿谷出久喜欢上的人……惨得就像是一个数据组成的大框架。


现在还没熄灯,他打开列表,Lord在线,他点开聊天框,打了半天字,又全部删掉。绿谷出久发现自己开始不好意思了,Lord在他心中的印象由憧憬崇拜的前辈变为了喜欢的人,虽然这个质变是由每日的量变缓缓形成,但这是一个不得了的质变,打乱了绿谷出久原本所有的相处心态。他把Lord的聊天框打开又关掉,打开又关掉,最后他认命地关闭和Lord的聊天框,打开了与另一个人的。


人偶:Thunder,你在吗?


Thunder:?


Thunder:你终端又坏了吗


人偶:没有没有,我是想问你一个事情……就是,你知不知道Lord的第二性别啊……


Thunder:他?他当然是Alpha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Thunder:我不和你说了,我带妹子双排,886


绿谷出久还没来得及说个谢谢,Thunder的头像就出现了“游戏中”的标识,明显已经走人了,他只能打了个非常感谢然后发过去。


Lord是Alpha。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有些莫名的庆幸,但又有些未知的惶恐。曾经他是Beta的时候,他一直认为自己同样会和一名Beta女生在一起,就像他初中时同班女生那样的就可以,温和善良,狡黠又有着自己的个性。而Alpha对他来说,就像不同种人一样,那是一个可以做朋友,却不会有机会做恋人的存在。那时候的绿谷出久从没想过自己是个Omega,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高中的某一天……喜欢上一个Alpha。


丽日今天在机甲上说的话,突然又在脑子里浮现了出来。


在校园祭最后一个小时表白的人,表白对象不能拒绝他,必须答应与他交往一周以上。


想到这里,连绿谷出久自己都被吓得快从床上跳起来,他震惊于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想法,他居然想……试试看!?他迅速地从挂钩上取了自己的毛巾,到洗手间打了盆冷水,洗了把脸冷静了一下。绿谷出久,他对自己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但放回毛巾以后,他还是打开了校内网的论坛。论坛里什么都有,前辈们留下的恋爱经验的遗迹楼在这里比比皆是。他忍不住搜索“Omega向Alpha表白有多大概率被拒绝”,跳出来的帖子数量不算少,里面各种学长学姐出招解惑。


绿谷出久花了两个小时,熬夜撑着眼睛,怀着科研般的态度,把所有帖子都看完了。帖子里的各类Omega与Alpha前辈们通过亲身实践得出的结论是,在雄英这种闭眼一摸全是Alpha的地方,Omega那都是靠追靠抢的,Omega和Alpha表白,只要你长得不像史前巨兽或者人猿泰山,那就基本不会被拒绝。


绿谷出久看得嘴角直抽抽。


他好像头一次在雄英知道,自己倒霉催的性别……还有这样的好处吧。


 


“我觉得你有心事。”丽日御茶子严肃地看着他。


绿谷出久正在打果汁,被丽日御茶子这句话一吓,打果汁的手一抖,橙汁没灌进杯子,反倒全都淋到了袖子上。吓得丽日立刻拿出纸巾帮他擦,绿谷出久一边说着没事没事,一边责备自己的走神,整个袖子都是橙汁的味道,看来午休得回趟宿舍换衣服了。


“你真有心事吧?”丽日担忧地看着他,“我觉得你这两天总是在想着什么的样子。”


“有……有吗?”


“有啊。”丽日说,“很明显的,你发呆出神的时候的表情……对,就是你现在的表情。”


绿谷出久觉得有些心虚,自己的小秘密居然被好友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端着餐盘,坐到桌边,丽日还在关切地看着他,他想着找什么借口先搪塞过去,想了半天只好说:“我在想校园祭的事情。”


“你还在担心我们班美食街的问题吗?虽然我们低年级是第一次负责美食街,但八百万已经做出完善的任务分配表啦,小久就算不会,稍微学一学,也能很快上手的。”


“可是……”


“不用担心!倒不如担心一下那天的人会很多,可能会很忙倒是真的。怎么?小久还在担心别的?”丽日眨了眨眼睛。


“那个……”他左思右想,“你知不知道,高年级在这次学园祭中,负责的是什么?”


“高年级……你说的是三年级吗?”丽日想了想,“我们一年级负责美食街,二年级负责晚会统筹,三年级的话,也是他们参加的最后一个校园祭了,期中过后应该都要出去全天实习,我想他们负责的是第一天上午的机甲表演吧。”


“也就是校园祭那天,高年级的也会在学校里?”


“理论上是这样。”丽日有些好奇,“小久为什么突然询问高年级的事情,是有高年级的前辈要见面吗?”


“没有没有。”绿谷出久连连摆手,他实在不擅长撒谎,被戳到心里的小秘密,耳根子瞬间红了,立刻埋头吃刚刚点的午餐。丽日看着他发红的耳根,好像顿时也明白了什么,她哦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


绿谷出久被她笑得耳根更红了。


 


今天的值日是他和丽日。


离校园祭还有三天,学校里有着浓郁的与平时大不相同的气氛,横幅已经被提前挂起来,花坛里种上了全新的绿色植物与花朵,散发着好闻的香气。到处都是准备校园祭的学生,操场上永远都有练习的队列。今天放学前,饭田和八百万作为班长和副班长宣布了在校园祭中,战斗科所要负责的美食街的任务安排表,他们班最后决定做烧烤,绿谷出久领到的任务是现场的侍者,也就是跑腿的,要穿着围裙,不断将烤完的烤串按照点单,送到客人的桌上。


这任务不算难,就是挺累,不过比起烟熏火燎的被分配到要烤串的学生,绿谷出久又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被分配到要全天候无间断烤串的,是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在饭田宣读完分配表后,轰焦冻面无表情地说了声明白了,而爆豪胜己则撇了撇嘴,发出了一声气声。


幸好不是和爆豪一起烤串,绿谷出久觉得庆幸,否则以爆豪的厌O症,一边烤串一边因为他而反胃的话,想必也会非常影响客人的食欲吧。


他已经做好打算了,侍者除了他以外,还有蛙吹梅雨,如果要离爆豪远一点的话,他可以和蛙吹分配任务,他只负责运送轰焦冻那边完成的烤串,蛙吹梅雨负责爆豪那边的,这样就能很好地保护爆豪,防止自己那位鼻子很灵的幼驯染受他的Omega气息干扰。


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只剩了他与今天一起扫地的丽日,他从教室后排往前,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地清理着,扫到爆豪胜己的课桌时,看见他椅子旁的地上,躺着一本课本。


绿谷出久把课本捡起来,这正好是与今晚作业内容相关的那本课本,应该是爆豪走之前整理东西时,一不小心将课本掉在了地上,想必一会做作业的时候就会发现。爆豪应该会马上回来取的,他这么想着,绿谷出久掸掉上面的灰,将课本放在了爆豪的课桌上。


他从最后面,一直扫到教室最前面的窗台,丽日正在擦黑板。他打开窗户,往外看了看,正好看见头顶有一列机甲,排成一个数字的形状,整齐迅速地从头顶飞过。


“哇……”他忍不住赞叹,飞得真整齐。


“啊。”丽日也看见了,“那就是三年级机甲表演的人。”


“诶?”提到高年级,他的心又跳得快了起来,“好厉害。”


“小久。”丽日对他揶揄地笑了笑,她压低声音,把板擦放在窗台上,顺带眨了眨眼睛,“你不会是喜欢上什么高年级的人了吧?”


“我我我没有……”


“你耳朵红了。”


“啊啊真的吗……”


“骗你的,果然是真的吧。”丽日得逞,看着绿谷出久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你就告诉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


绿谷出久很踌躇。


他确实不想和丽日撒谎,丽日是他最好的朋友,况且他喜欢Lord也是事实,丽日不是多嘴的人,告诉她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他只是觉得有些丢脸,自己喜欢的人竟然只是个在终端认识的、连真名都不知道的同校生,一旦说出来,听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玩笑话一般。


丽日确实很关心他,她眼里的关切是真的,她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是。”他豁出去了,眼睛一闭,实话实说。


“我确实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前辈……”他坦白。


话音未落,正对着窗台的他听到了一声门外的巨响。他甚至还没得到丽日的反应,就匆忙回头,接下来的场景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可怕——他看见了他最不敢接近的人。爆豪胜己踢开了教室的门,正站在外面,单手拎着包,眼睛微微眯着,猩红的瞳孔危险又可怕。


绿谷出久吓得话都不敢说,虽然他什么都说了——也已经有可能被爆豪听到了。爆豪应该是来拿书的,也许隔着门,没有听到呢?他这么安慰着自己。他看着爆豪走进来,没有如他预料的走到课桌边取回课本,而是向他的方向走来,停在了离他几步远的地方。


“你——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


爆豪看着他,挑衅——而又嘲笑地说。






TBC

评论

热度(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