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MHA/勝デク/胜出】狗随主人吗?(短篇完结)

あきら:

※原本写短篇我前面都会说很多话,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啥特别想说的(…)


※都市paro无关原作随便看看乐一乐就好了,我也是脑袋里莫名其妙跳出这个画面,就写着给《家族之诗》做一个缓冲吧(其实是卡文了x)


※人气偶像卡酱 X 宠物护理师久,不会改变的幼驯染设定。胜→久。


 


—————————————————————


 


 


《狗随主人吗?》


 


 


绿谷出久的宠物店就开在本市租金最高的地段,寸土寸金,所有的钱都得盘算着用,不然一不小心可能电费水费都付不起。


他一开始是没有想过要把宠物店开在这种地方的,甚至没有想过自己开一家宠物店。他梦想不大,老老实实地待在老家最大的宠物连锁店里做个店员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了。


 


一切转折都要从自己的竹马爆豪胜己来到这座城市开始。


 


从小窗户对开的发小终于结束对他长达十多年的欺压,于高中三年级时被大型经纪公司挖掘,只身一人前往大都市。他从名不经传的杂志模特到偶像团队成员,接着单飞出演舞台剧,最后成为一名可以主演电影的演员,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


当出久还在宠物护理专门学校攻读课业努力考取资格证的时候,他已经让自己在大城市里立足并且不断给家里寄钱了。


 


然而爆豪家的家境根本不需要小胜的钱,他自己也非常清楚吧。他只不过打着给老家寄钱寄信的名义嘲讽落于身后的自己而已。


不然和家人通电话的时候为什么要问“废久不会还找不到工作吧”这样的话,并且给出“让那个废物来我这里好了,我有工作能给他”这样的提议?


 


最后在爆豪胜己一如既往威逼并没有利诱下,出久收拾行李,坐上了开往大都市的列车。


 


而现在他正在做的事,就是在这间位于高档小区马路对面的宠物店里,照顾包括爆球在内一些非富即贵人家的宠物狗,然后,进口货物亲力亲为,水电费房租统统自付。


而且为了减少开支,他只能选择住在店里。虽然有想过厚着脸皮问问小胜“能不能和你一起住”,但怎么样都不可能吧,先不说他会不会一脚踹飞自己,作为男偶像和别人同居,传出去影响肯定很不好。


 


哎……


 


可是——


 


“爆球,人生这么多艰难的事,我现在只要抱着你就被治愈了。”出久笑着弯下腰,把爆球搂在怀里猛搓。爆球非常听话,任由出久摸着,时不时还舔舔他的手撒娇。


 


爆球是爆豪胜己养的宠物狗,也是出久来到这里的原因。它是一只普通的哈士奇。对,就是那种俗称二哈,明明智商很高,激动起来却最躁看起来蠢哈哈儿的狗。


从小到大嚷着“我最讨厌废物和蠢货”的小胜,居然养了一只土傻土傻的宠物狗。


 


真实情况是,爆豪胜己就是随便买的。他根本分不清哈士奇和阿拉斯加,只是觉得这只狗的外形完美契合自己的人设。


说起来,不管是凶狠的长相还是好动的天性,都和小胜非常像呢。


 


狗随主人,爆球能成为小胜的狗狗也是种缘分吧。


 


“话说回来,爆球这么听话,这点倒是和小胜也一点不像。”出久和爆球已经认识相处了三个多月,胜己工作的时候就会把它送到这里来。一人一狗同框出现在出久面前的机会其实不多,但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不同。


 


比如说现在。


 


“喂废久!你在对爆球做什么!”


胜己推开店门进来,扑面而来的暖气冲了他一下,他卸掉全副武装,把帽子口罩墨镜全部随手扔在桌子上。


“你平常就这样欺负我的狗吗?赶紧把它交给我。”


 


“这哪里叫欺负?这是人类疼爱他们的方式,他们很喜欢这样的。”出久面对胜己的催促不满地回答,然后低下头捏捏爆球的脸颊,“呐呐,你说是不是啊?”


爆球看见胜己并没有很兴奋,对它来说喜欢出久胜过对自己不怎么关心的主人。它摇着脑袋甩开出久的手,一个劲朝他领口钻。


口水布满了出久的脖子,出久痒得忍不住发笑,顺着爆球的后背哄道:“好了好了,不要玩了,小胜来接你啦,快跟他走吧。”


 


出久偷偷瞄了眼坐在边上的小胜,他正皱着眉头紧盯着自己和爆球若有所思。出久背脊一凉,在对上他的眼前赶紧把目光移开了。心想,主人看宠物把自己晾在一边和别人嬉戏打闹,多少都要不开心的,更何况是独占欲望强烈的爆豪胜己呢?在他生气之前还是赶紧让爆球和他回家吧。


 


这种做了坏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呵,它很喜欢你啊。”一直旁观出久和爆球玩耍的胜己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一张嘴就让出久感到一股浓烈的醋味,“这只色狗。”


 


出久对胜己的态度非常不满:“你怎么能这样说爆球?他是你的宠物吧,你这样根本没办法和他搞好关系啊!”


“随便你怎么说。”胜己莫名火大地站起身,他的眼睛似有似无地瞟过自己,想要停在某处,最后却又移开了,“即使是宠物狗你也稍微有点防备吧,看看你自己的衣服!”


 


出久一愣,低头向下望去,才发现围裙不知什么时候蹭掉了绳结,身上的T恤被唾液充盈的爆球舔湿了好大一半。


“这个啊,没事的,等你走了我再换吧。”出久不怎么在意地揉揉爆球的耳朵,“爆球喜欢就让它舔吧。”


 


“但是我不喜欢。”胜己冷着脸向前一步,将爆球从出久手里一把拖过,“你就这么娇惯它吗?”


出久怀里突然一空,顿时失落,加上胜己莫名其妙的发火,让他也不痛快起来:“小胜你怎么了?工作不顺利?不顺利就来我这里撒气吗?”


他也站起身来,直面对方:“如果你觉得爆球过得不好或者质疑我的能力,就自己照顾它吧,我让爆球做自己喜欢的事,都是它平时懂事又听话应该得到的奖励啊!它喜欢我,哪怕我不是主人,不应该也要回应它吗?”


 


“你觉得它喜欢你吗!”


“当然啊!”


出久莫名其妙。


爆球所有的反应,都表明它是喜欢出久的,至少喜欢被他照顾,喜欢和他玩耍。


 


不管是什么程度的好感,都要强过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每次见面都朝自己发脾气的发小吧!


小胜到底为什么这么不喜欢自己啊。


 


胜己冷笑一声,把爆球夹在腿间,伸手捏住出久的双肩:“那你没有想过它为什么喜欢你吗?因为你是专业的吗?因为你能力强吗?”


“因为你长得单纯善良惹人喜爱身上还一股子吸引人的味道吗?”


他越说,手收得越紧。


强烈的压迫感让出久说不出话,只能疯狂摇头。可是他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爆球还能因为什么喜欢他呢?


 


“怎么?不说话吗?”


 


出久一惊,连忙哆哆嗦嗦地问:


“嗯……它为,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它是我的狗!蠢货!”


爆豪胜己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


“因为狗随主人!懂了吗?”


 


已经说得如此直白了,出久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仔细想了想爆球到底哪一点随小胜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出来,战战兢兢地说:“它……它不随你啊?”


 


“……”


 


“……滚。”


 


濒临爆发的爆豪胜己最终拎着狗走了。气归气,他明天还会再来的。好不容易有个借口把人留在这,不能因为一时吃味把废久弄跑了。


 


当然他的想法,绿谷出久从来都不知道。


 


直到胜己过了马路,出久还在想爆球到底随不随主人的问题。以及小胜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END.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