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胜出】绿谷家的火凤凰又出来烧山了(上)

关若何何何:


题目就是剧透系列。
出久有女装。
五岁的胜出。
更多notes在文末。




-



「果然是躲在这里啊,废久?」
爆豪胜己的声音穿过稀疏的树叶和草丛,传到绿谷出久的耳朵里。
「呜……」
躲在秘密基地里的绿谷出久,嘴里发出了如同蚊蚋一般的声音。
「反正小胜也是来嘲笑我的吧?」
他把脸埋进膝盖里。宽大的巫女服恰好把他的脸遮住,只露出深绿色的假发上戴着的金色鸟型发冠。
爆豪胜己被那发冠上反射的夕阳一闪,愣了一下,才凶巴巴地回答。
「我才没有这么闲,是引子阿姨叫我过来找你的,不然我才不来。」
绿谷出久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似的,自顾自地哭起来。
「呜……我不想穿着这种衣服跳那种舞啦……为什么妈妈一定要我去跳呢?明明可以找个女孩子……」
爆豪胜己被他哭烦了,想到绿谷引子委托他的重任,又不得不把火气憋回去。
「你是傻子吗?如果有愿意来做巫女的女孩子,过去五年里就不会不举办火凤祭了。」
绿谷出久不出声了,只把脸往袖子里埋。
的确已经五年没有举办火凤祭了,没有自愿来做巫女的处子身的女孩子是一个原因,土地贫瘠导致收成降低,村庄一年比一年穷,神社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也是一个原因。
绿谷的爸爸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因此而到大城市里去找工作了。
村民们把收成不好的原因归咎于神社没有举行祭典,导致他们的神明火凤凰大人抛弃他们了。所以今年必须举办一次火凤祭,巫女就选定为年仅五岁的绿谷出久。
「啧。」
爆豪胜己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脑袋。
「抬头。你化了妆吧,弄脏了衣服就办不成祭典了。我不会嘲笑你的,所以快给我抬起头来!」
绿谷委屈地抬头。两只眼睛本来就大,现在把眼线哭糊了,腮红不均匀地粘在脸上,嘴唇上的胭脂跑出了界,倒把爆豪胜己吓了一大跳。
「哇,好丑!」
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惹来绿谷崩溃的大哭。
「小胜你刚刚还说不会嘲笑我的!你骗人!」
爆豪胜己说不出话,只好看着他哭。哭得差不多停下来了,才抱着他的肩膀,给他擦糊掉的眼线和出界的胭脂。
「好歹你也是神社的继承人,争气一点啊?」
他这样埋怨着,手上动作却不停,总算是把他收拾得不像女妖怪了。
「总之,祭典马上就要开始了,赶紧回去吧。」
他帮绿谷出久整理了一下假发和头上的发冠。
隐约听见了绿谷引子的呼喊:
「出久——胜己——你们在哪里啊!」
啊,要被发现了。赶紧完成任务,把人带回去吧。
爆豪胜己这样想着,认真地安慰起了绿谷出久。
「听我说,废久。我觉得你这样穿还挺好看的。待会你跳舞的时候,我会在台下看着,如果那帮小子敢笑话你,我就揍他们一顿。」
得到这种承诺的绿谷出久终于稍微安心下来。
「真,真的吗?小胜会帮阻止他们嘲笑我吗?」
爆豪胜己被绿谷的眼泪弄得失去了耐心。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笨蛋?所以快给我起来!你想让秘密基地被引子阿姨发现吗?!」
绿谷出久点点头,拉着爆豪胜己的手站起来。他觉得眼睛有些痒,便用手背往眼睛上一搓,顿时整个手背和眼眶都黑了。
「咦,怎么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笨蛋废久变成熊猫的样子了!」
「呜!小胜你说过不嘲笑我的!」

妆都花了的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拉着去找绿谷引子。上一代巫女果然送了他一顿骂,出久脸上的妆也要擦掉重新化。
在出久重新化妆的当口,引子吩咐了爆豪胜己去台上点燃烛火。爆豪胜己本想看着他化妆,又不好不答应引子的吩咐,只好耐着性子,提着一盏灯笼,去把祭台上的蜡烛一根根点燃。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祭台被烛火点亮,人们也开始逐渐往这边靠拢。
接下来只等音乐响起,南火凤神社的「巫女」就会为祭典献上传统的「火凤舞」。
祭台往南的一条街道被村民们占满,虽然日子十分艰苦,但时隔五年的盛大祭典,大家都尽力拿出了所有能拿出来的东西,可见是有多么重视这次的祭典了。
「五年了,请火凤大人显灵吧,保佑我们今年有个好收成吧——」
老人们嘴里都念叨着这样的话。
上了年纪的乐师们在侧台抱着老旧的乐器和板凳,稀稀落落地就坐。爆豪胜己被烟熏得皱皱眉头,提着灯笼啪嗒嗒地回到后台,去找他那准备登台的幼驯染。
绿谷出久抠着手指站在后台的阴暗处,局促不安地跺着脚,等着报时的钟声响起。看见他提着灯笼走过来,连忙上前几步,抓住他的手。那手上全是汗。
「小胜,我好紧张。」
「有什么可紧张的!不就是跳个舞吗?真不愧是废久。」
「小胜待会要好好看着我,呐?」
「知道了。」
爆豪胜己的目光落在出久脸上。卸妆的力道有些狠了,他的眼睛周围是红红的,重新画上了长长的眼线,点缀上鲜艳橙色的眼影。嘴唇上的胭脂也重新点过,在灯笼的光照下,闪耀着莹润的光芒。
爆豪胜己盯着他的嘴唇,不知为何有些燥热。
恰在此时,八点的钟声敲响了。乐师们开始奏响三味线和鼓点,引子作为主持,在侧台宣布祭典的开始,催促着出久上台。
出久提着巫女服的裙摆,脚踏高高的木屐,紧张地望了爆豪胜己最后一眼。
「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后你就不是爆豪小队的了,听见没有?」
「……小胜不要抛下我啊!我会加油的!」
爆豪胜己强行把目光从他的唇上扯开,又松开他的手,推了推他让他上去。
「还有,待会下来之后,去基地等我,不要卸妆。」
「嗯?」
「别问了,快上去!」

-

爆豪胜己凭借个子小的优势,钻到最前面的一排。绿谷出久已经行过礼,手执崭新的铜铃和丝带,开始一板一眼地跳起舞来。
周围的气氛有些奇怪。并不是绿谷出久的动作有问题,只是他实在太小了,一举一动中都透露着稚气。观看的大人和小孩子都纷纷议论起来。
「他家的孩子好看是好看,就是实在太小了。还是个小男孩。」
「万一神明大人反而因此生气了怎么办啊?」
「有什么办法?你家明明有女儿,又不肯送过来当巫女。」
「什么年代了,谁愿意来当这个巫女啊。我女儿可吃不了这个苦。」
「还不是怪绿谷他们家爸爸,也不多生个女儿,就出去大城市了。大城市真的有那么好?」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比起这个,我更关心让小男孩替巫女,祭典真的会有用吗?」
「爸爸,他还有个外号叫废久呢!」
「葵,不许给别人起这样的外号!」
「可是我们爆豪小队的都这么叫他呀……」
「这孩子看起来的确没有很灵光。」
「唉……越来越担心了。能传达给火凤大人吗。」
爆豪胜己听见了这些。他眼睛没离开过舞台,却笃定地说了一句:
「会传达到的。」
「诶?」
「胜、胜己君?」
爆豪胜己没过多解释,只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给我闭嘴好好看着。」
大人小孩都立马不说话了。大人们过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五岁的孩子吼了。
他们重新把目光投到绿谷出久身上。他正转了个身,露出背后特制的大片花纹。
是金色的线绣成的凤尾,在烛火映照之下熠熠生辉。
铜铃和凤冠都闪动着金色的光芒,随着绿谷出久的步伐起伏晃动着。
在爆豪胜己的眼睛里晃动着。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更热了,热得有些受不了。
幸好火凤舞已经跳够了半小时,到这里就结束了。出久在稀稀落落的掌声中行礼下台,动作规范却又颤抖。
爆豪胜己花了很长时间才钻出人群之外。他呼吸了几口夜里的空气,身体里的热度才稍微降下来一点。
废久估计已经按约定去秘密基地了。他想了下废久好像一下午没吃饭,便买了大份的章鱼烧,往秘密基地的方向跑过去。
月亮快要升到中天,仿佛就在头顶上似的,在地面投下小小的影子。

-

秘密基地在一个小山包上。这里可能是发生过火灾,厚厚的蕨类在一圈树木的环绕下生长着。周围树木有烧黑的痕迹,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在这里,能看见最好的星辰和月亮。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从会走路开始,就发现了这个地方。来这里的路很是曲折,他们约定谁也不告诉,是只有两人才知道的秘密基地。
「废久?」
他端着章鱼烧的盒子,来到绿谷出久身边坐下。出久的发冠和背后的凤尾,在月光直直的照射下闪着银色的光芒。
「小胜你来了……哇,这是什么,好香!」
「给你的,章鱼烧。」
爆豪胜己数落他。
「你个笨蛋为了练习火凤舞,都没有吃晚饭吧?」
「我怕出错嘛……而且紧张得根本吃不下。」
绿谷出久接过盒子,大快朵颐。
「小胜你不吃吗?」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蠢到饭也不吃就跑出来哭?」
「小胜好凶。」
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那吃得油光光的嘴唇,又一次觉得身体开始发热了。
「废久别动。」
他命令道。
然后凑了过去,一口咬在绿谷出久的嘴唇上。
「……诶?」
他咬得并不重。出久原本以为会迎来剧痛,现在反而有些惊讶。
爆豪胜己的动作与其说是咬,不如说是把他的嘴唇当成布丁一样吮吸。
他坚持不懈地舔着,吮吸着,直到舌头卷走了所有胭脂,才喘着气离开。
「胭脂味道好怪,我还以为很好吃的。」
他抱怨了一声。
「噫!所以小胜叫我不要卸妆,是想吃这里的胭脂吗?」
胜己大方地承认了,并且再次抱怨胭脂的味道奇怪。
不过还好。他心里想道,最后一口好像吮吸到了废久的津液。
除了章鱼烧的味道之外,好像还有些甜。
……糟糕,身体为什么这么热?
他喘着气推开出久,又往外爬了爬,离出久远了些。出久不明所以,刚被吃了嘴上的胭脂,这下胜己又躲开了他。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伸手去拉了拉他的幼驯染。
「小胜,你怎么了——呜哇!身体好烫!」
「离我远点!」
他的手被甩开了。胜己艰难地站起来,又支撑不住向后摔倒在地上,嘴里吐出痛苦的呻吟。
「小胜!你到底怎么了?」
出久快吓哭了,踢掉木屐跑过去想抓住他的手。再次被拒绝了。
「别过来!」
胜己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道。
出久的眼前一下子升腾起熊熊的火焰。
他眼睁睁看着他的幼驯染,在火焰中痛苦地哭叫,打滚,点燃周围的草木。
他哭喊着,却被火焰阻拦,无法接近胜己。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双金色的巨大翅膀,带着熊熊燃烧的烈焰,从爆豪胜己的背部缓缓生长出来、蓬勃地伸展开来。
金色的美丽羽翼,朝着正好在头顶上的月亮,有生命力地、昂然地伸展开来。


TBC





龙咔看多了,想写凤咔。
一开始是想写搞笑的,愣是写得非常严肃。也算是尝试一下新文风啦w
透露一下,这个咔是住在神社里的。
至于为毛他还是姓爆豪,你们猜啊(笑)

欢迎各位天使留言,跟我讨论一下后面的剧情发展!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