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蒅✿

佐鸣/土银/杀犬/一八/黑邪黑瓶/墙头多!

【胜出】我的青春驯龙物语果然有问题(中)

赤渊:

小甜饼的更新!


一个很搞笑的倒霉驯龙师与一头暴躁龙因为命运必须绑定的故事


===============


我的青春驯龙物语果然有问题


CP胜出


BY赤渊




///


绿谷出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丽日担忧的面孔。


他把视线挪往边上,又看见了家里熟悉的柜子,还有熟悉的墙面。绿谷出久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我在做梦吗。


真的是再糟糕不过的梦了,梦见自己去了驯龙市场,却找不到命中注定的龙,主管只得把他带到了一个阴森可怖的地下室,在那里,他遇到了一条脑子有点问题的龙,而这条龙居然就是自己的命中注定,他还来不及结成契约,就被那条暴躁的巨龙一巴掌拍在了墙上,然后就人事不省,可能是死了……


还好是梦。绿谷出久有种欣慰的感觉。


“小久,你没事吧?”丽日说。


“啊,我没事,我只是刚才做了个噩……”


“他们都说,你找了一条狂躁症的龙当伴侣……”


“这不是我刚刚做的……诶?!”


绿谷出久从床上跳起来,看见了自己全身的绷带。


“你没事吧小久,我还听说你被自己的龙打了,你不会也撞到脑子了……”


绿谷出久只想一翻白眼,就地昏死过去。


 


///


“三个龙骑士一起,才把他制服的,动静大得连欧尔迈特都来了呢,听说原本肯定需要更多人,但是因为他之前受了伤,所以没有闹得和上次一样厉害。”丽日说。


“那他……”


“他现在在你家和我家的后院里。”


“为什么是你家和我家?”


“是你家,是因为他是你命中注定的龙啊。”丽日惋惜地看着他,“再加上我家,是因为那条龙太大了,把你家的栅栏全部压塌,只能半个身子伸到我家,连我种了好几年的苹果树被他的尾巴打断了。”


绿谷出久哑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先修自己家的栅栏,还是先赔偿丽日的苹果树。


“哦还有,这个是你的找钱。”丽日把铁皮盒子塞到绿谷出久怀里。


“找钱?”


“是啊,你还在昏迷的时候,驯龙市场的主管来看过你啦,说因为这条龙……嗯,那里不太正常,所以只收你一半的介绍费,剩下的钱都退给你了。”


绿谷出久单手抱着铁皮盒子,在他被自己的龙一巴掌拍到墙上的时候,他的腿受了伤,现在只能支着根拐杖走得一瘸一拐。绿谷出久心情复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的庭院,我很抱歉……”


“没关系啊,龙在和龙骑士结成契约以后,就能拥有人形了,等你和他正式结契了,你可以让他化成人形,这样就不用那么占位置了。”丽日拍了拍他的后背,“现在他太大了,说实话,我很少见到那么大那么威风的龙呢。”


绿谷出久看着自己的铁皮盒发呆,心里一片迷茫,真的要结契约了吗?他仿佛在梦中没走出,和一条,昨天还把自己拍死在墙上的龙?


“我知道你很难过啦,命中注定的龙有狂躁症什么的……”丽日安慰他,“可是你想,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说不定哪天就治好了呢?”


绿谷出久干笑了两声。


“我……”他把铁皮盒子塞到丽日手里,“我先去看看他。”


 


///


绿谷出久推开自己后院的门,差点没认出自己的庭院来。


比起庭院,现在这里更像什么火灾现场。他种的所有绿色植物全都被龙炎烧成了地上的一堆黑炭,绿谷出久拄着拐杖,简直想抱着黑炭嚎啕大哭。


我的草药!我的铃兰!我的草莓田!


就像丽日说的那样,庭院的中间趴着一条巨龙,就是他现在瘸了的罪魁祸首。黑色的巨龙现在依旧在睡觉,锁链禁锢着他的身体,尾巴艰难地蜷着,蜷在丽日家倒塌的苹果树旁。


龙受伤了。


应该是昨天大闹一场的缘故,原来还没愈合的伤口也都裂开,血渍堪堪干涸,破裂的皮肤露出里面狰狞可怕的红色来。锁链缠绕着龙身,防止他继续暴走,地上还有长老们绘制的魔法阵,重重禁制下,龙只能盘在庭院里,灭了龙炎睡觉。


绿谷出久走到龙面前。龙脖子上的宝石散发着柔柔的光,这次宝石没有被压住,绿谷出久伸手摸了摸,触手冰凉。


龙猛地睁开了眼睛,向他喷了一串龙炎。


绿谷出久躲得飞快,但还是被烧焦了一缕头发。


龙炎没有持续太久,地上限制龙能力的魔法阵发光,立刻压制了他。龙炎渐渐熄灭,巨龙伸长脖子,发出了恼怒又不甘的嚎叫。


“等等等等!”他一边拄着拐杖挪动,一边大喊,“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虽然他不知道龙是否有白眼这个表情,但绿谷出久清晰地感觉到,他命中注定的龙翻开眼皮,白了他一眼。


绿谷出久:……


“我是你命中注定的搭档……我我我我知道你很不愿意!”他结结巴巴地说,“但是你要是一直不愿意,他们就会一直这样绑着你,或者把你送回那个黑暗的地窟,你一定也不喜欢呆在那里吧。”


“所,所以……如果你愿意和我结成契约的话,他们就不会绑着你了,我不会强迫你一直呆在我身边,我会给你自由的——只要你愿意配合我做做任务,就做任务就好!我知道你很强,任务报酬我们一人一半,好吗?”


龙抬了抬眼皮。


“你受伤了,本来就有很多旧伤没有愈合。魔法阵限制了你的力量,也会限制你的恢复能力,要……要是再这样用锁链绑着你的话,伤口会感染的。”


他慢慢靠近他的龙。


巨龙翻了翻眼皮。


“不会听不懂人话吧……”绿谷出久轻声对自己说,“那就麻烦了啊……他伤得那么重……”


话音未落,一个阴影覆上来。绿谷出久以为自己又要被打,连忙后退三步,拐杖都差点掉了,而预计中的风压没有到来,绿谷出久睁大眼睛,看见巨龙不情不愿地对他伸出了一只爪子,就垂在他面前。


巨龙把头撇开,发出轻蔑的一声气音。


绿谷出久眨了眨眼睛,有些惊喜。


这是……妥协了。


 


///


绿谷出久一条腿受伤,他一瘸一拐地在地上蠕动,花了两个钟头,终于在地上画出了结成契约的魔法阵。


巨龙简直要被他画得打瞌睡,就在天还没黑的几分钟前,他终于画完了。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拿着匕首,在巨龙的爪子上划了一个小口子,炙热的龙血滴在了魔法阵上。


巨龙脖子上的宝石还在不断闪光,从他们相遇那一刻起,宝石就没有再黯淡下来。绿谷出久割开自己的手指,血顺着指尖流了下去,两滴血会合,在魔法阵上如同点燃火焰,发出炫目的亮光,绿谷出久匆匆忙忙从怀里拿出欧尔迈特签名版的《驯龙师必读手册》,翻到“结成契约”章节,大声吟诵上面的咒语。


亮光越来越刺目,粗糙简单的地上魔法阵迸发出强烈的力量。原本还需要看着手册,但渐渐的,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舌头仿佛在自己吐字,神秘的咒文不受控制般汩汩涌出,血液和契约的力量混合在一起,让他浑身炽热,仿佛要燃烧起来!


咒文结束了,绿谷出久支着自己的瘸腿,趴在地上,大口喘气。


心跳跳得太快,仿佛要跃出来一般。心悸久久不能平复,他口干舌燥,血脉里似乎融入了别的什么东西,像是岩浆一般在血管中奔腾。绿谷出久不知道此刻与他结成契约的龙是什么感受,他喘着气抬头。


眼前只有烧焦的庭院。


绿谷出久:?????


什么情况,这么心急,刚结完契约就跑了是什么操作啊!绿谷出久简直要昏迷了,这算什么?他的龙呢?就算那里有点问题,可这也是他的龙啊,怎么一低头的功夫,就没了?


绿谷出久一激动,拐杖都差点飞了,瘸腿没站稳。正要往地上栽的时候,有一只手从后面粗鲁地撑住了他,把他往另一个方向一扭,手劲之大,差点让他的另一条腿也瘸了。绿谷出久又惊又懵,支着瘸腿,一回头,看见一个金发的陌生人站在他背后,一脸看一坨狗屎的表情看着他。


“……你,你谁啊?”绿谷出久还没从自己龙跑了的巨大冲击中缓过神来。


“……”


金发的陌生人一脸看到弱智的表情。


“我是你的龙。”


他没好气地说。






TBC

评论

热度(2003)